注册

《黎明的炮声》:遥远的彼岸


来源:凤凰江苏

随着诺曼底的海岸线越来越近,歌声也逐渐消歇。星星在夜空中闪烁着银色的微光,800 架飞机组成长长的纵队,载着1.3 万名美国伞兵奔赴战场。飞机降低高度向南方飞去,掠过墨黑的英吉利海峡,缓慢爬升,在根西岛与奥尔德尼岛之间急转向东。月光照耀着寂静的科唐坦半岛,这里素以养牛闻名,但是与德国人的关系十分紧张。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指导员喝令士兵准备跳伞。一阵咔嗒声过后,机舱内十六七名伞兵都纷纷把降落伞扣到了头顶的拉绳上。

《黎明的炮声》〔美〕里克·阿特金森 重庆出版社

随着诺曼底的海岸线越来越近,歌声也逐渐消歇。星星在夜空中闪烁着银色的微光,800 架飞机组成长长的纵队,载着1.3 万名美国伞兵奔赴战场。飞机降低高度向南方飞去,掠过墨黑的英吉利海峡,缓慢爬升,在根西岛与奥尔德尼岛之间急转向东。月光照耀着寂静的科唐坦半岛,这里素以养牛闻名,但是与德国人的关系十分紧张。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指导员喝令士兵准备跳伞。一阵咔嗒声过后,机舱内十六七名伞兵都纷纷把降落伞扣到了头顶的拉绳上。

1944 年6 月6 日星期二,凌晨1 点刚过,飞机舱门缓缓打开,一名上尉迎着气流站在门口向下望去,白色的波涛拍打着海岸。“向法国问好吧!”他大声喊道。红灯开始闪烁,提醒士兵们距抵达跳伞区域仅剩4 分钟。其中3 个椭圆形区域是率先抵达的第101 空降师的跳伞区,另外3 个是紧随其后的第82 空降师的跳伞区。

法国消失了。灰色的云堤正悄无声息地逼近。由于云层很厚,飞行员几乎看不清飞机的翼尖。一架架飞机,乃至全部机群很快就被这道云堤吞没了。为避免撞机,C-47 达科塔运输机时而攀升、时而俯冲,整个编队的队形很快就乱了。一片片黑魆魆的土地偶尔显现出来,但霎时就会隐没在夜空中。据一名目击者说,德军的防空炮弹就像“无数个点亮了的网球一样”刺入云层。

驾驶舱仿佛被敌军的探照灯光束和照明弹发出的灼热光线淹没,耀眼的强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尽管有命令禁止飞机为躲避炮火急转方向,一些初出茅庐的飞行员仍然不顾一切地左躲右闪。高射炮在夜空中发出阵阵闪光,曳光弹穿插其间,散发出“滚滚浓烟,烟厚得简直可以在上面行走”,一名伞兵在报告中写道。炮弹穿过铝制的机身,轰然炸裂,仿佛“有人向飞机一侧扔了一桶铁钉”。一架飞机的机身被撕开了一个2 英尺宽的口子,机身冒出阵阵浓烟,3 名美国士兵当场阵亡。机舱内的地板上污物横流,滑得难以行走,其他十几个人摔得东倒西歪,没有跳伞就返回了英国。

虽然东侧的云堤较为稀薄,但机组成员仍然不知所措,误把法国的一个村庄当成了另外一个。1 个小时前,一批探路者已经在附近着陆,但其中有些人没有找到跳伞区。按照约定,他们本应使用7 盏信号灯围出一片T 字形跳伞区,并通过电子发射机通知其他伞兵在跳伞区内降落。一些探路者着陆后,发现附近有大批敌军出没。尽管情况混乱,机舱内绿色的跳伞指示灯还是陆续开始闪烁。可是有些飞机的亮灯时间过早或过晚,导致很多伞兵哀号着落入海中。还有一些飞机上,成捆的货物卡在机舱门口,伞兵们不得不排队等候。等险情排除,飞机已经超出跳伞区2 英里甚至更远的距离。

