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心会痛,才算长大》:舍我其谁


来源:凤凰江苏

在我眼里,青春总是和无忧无虑联系在一起的。每天打开电视,媒体会告诉你90后的“新新人类”们多么青睐不拘一格,“个性”、“自由”、“快乐”才是他们的追求。就像刚满二十岁的大伟所说,如果弟弟没有生病,自己可能已经是一名摇滚歌手了。

《心会痛,才算长大》 张智澜 作家出版社

在我眼里,青春总是和无忧无虑联系在一起的。每天打开电视,媒体会告诉你90后的“新新人类”们多么青睐不拘一格,“个性”、“自由”、“快乐”才是他们的追求。就像刚满二十岁的大伟所说,如果弟弟没有生病,自己可能已经是一名摇滚歌手了。

十八岁那年,大伟从职业高中毕业,一心追求摇滚梦想的他决定早点开始独立生活。刚过完生日,他就离开河南老家,启程去四川打工。白天开挖掘机维持生计,晚上四处寻找演出机会。身为摇滚乐队的主唱,大伟的人生才刚刚拉开精彩的序幕。

然而很快,大伟的字典里就迎来一个新的关键词——“责任”。头一年父母不幸双双去世,留下三个尚未成年的弟、妹,成了孤儿。尽管奶奶没对大伟提出什么要求,但大伟心里总觉得自己的青春逍遥时光快到头了。

一个月前,在河南老家,大伟一向体弱的弟弟小二突然腹痛,年迈的奶奶以为孩子吃坏了肚子。眼看村里的卫生员们都束手无策,奶奶急忙让堂叔带孩子去县医院就诊。拿到诊断证明,堂叔立刻给大伟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你的二弟得大病了,你赶紧回来!”

急返家乡,等待大伟的是小二罹患肾功能衰竭、需要长期进行透析治疗的消息。回到破旧的村庄,生存的压力扑面而来。远离县城的这个小村庄是远近闻名的“移民村”,为配合南水北调工程,几年前,刘家一家老小搬离故土,在这里开始了新生活。大伟的爸爸选择跑长途运输来改善生计。由于路况不熟,一场车祸带走了这位四个孩子的父亲。天塌下来了!可谁知祸不单行,孩子们的妈妈突发脑溢血撒手人寰。年逾六旬的奶奶成了一家人的主心骨。除了大伟在外,这几年,都靠老人家来照顾其余的三个孙辈。

小二病了,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大伟给我打来报案电话时,像个小学生一样用笔记下我说的每一句话,直到看到《理赔帮助包》里丰富的图片,他才稍稍感觉自己有信心帮弟弟收集齐理赔材料。他迷茫地问我,“张姐,你说哪里治肾病好?我上网查了好多医院,不知道选哪一个……”

最终,大伟决定带小二赴省儿童医院进行治疗。

在医院里,医生说的专业术语让大伟听得一头雾水,除了一摞打印版的公益保险卡《理赔帮助包》和打工积攒下的一万元钱,他囊中空空如也。

“大夫,你就告诉我,我弟弟多久能把病治好?”

“从医学上讲,孩子需要长期进行透析治疗。病人个体情况存在重大差异,目前还不好判断你弟弟未来的身体情况。但是,他还未满十岁,如果能及时进行治疗,他还有可能恢复身体机能。就看你能不能负担得起治疗费用了。”

“能,我一定能!”一想到父母早逝,奶奶年迈,大伟决心承担责任,帮助弟弟渡过难关。他主动和我商量收集理赔材料的事,然而好几次我主动联系他时,大伟的电话却总是无人接听。

“大伟,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有天晚上大伟来电话时我急忙问他。

“张姐,我在郑州找了份工作,上班的时候老板不让带手机。我刚刚下班,正准备去医院看小二。” 大伟的声音里透着疲惫。

“上班?我让你寄的材料你寄出来了没有?”我急了,生怕大伟耽误了小二的理赔进度。

“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我都得打工。张姐你别急,明天我跟老板说,让他允许我带手机,我就可以及时给你回信息了。” 大伟的语气中充满了歉意。

