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淬火》:绿衣花人


来源:凤凰江苏

“同志们好! 将军那个符号已成为过去时,不足挂齿,现在我仅是一个退休老兵了。以后你们就叫我李春雨同志,或者叫老李、李老头都行。这次我到老连队来一不是视察,二不是做指示,而是看望小战友们来了,看望咱们连队新装备的4管25高炮来了……”连队官兵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淬火》 张新甫 作家出版社

多年后,李春雨回到了戎马从军的高射炮兵连,上尉连长林远清集合队伍向他报告:“热烈欢迎李将军到连队视察!请李将军做指示!”

“同志们好! 将军那个符号已成为过去时,不足挂齿,现在我仅是一个退休老兵了。以后你们就叫我李春雨同志,或者叫老李、李老头都行。这次我到老连队来一不是视察,二不是做指示,而是看望小战友们来了,看望咱们连队新装备的4管25高炮来了……”连队官兵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李将军腰杆笔挺,英姿不减当年。他说话低调、亲切、随和,官兵们像蜜蜂似的围着他转。欢声、笑声、问候声连成一片:“首长,您好!李老,您好!请您给我们讲讲战斗故事吧!”

“好啊!小战友们,咱们到连史室去一块切磋好吗?”

“好啊!太好了!太好了!”官兵们齐声回答。

李春雨跟随连队官兵一齐拥进了多功能连史室。上尉连长林远清启动电脑,点击鼠标,一组地空作战画面在屏幕上映出,随之话外音淡入:

“1967年6月20日,我高炮团二营四连在援越抗美的一次地空战斗中,用37高炮击落了美军6架RF—105轰炸机,并活捉一名美军中校飞行员。当时我连受到越南胡志明主席的通令嘉奖。回国后我连被军委炮兵授予“钢铸铁打的炮四连”荣誉称号,并记集体一等功。在全团战斗总结的庆功表彰大会上,我连1人被授予“援越抗美战斗英雄”荣誉称号,5人荣立一等功,15人荣立二等功,46人荣立三等功。战斗总结后,我团传颂着一个‘绿衣花人’的故事,这个故事体现了中国军人核心价值观,浓缩了战友的生死情结。这个‘绿衣花人’就是我连的援越抗美战斗英雄——由班长晋升排长的李春雨。”

“绿衣花人”勾起了李春雨的记忆,他的戎马生涯故事从这里开始。

1968年9月20日,奉中央军委命令,武汉军区高炮某师高炮团从硝烟弥漫的援越抗美战场上撤军,北上归建。黄河花园口军营大门口拉着一条醒目的横幅:热烈欢迎援越抗美高射炮兵团凯旋回国。马路两旁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留守的官兵们热烈鼓掌,夹道欢迎参战部队胜利归来。部队进驻营房后,全团的官兵斗志昂扬,一边进行战斗总结,一边进行归队休整。高炮四连进行战斗总结后,指导员谢虎成对李春雨说:“四排长,目前部队正在休整期间,干部战士可以轮流休假。经团部政治处批准,你明天就可起程回家探亲。”

李春雨说:“指导员,我刚走马上任,排里的工作还没有头绪。我怕是离不开,还是让战友们先回家探亲吧!”

谢虎成斩钉截铁地说:“四排长,你回家探亲的事是经政治处研究,报团首长批准的。因为你的情况特殊。哈哈!听说你的家乡——沔阳县沙湖公社革命委员会要召开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讲用会(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体会),要你报告援越抗美的英雄事迹,还有你‘复活生还’的故事。这事非同小可,军区、军、师政治部都非常重视,各级首长机关都做了相应的指示。团首长进行了周密的安排,政治处的王剑波副主任、干部股的刘长春股长也要前往你们县,与你们县革委会一起研究‘讲用会、报告会’的议程。排里的工作我安排由八班长代理。与此同时,我也要前往你们县,在‘讲用会、报告会’的会上,我要做补充发言,报告你援越抗美的英雄事迹!”

