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野趣童年》:上学的路上


来源:凤凰江苏

《野趣童年》 刘可襄 上海译文出版社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的大儿子小一满六岁,开始到辛亥小学上课。 学校离我们居住的小区很近,沿着一条巷子直直走,四五分钟就到了。但是这么短的一条路,对一个刚入学的孩子

《野趣童年》 刘可襄 上海译文出版社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的大儿子小一满六岁,开始到辛亥小学上课。

学校离我们居住的小区很近,沿着一条巷子直直走,四五分钟就到了。但是这么短的一条路,对一个刚入学的孩子来说,还是相当遥远的。

毕竟,巷子里常有人车往来,如果马上让他单独上下学,万一有什么状况发生,还是很危险的。更何况,在上学之前,我也不曾让他独自上过街头,只让他待在社区的广场里,和其他小朋友活动过。

这个阶段,小孩子的成长和个性发展差异也很大。有些孩子较为早熟,尤其是女孩子,往往比同年龄的男孩懂事。但是有的孩子却迟迟未进入状况,身心发展还像一名幼稚园大班的学生,小一便是这样。 他依旧闭锁在自己的世界里,整天想象着机器人、恐龙、超级怪兽等动画和卡通的世界。

但是若不让他单独上学,难道要开车接送他?为了上学这件事,我着实挣扎过一阵。开学前,还特别去参加学校的家长会。在会上,我听到训导老师建议做家长的:

“不要剥夺孩子走路上学的权利。”

“让他也有踢着石子一路上学去的机会。”

听完这一席话后,我当下就决定,不论事情再怎么忙,都要亲自陪他去上学。万不得已才请妈妈帮忙。

相较于别的小孩由爸妈开车接送,或者由妈妈、祖父母陪着往返,我固然浪费了不少工作的时间,后来却觉得,做爸爸的能够陪孩子走路去上课,实在是难得的福气。

刚开始上学时,我特别提醒他,一定要走红砖道。若是没有铺设红砖道的街道,就尽量靠边走。

走久了,我开始用自然观察的方式,让他觉得走路上学好玩。每次一出门,我都会提醒他,花圃蹲伏着一只正在打瞌睡的虎斑猫。还有,山樱花落叶了没?

走出警卫室,要向伯伯问好。

我们家门口有一个小菜畦,每年九月初,都有一只红尾伯劳飞来度冬。天气好的早上,还会听到它粗哑的叫声。通常,它会停在空旷的枝头上,摇着尾羽,向四方瞭望。早晨时,想必都看到我们去上学。

这时,原本在那儿繁殖的乌秋,也继续在附近活动。它停在电线上的时间较多。乌秋和红尾伯劳都是很凶悍的鸟类。但是,红尾伯劳喜欢到地面啄食昆虫,乌秋偏爱飞啄。所以,两种鸟相安无事,从不打架。

这两种常见的鸟类,我都设法让他从现场的环境直接认识。它们固定出现,遂成为我们上学时,天空上的重要朋友。

我也带他去摘菜畦边的川七,让他熟悉这种野菜,带回去给妈妈炒来吃。

同时,记住几棵桑树的位置,将来学校规定养蚕宝宝时,可以去摘桑叶。桑树上的浆果红熟时,也能够当零食吃,虽然它有一点酸,不如一般水果,但是别有一番滋味。

菜畦边有两棵榕树,我跟他说这是两棵会长胡子的树,不能随便摘它们的叶子,不然它们会哭出像牛奶的眼泪。有时也教他,如何用榕树叶折成笛子。

巷子里住了两只野狗,都是母的。住在社区旁边的叫小温,还没被捕狗大队捉去以前,它喜欢躺在榕树边晒太阳。它非常乖巧,愿意让小一摸头。

学校门口那一只叫黑白,后来在学校的操场生了三只小狗。结果有一只病逝,另一只被车撞死,第三只被附近的工人收养了。

小一虽然喜欢狗,却讨厌狗大便。红砖道上,经常有狗大便出现。他很怕踩到,必须不断闪躲。

红砖道上,整齐的行道树是外来种的黑板树,长得快而高,但是叶子厚厚的,好像不会开花,没有什么昆虫,连鸟也不会停降。

这个季节,学校的围墙有扶桑和软枝黄蝉生气勃勃地列队站着。它们分别从围墙的缝口,伸出火红和金黄色泽的喇叭形花朵,向我们问好。

到了校门前的花圃,如果翻拨草丛,总会有庞大而温驯的非洲大蜗牛,在里面爬行。

有时,还会有长相很可怕的盘谷蟾蜍。碰到它们时可要小心了。它们的皮肤外表有瘤状的疙瘩,遇到危险会分泌毒素,保护自己,却会伤害我们。

走进校门时也要小心。早晨时,校门的广场经常会有一只白鹡鸰在那儿散步。那里是它早上活动的空间,等上学的小朋友多了,它就会飞到对面大楼的水塔休息。

学校的喷水池,经常有红色的蜻蜓栖息在那里。我送他到门口后,小一便独自走进去。通常他会到喷水池探望探望,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小蜗牛。

有一回,小一告诉我,经过走廊时,被一只长得像恐龙的爬虫吓住。我知道,他遇到了一只雄的攀木蜥蜴。这种爬虫长相很凶恶,其实非常胆小。它们生活在小学的花园里面,专门吃蛾类、蚊子和毛毛虫。有它们存在,小朋友就较少有被虫咬的经验。

陪小一走了两个月后,有一天,我晚上去接他。回家途中,他突然冒出一句话:“爸爸,明天开始,我也可以自己上学。”

嗯!果然长大了。

我高兴地摸着他的头,爽快地答应。可是,从楼上送他到门口时,我还是相当不放心。整个学期,我还是躲在他背后,跟着他慢慢上学。回家时,也在半途接他。

自从他单独上学后,走路变得慢吞吞的,仿佛若有所思。半途,甚至停下来,东望西探。

有一次,他竟半途蹲下来。我以为他肚子痛,忍不住赶过去看他,问他在做什么。结果,他说,在看蚂蚁走路。

还有一回,一辆轿车违规停在红砖道上。小一走到跟前时,傻住了。大概是过去从没有车辆挡在半途。他想了好久,才勇敢地从旁边绕了过去。

年轻时,我喜欢舞文弄墨,整天愁个脸对天发呆,一副忧郁的样子。现在讲解自然观察时,又经常强调蜗牛式的慢速度旅行。如此性格,我不免自嘲,小一恐怕是受到我这个老爸的影响吧?

孩子的旅行眼睛

以前做自然观察时,抵达一处地点,和一起旅行的朋友想到的,或者经常朗朗上口的,都是人文历史、产业结构之类的事情。要不,就是土地伦理和环境生态变迁之类的试题。

纵使是再轻松的出游,好像都是在背负着一个使命,进行山水的探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野趣 上学 孩子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