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放爱入局》:附凤之星罗局


来源:凤凰江苏

结合阴谋与虐恋两大元素,注定了故事的发展扑朔迷离。阴谋的背后是深爱,亦或以爱情为筹码进行的阴谋设计,就如同现实生活中如是也,真真假假,到最后连自己也分不清了。传情入骨,写尽繁华盛世的聚散离合。

《放爱入局》 安宁 测绘出版公司

双晴听从朱翡真的吩咐,上网报了名准备参加国考,她把这个消息通过语音留言告诉了湛开,没多久收到回复,他说:

“Take it easy,你还有我。”

她看着失笑,同时心底一酸,想到自己的父母。

她以为可以重温一下从前的母慈子孝,谁知道不但母亲小心回避,父亲雪上加霜,就连好友也嗤之以鼻,斥她看不清现实,成长的代价就是,某天会幡然醒悟,原来错在自己,不该还会憧憬,还会失望。

现实世界纯洁无用,感情是负累,伤心纯属多余。

自私和无情,才是现代人最切实际的品性。

到了周末,她的心情已经平复。

去书城买齐参考书,然后前往星宇豪庭的售楼处。

顾天成给她准备了房子,她要和不要,结果都会一样,差别只在于迟一些还是早一些,和父母争执闹腾从来不是她的风格,她习惯了平静接受。

不管是房子,还是她的命运。

售楼处大门敞开,一进去就看见不少人从二楼下来,底下议论纷纷。

“怎么这么快,手续都办好了?”

“没呢,财务部的终端机坏了不能刷卡,得去银行取现金来交,还好定金只要五万块,超过五万银行那边要预约,可就麻烦了。”

双晴摸摸背包,里面的现金两千元不到,索性不上去了,转身往外走。

依稀记得马路尽头的超市旁边有间储蓄所。

星宇豪庭虽然是顾天成旗下开发,但因为是董事会制的上市公司,她这个准房屋所有人还是得在合同上签个字,走一走财务流程,而与其麻烦父亲底下那些每日象陀螺一样疯转的职员,为这点小事特地拿一叠文件跑去学校找她,还不如她这个闲人来售楼处办理。

按湛开的话说,顾双晴和汪锦媚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类型,汪锦媚有福享尽,奢华不计,双晴却从无自觉,自己也能像汪锦媚那样,做个唯我独尊的公主。

不管外出或回家,她习惯了不需要司机随传随到,和普通人一样去坐地铁,犯懒就打车,在学校里和其他同学一起吃食堂,偶尔宿舍有人嚷着要改善伙食,她也凑钱跟大家去吃廉价小馆子,对于环境和菜式从不挑剔,而当室友在熄灯后夜谈中艳羡提及,想去某某饭店长长见识,她也乐于掏一回腰包大方请客。

以致同窗三年多,临近毕业,身边同学依然不知道她真正的家世。

朱翡真曾经赞过女儿这一点好,待人谦逊有礼,处事从不骄纵。

想到母亲,她心里微微酸楚,不管朱翡真出于什么目的,有句话说得无比正确,以后父亲家里,再没有她立足之地,搬出来只是早晚的事,既然父母希望斩断她长久以来的依赖心理,借此机会迫使她尽早独立,她又何妨惟命是从,给他们一个痛快,心头那份挥不去的苦涩,终有一日会习惯,甚至乎麻木。

她推开银行的玻璃门。

狭小的储蓄所里设有三个柜台,也不知是规模小,还是位置太隐蔽不为人知,等候办理业务的只有寥寥数人,她取好号码,坐在前排,从背包里拿出参考书。

过了会儿,大门的铰链吱呀一声,又有人进来。

轻闲的脚步,在看见前排那道骨架纤细的侧影时顿住。

她低着头在看书,浓密发丝用一只幽光流闪的黑宝石猫形夹子半别在脑后,鬓边飘余几缕盈眉撩颊,玉色面容如洗月华,似笼沉烟,明明置身红尘,却整个人岿然不动,像一樽孤静出尘的青花瓷偶,与她身处的凡尘俗世隔着三千里远。

那晚夜幕笼罩下的萎靡褪去,晴空白日里的她,恬淡而带着些微朝气。

十足是美人如花……遥在不可攀摘的云端。

寇中绎收回目光,抬腿迈向柜台,顺手掏出钱包。

才抽出银行卡,忽闻背后传来淡冷嗓音。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该排队?”

双晴不悦地盯着面前高挑俊致的背影,还没来得及分辨心房一悸的熟悉感,他已讶然回首,对上她微带谴责之色的水眸,相互凝视的瞬间,他的眼神隐隐透出一抹奇异,眼波深处既含一种初初相见的隔陌,又仿佛漾着一丝莫名的轻微熟悉和神秘深沉。

她刹那呆住,傻瓜似地用力眨了眨眼,几疑身在梦中。

某种不明而强烈的奇特感袭上心头,在涌现瞬间被她恐慌地压下去。

他垂视她的眸光略显绵长,幽深中星芒一掠而过。

她脸上的表情在他回首的那一刹定格,对他“金玉其外,可惜败絮其中,连取钱也要插队”的唾弃之色来不及撤去,在他眼底下暴露无遗。

他没有多作解释,绅士地朝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双晴的大脑仍然一片空白,机械地起身上前。

直到把卡递进柜台,等候营业员点钞,她迷失的灵魂才慢慢归窍,而从侧后方传来的注视感,气场强大逼人,带着难以言喻的无形压力,让她莫名不安,有股想抚顺脑后发丝与腰间衣褶的冲动,瞬即那种反射性的恐慌接踵而至,将她心中一切幻绪禁制消灭。