“一天工作12个小时,你受得了吗?”想到大伟也才刚刚成年,就要承担这种重担,我实在有些心痛他。

“这是我应该做的,要怪就怪我自己以前不好好念书。学历不高,找不到更赚钱的工作了。”大伟笑着说。

大伟一周工作六天,通过和工友调休,把仅剩的一天用来收集材料。大伟说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曾经,老师的耳提面命让他厌烦,繁重的课业简直就是束缚青春的枷锁。而今天,为了帮弟弟办各种手续,医院、银行、民政、新农合,都留下了大伟匆忙的脚步。哪一份文件需要对方盖章,哪一个手续需要奶奶亲笔签名,都写在他随身带着的小本子里,记得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大伟发现,自己慢慢变了。

这个曾经渴望自由的摇滚青年告诉我,堂叔几次找到他,叮嘱他小二的病不能拖垮全家人。如果大伟把自己累垮了,奶奶和余下的弟妹就更没有依靠了。堂叔说,小二的病,如果实在负担不起,就只好随他去了,“要怪就怪这孩子命不好吧!”

“命?他是我的弟弟啊!爸爸妈妈都去世了,照顾弟弟就是我的责任。如果可以,我就把自己的肾脏捐给他!” 大伟坚定地说。

在持续进行规律性透析三个月后,小二的病情逐渐稳定。公益保险的10万元理赔款成为孩子持续治疗的经济保障。中秋节那天,大伟给我打来电话。我问身在异乡打工的他,想不想家。

“想啊!可一想到我在广东打工,以后能存更多的钱给小二康复,我工作起来就有劲!”

“现在还想着当摇滚明星吗?”

“哈哈哈,我这么年轻就能养活一家人,还能给弟弟治病,比当歌星酷多了!” 大伟笑了,“明星可以有很多,可照顾弟弟的就只能是我啊!”

和大伟一起帮助小二是我宝贵的经历,大伟的勇气破除了我对九零后的偏见。大伟和小二血脉相连,手足之情让他放弃自己的梦想,承担父母遗留下的重担。其实,在任何年龄段,都不乏主动承担责任的人。这种承担,令我心生敬意。

圆满协助小二获得保险理赔后不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让吉林孤儿小萌成为我心底最大的牵挂。

为她报案的是乡民政的老蔡,“小张同志,小萌这个孤儿命苦,就指望着你们这个公益保险卡救命了。你说准备些啥,我记下来!”

“请您给我一个电子邮箱,我马上把理赔所需的详细材料及说明发个电子文档给您!”

“上网吗?这个我不会。而且要是需要给孩子准备好几样材料,我恐怕要把乡里其他的工作安排安排才能来处理这事。”老蔡为难了。

“小萌家里有没有什么亲人能帮她准备材料呢?”

“唉,她家还有一个晶晶……就算是小萌的姐姐吧。不过她不一定愿意回来帮忙啊。”老蔡叹了口气。

在老蔡眼里,如果不是刚刚成年,晶晶也同样是一个需要关爱的孤儿。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罹患重病,撒手人寰。父亲几年后再娶,又有了妹妹小萌。

小萌生得粉雕玉琢,又有母亲疼爱。晶晶看得心生羡慕,她多么希望也有妈妈的疼爱啊。但很快,继母让晶晶包揽了大大小小的家务活。

从那时起,在学校里,“知识改变命运”的标语对晶晶而言就不仅仅是一句劝学的口号。听老师说,只要把书念好,将来就能离开家乡到外面去生活。晶晶牢牢记在心里。每天干完家务,在昏暗破旧的厨房里挑灯赶作业时,晶晶都憧憬着赶紧长大,快点离开这里。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青春 长大 晶晶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