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于生活,只是不愿粗鲁地去计较


来源:凤凰江苏

有一天,我们终于都成了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人,我们终于成了年轻时我们讨厌的那种成年人。

《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 古吴轩出版社 衷曲无闻

有一天,我们终于都成了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人,我们终于成了年轻时我们讨厌的那种成年人。

01

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李安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最佳导演奖。毫不夸张地说,他架起了东西方文化的沟通桥梁。

谁又会想到,李安在好莱坞遇挫时,曾蛰伏六年做“家庭煮夫”,靠攻读博士的妻子微薄的薪水度日,在此期间两个儿子相继出生。为了缓解内心的愧疚,李安每天除了在家里大量阅读、大量看片、埋头写剧本以外,还包揽了所有家务,负责买菜、做饭、带孩子,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到傍晚做完晚饭后,他就和儿子一起兴奋地等待“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回家”,这常常令妻子觉得很温馨很感动。

面对现实的窘迫,李安一度想要放弃电影,委曲求全改学计算机。妻子察觉到他的消沉,一夜沉默之后,在上班前给他留下一句话:“安,不要忘记你的梦想。”回忆起这段难熬的生活,李安至今仍然十分痛苦:“我如果有日本丈夫的气节的话,早该切腹自杀了。”

有一句话,被我的一位好友一直用作QQ签名,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是李安说的——能够做其实已经很幸运了,做不好做不到其实是应该的。

02

我有一个QQ分组叫“遇见素颜”,里面都是一些坚强果敢朴素大方的女子,唯独阿毛与众不同。她最近上传的一组照片,身着阿玛尼休闲及膝连衣裙,搭配奥特莱斯粉米色皮质拉绳背包,随着冬日暖阳投射的方向,笑得如花般灿烂。

而我记忆中的阿毛,从来都不是这个样子。

人教A版高一语文(2003年修订版)的第一篇文章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阿毛用一口沾满泥巴味的普通话朗读的时候,全班一片哗然,连一脸严肃的语文老师都笑了。那天她身着一套竖条纹的灰色西装,已经洗得有些泛白了,那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

后来的印象更糟糕,上课她总是提一些比较神经质的问题,对于一些只可意会的科学原理,又死钻牛角尖总要深究到底,下课后常常缠着老师不放,直到下一个老师到来。最霸气的是,阿毛喜欢在英语课上秀口语,而她说的英语,也带着一种吃野毛桃烤地瓜渗入每一个音节的土味。

江南的山江南的水养育江南的婀娜少女,毕节的山水却孕育出一排排氟斑牙。和我一样轻微氟中毒,阿毛的牙齿并不好看,但阿毛喜欢笑,笑起来毫不掩饰,总让人想撒腿就跑。

至于怎么和她的关系就好了,我也不记得了,就好像经过一个冷冬之后长起来的草,你并不清楚它是什么时候发的芽。只是依稀记得她还喜欢用直尺比着书勾画,不管是不是重点内容,她有一件总穿不烂的手织毛衣,六月三伏天也不肯脱下。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和她一起吃饭、打羽毛球,这一段时间似乎很久,我从1米5不到长到了1米7左右。那时候我没有手机,会趁着父母用手机充电的时候悄悄溜到客厅给她发短信。上学我经常去喊她,她租的房子在学校附近。有时候去了她还在赖床上,穿着睡衣就给我开门,我等着她洗漱,就算是夏天也没有避讳。那些年,我们不需要避讳,那些年,我们的思想都还很单纯。

03

阿毛的目标大学是上海复旦,理想职业是进入PWC做一名会计。

高中三年,阿毛仿佛打了鸡血,无论什么时候都紧绷着神经在学习。她的租住房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很大的时钟,秒针走动起来特别吵,她说在那样的氛围下更能感受时间的紧迫。时钟固执地往前走,时间流逝的脚步充斥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仿佛残酷地提醒着自己决不能懈怠。

枯燥无味的生活,异于常人的反应迟钝,早已把阿毛考上复旦的信心消磨得所剩无几。而每当夜深人静时,她常常陷入失眠状态,想着母亲一字不识,父亲一个人独自艰难地支撑整个家,内心又如刀割一样内疚不已。

2007年,阿毛的父亲承包工地,因为没有文化上当受骗,最后血本无归,还欠了一大笔钱。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变故,阿毛重新燃起老师口中所说“知识改变命运”的希望。“我一定要去学会计,就算不能进入大企业上班,最起码也能帮父亲做好账,不再上当受骗!”

突然之间注入的动力支撑了阿毛许久,凭着骨子里不服输的个性,不甘心被社会淘汰的信念,她迎难而上。考试前十天,她突然感染了严重的肺炎,每天晚上只能趴着睡觉,连拿书的力气都没有,大脑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生活再一次对她发起了残酷的考验。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不愿 生活 计较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