她飞快在取款单上签字,紧张得差点写错自己的名字。

寇中绎看着她手忙脚乱地把现金塞入背包,唇角不由微挑,她认出了他。

但就似乎在矛盾挣扎,不知道该不该和他打招呼,毕竟对他来说,未必会记得那日与她的一面之缘。

最终羞怯压下冲动,深缺勇气的她决定做个安份的陌生人,回身时不声不语。

他将指间把玩着的银行卡顺势一收,纳入掌中,好风度地侧身给她让路,朝她微微一笑,像是许久不见的温和问候。

双晴脑袋轰的一声,血液全往上冲,耳根涨得通红,不加思索夺路而逃。

跑出几步后脑子里一闪,她倏地停步,愕然回首,瞪着柜台前寇中绎的挺拔背影,他递给营业员的银行卡表面,闪着某种特别的冷金属光芒,而那种光芒她并不陌生——那意味着,他是这家银行尊贵的超级VIP客户,规格是专人在内室接待,任何时候都不需要排队。

眸光一抬,她才刚取钱的柜台上方,果然标注着接待VIP字样。

他只是一时亲民,懒得召唤经理。

脸庞蓦如沸水狂烧,她几乎是奔出门去,生怕被无辜冤枉的他不经意回首,那会让她尴尬得想死掉,脚底飞一般快穿过马路,将储蓄所远远抛在对面,人在安全距离外,控制不住回头去看,银行门口空无一人,他还没有出来。

她骤地低头,不知何时双手握成了小团拳头,指甲掐得手心生疼,她轻轻松开,甩了甩因奔走太快而微晕的脑袋,有些无法理解自己潜意识的反应。

惟一可以确定的是,不,她不相信一见钟情,绝不。

顾董事长也曾对前妻一见钟情,爱得要生要死,结果又如何?

开始都以为会白头偕老,最早注册公司,用的是顾天成的姓氏和朱翡真的名字,叫顾真公司,没几年都把对方当人生污点,撕破脸劳燕分飞,徒剩下公司名像是天大讽刺,后来成立顾达,把顾真合并进去,曾经的爱情从此销声匿迹。

古人所咏诵的坚贞爱情,到了文明现代,早已经变得脆弱不堪,它经不起考验,熬不过距离,扛不过时间,抵挡不了诱惑,承受不住穷富突变。

寇中绎从银行出来,习惯使然,举目一扫,那道纤细身影早消失无踪。

他走到路边,拉开车门,发出喀声轻响。

坐在车里等他的杨竞彤惊了惊,连忙收回投在窗外的失神目光。

“这么快就取好钱了?”

“银行里没什么人,基本不用等。”

寇中绎看了眼交往半年的女友,一向明敏干练的她,此刻不自觉轻捋着安全带,从中午被他接出来之后,她就明显有些心神不定。

两人的相识始于他前单位某任领导夫人的介绍,到了适婚年纪,就连单位里扫地的阿姨,都恨不能围上来热切关心他的终身大事,三不五时追着问东问西,令他啼笑皆非,最无奈的就是面对领导夫人,这种牵桥搭线难以推辞。

原本只打算走走过场,没想到初次见面,彼此印象都不算坏,后来杨竞彤又陆续约他几次,双方都不觉对方有明显缺点,也就平平稳稳谈了下来。

“你没事吧?”他似随意,又若探询。

“没事啊。”杨竞彤露齿一笑,若无其事地坐直身子,“走吧。”

寇中绎不作声,眸光在她的面容上停了停,幽芒微微流转。

在他收回视线打算启动车子的瞬间。

“中绎——”杨竞彤突然开口。

“嗯?”他松开拧到一半的车匙,静待下文。

杨竞彤心中所想捂了很久,再掩不住迟疑脸色。

“我——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那房子的价格太高了。”

寇中绎笑了笑,看一眼女友。

“看了那么多楼盘,只有这套你最喜欢,我手里还有些基金和股票,套现之后可以一次性付掉百分之七十的房款。”

他说话的语气里,没来由出现一丝细微谨慎,皱着眉头的杨竞彤却完全忽略了,只沉浸在自己的难言心事和混乱思绪中,烦恼着不知该怎么和他表达。

“就算只贷百分之三十,减去你的公积金额度,也要向银行贷款一百五多十万。”她仍力图劝说,对工薪阶层来说,这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更何况以她对寇中绎为人的了解,难以想象极有原则洁身自好的他会收受贿赂。

富人眼里区区的百八十万,如无意外,他们要负债到白发斑斑。

寇中绎本人却不以为意。

“我收入稳定,以后慢慢还就是了。”

“再怎么稳定也要还几十年。”杨竞彤抢声,凝重面容下隐藏着某种无力把握的挣扎,天人交战片刻,最后仍是犹豫不决,只好避重就轻,“要不——我们还是另外选套小一点、便宜一点的吧?”

车厢里陷入沉默,寇中绎没有回答,气氛仿佛僵滞。

过了一会,他才缓声道:

“你今天怎么了,什么事让你这么不安?”顿了顿,原本平静的嗓音忽然压向锐利轻沉,“还是其实你根本不想买房?”不想结婚。

杨竞彤浑身一震,似毫无防备下被他揭了面具,下意识急着辩解:

“我不是这个意思!”

寇中绎轻淡一笑,侧头直视她慌乱的双眼。

“那你是什么意思?说出来我们好好商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放爱入局 杨竞彤 银行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