李春雨问:“什么讲用会、报告会、复活生还?”

“是这样的。那次战斗非常激烈,非常残酷,我们连伤亡很大。那天我们击落了美军六架RF—105轰炸机,并活捉一名美军中校飞行员。后来美军复仇,调来五批三十架RF—105、F—100、F—4C等五种轰炸机对我们高炮连轮番轰炸。我们猛烈反击。战斗中,我们连的火炮身管有的打红了,有的打得变形弯曲了,不能继续战斗。上级命令我们立即撤出阵地,免遭无辜牺牲,然后休整总结,以利再战。在紧急撤退中,连长突然发现我和你不在队列中。他立即派了一个班,让他们返回阵地去找我们。战友们在硝烟弥漫的阵地上,只找到了受重伤的我。而你失踪连尸骨都找不到了。后来连队又去找了几次……三个月后部队确认你牺牲了,政治处向你们县寄去了你的阵亡通知书。你们大队给你开了追悼会,立了墓碑。然而现在你却‘复活生还’了,被授予战斗英雄,还当上排长了。如果你陡然回家,乡亲们就会觉得蹊跷。所以你们县要召开这个……‘复活生还讲用会、报告会’。”

“啊!原来如此。这样兴师动众,我觉得不妥。如果这样我就不回家探亲了!”

“你的犟脾气又犯了,是不是要我召开军人大会宣布你回家的探亲命令!那岂不是小题大做吗?再说这有什么不妥,你是当之无愧的战斗英雄!就应该大张旗鼓地宣传!”

由于上下级关系,李春雨没有吭声。

“默认,那就是认可。军人嘛,就应该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说后,指导员谢虎成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连部办公室,他瞥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钢铸铁打的炮四连”锦旗,然后往下扫描定格,拉开长方桌抽屉,从抽屉里取出一叠信件袋,用低沉的声音问李春雨:“四排长,你知道这些信件袋的来龙去脉吗?”

“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李春雨诧异。

谢虎成深情地说:“这是连队战友们的信件袋。每个袋子里,都装有一位战友两年来积压的信件。因为在援越抗美战场,部队机动作战频繁,战斗转换迅速,又没有固定的营房和通信地址,参战人员难以收到国内亲人的信件。轮战部队的首长怕这些信件失落,便向上级写报告反映了这个情况。经总政治部研究决定,批准援越抗美前线指挥部在广西凭祥设立一个信箱。轮战部队在作战期间,参战人员的信件都被转入这个信箱,待轮战任务结束后,再把这些信件转交给部队官兵。”

“哦!我明白了。”

指导员谢虎成的眼睛湿了,他对李春雨说:“四排长,请你把你们排的信件袋拿走!赶快分发给各位战友。我觉得这些信件虽然失去了时效性,但文字依然释放着情爱的光芒!”

“是,指导员!”

李春雨的眼神像高炮指挥镜,在一叠信件袋上搜索。他很快发现一个信件袋的右上角写有他的名字,便将这个信件袋抽出来捧在手中。这时他觉得信袋沉甸甸的。信袋上露出他家最后发给他的一封电报:父亲七天前去世,母亲今天病故,望雨儿火速回家。发报日期,1967年9月30日。

李春雨回忆着:这天正是他“复活生还”3个月20天的纪念日。此刻,李春雨什么都明白了。那次地空战斗,他受重伤掉落悬崖失踪3个月,部队确认他牺牲了,便向他家发去了“阵亡通知书”。爹和娘经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病魔上身20天后就先后病故了。李春雨的眼睛湿了,心里默默在说:亲爱的爹,亲爱的娘,自古说,忠孝不能两全。儿子是军人,请你们原谅,儿子没有尽孝送终!愿你们一路走好,入土为安!

顿时,一组激烈的对空作战画面浮现在李春雨的眼前,宛如是在给爹娘汇报,解读尽忠不能尽孝的缘由。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绿衣花人 李春雨 谢虎成 从军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