还有的飞机未能降低到500 英尺的指定跳伞高度,或者未能将速度减缓到每小时110 英里。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一些降落伞被撕裂,“尽管口袋底部经过了加固,但跳伞裤里的东西还是噼里啪啦地冲了出来”,一名伞兵回忆道。口粮、手榴弹、内衣和咕咕低鸣的信鸽在空中纷纷扬扬地散落。猛烈的炮火“就像一堵熊熊燃烧的火墙”。整个降落过程虽然只有半分钟,“但是像一千年那样漫长”,一名列兵后来告诉自己的家人。一顶降落伞不知怎么挂到了一架飞机的垂直稳定翼,拼命挣扎的伞兵很快就被夜色吞没。在降落伞余烬未熄的碎片间,另一名伞兵奋力向东冲了过去。一些伞兵在着陆前未能成功打开降落伞,坠地时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从卡车后面掉落的西瓜”,一名伞兵回忆道。

“我一直抱紧自己的膝盖,尽可能地缩小身体体积,以免成为袭击目标,”第507 伞兵团的一名伞兵写道,“然后拉动操纵带,以便尽快逃离身旁的大火。”一架C-47 达科塔运输机的腹部被炮火击中后,火舌迅速喷进机舱,士兵们慌不择路,疯狂向舱门冲去。飞机的左翼突然擦地,导致引擎熄火,机身撞毁。虽然大多数伞兵得以幸存,机组成员却无一生还。在圣科姆迪蒙附近,一栋大楼被炮弹击中起火。火光照耀下,一名营长、一名副营长和一名连长尚未踏上法国土地,就在德国守军密集的火力中阵亡。此外,还有3 名连长被俘。

第101 空降师即将开展的“奥尔巴尼行动”,目标是夺取从犹他海滩到科唐坦半岛的4 条增强堤道,每条堤道间相距约1 英里。美国的战争策划者们得知,为了将登陆军阻隔在海岸线以外,德国工兵向海沙丘后的沼泽地灌注了2 至4 英尺深的海水,并且用卵石和树枝堵塞了8 条溪流。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敌军蓄积洪水是为了更大的野心。一些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时代的运河、水坝以及科唐坦半岛东南部的水闸排干了杜沃河与梅德列河的河水,致使该流域变成了当地著名的奶牛天然牧场。从1942 年初开始,德国占领军关闭了部分防洪闸,打开了另外一些水闸,汹涌的潮汐形成了一个长10 英里、深10 英尺的碱水湖。由于当地芦苇和杂草丛生,盟军侦察机拍摄的100 多万张航空照片没能显示出泛滥的洪水。对于这一点,没有人比从半空跳下的伞兵更惊讶。在抵达法国沿岸前,他们已经在机舱内脱掉了救生衣,由于背负着沉重的装备,所以无论怎样挣扎,最终都葬身于这片略带咸味的碱水湖。

凌晨4 点,当数以千计迷失方向或散落四处的伞兵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前行时,52 架滑翔机“就像一群乌鸦般”呼啸而至,一个德国人描述道。其中大都是50 英尺长的韦科滑翔机,机身单薄得“你可以用一支箭将其射穿”,就像一名上尉承认的那样。这批滑翔机均未安装机头盖帽,虽然盟军早在2 月就已经订购,但至今仍未运抵。很多飞行员都从未在夜间飞行过,当滑翔机离开牵引机向地面滑行时,他们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凭感觉寻找陆地。与此同时,无数子弹穿透了机身单薄的外壳,那声音就像“打字机键敲打在松软的纸张上一样”,一名飞行员回忆道。一些士兵找到了位于布洛斯维尔的着陆区,而另外一些却在着陆时碰到了石墙、树干、睡梦中的家畜以及大片危险的木桩。这些木桩是为防止滑翔机着陆特地埋设的,人称“隆美尔的芦笋”。在一次坠机事故中,第101 空降师外科手术队的8 名成员全部负伤。一架机鼻上印有巨大“1”字的韦科滑翔机跌落山坡,在潮湿的草地上滚过800 英尺后撞向一棵坚硬的枫树,导致驾驶员和副驾驶员双腿骨折。在货舱内,第101 空降师副师长唐•F. 普拉特准将由于颈部折断而气绝身亡,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死里逃生的人们踢破滑翔机的外壳,“像蜜蜂从蜂巢中钻出来一样”,一名目击者在报告中写道。随后,他们开始搜集散落在诺曼底的小型推土机、反坦克炮和医疗设备。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黎明的炮声 遥远的彼岸 伞兵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