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于生活,只是不愿粗鲁地去计较


来源:凤凰江苏

有一天,我们终于都成了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人,我们终于成了年轻时我们讨厌的那种成年人。

“我拒绝了医生住院的建议,买了几百元的特效药吃,在家为考试做最后的准备。”她指向角落里的位置,示意那就是她最后坚持学习的地方。就这样,她带着重病踏进考场,让身边每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只有她自己,内心充满了力量,毫不胆怯。考试过程中,她强忍着不要咳出来,最终还是以惊人的毅力撑完一场又一场。

最后阿毛如愿去了上海,分数刚过600,并没有考进复旦。

初进大学那段时间,我时常会用201电话打给她,电话卡也累了几百张,我们分享着各自的所遇和经历。后来,我们彼此的生命中又闯进一些人,发生了一串又一串的故事,我和她的联系没再那么频繁。除了大一那个我们走了几条街聊了四五个小时的假期,她之后一直都没回来过。大二,她通过努力拿到奖学金买了电脑,可我们并没有像最初设想的那样频繁视频,我们甚至连打招呼都很少。

04

大学毕业,阿毛瞒着家里说已经在上海找到了工作,另一边却着手准备二度考研。

拿着本科文凭,阿毛也尝试着去找工作,投出的简历总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满怀信心的跨进“人才市场”,结果她在“劳动力市场”都没有市场,每一个排斥的目光,每一次面试遭到拒绝,都无情地删减着她对生活的信心。

考研对于阿毛来说,无非是重新再过一遍高三生活。不同的是每个工作日,阿毛白天要努力工作,要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要应对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等回到属于自己的时间,除了必要的体育锻炼和少许娱乐,基本上都奉献给了枯燥的复习过程,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没有花前月下,没有她喜欢的旅行和户外,甚至不敢给自己买一件好看点的衣服。别人说的时尚话题与自己无关,最新的电影看到的时候早已下档,更要命的是没有人督促,全部凭自觉和自我解压。

会计硕士很火,也意味着竞争很大,由于大学是调剂的专业,阿毛的考研二战之路走得也并不顺畅。相比第一次,阿毛复习的时间更少,居住的环境更差。每隔一个阶段一次迷茫,阿毛不断地给自己打气:“自己脑子进的水,就算变成汗水淌完,也不去劳累眼睛。”

数学靠题海战术,政治靠死记硬背,由于口语缺陷,阿毛的英语学习方式只能是英译汉、汉译英来回倒腾,阅读理解于她而言也是默剧。

专业课的复习最让阿毛头疼,因为是跨专业,宏观经济学和会计学需要慢慢啃课本,知识点很细,很多时候都记不住,很多东西看了好几遍仍然晕晕乎乎。《会计学》是本大杂烩书,包含基础会计、中级财务会计、部分高级财务会计、管理会计、财务管理……

阿毛唯一的优点是有耐心,“不懂就一遍遍再看,总有看懂的一天,人笨一点真没事,但你要愿意去学。一旦下定决心,就得义无反顾,绝不瞻前顾后。它既然是你很想要的,那就有为它奋斗的价值,不好好努力难免有一天会懊恼死”。

俗话说:好事多磨。于是上天给了阿毛第三次考研的机会。

05

阿毛说:“我不优秀,甚至是个丢到人群中连淹没都称不上的人,我准备的时候一刻都没有松懈,我并没有奢求自己像励志故事一样水到渠成,我仅仅就想在这座城市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方位。”

一个穷得叮当响的贫困学生徘徊在上海灯红酒绿的街头,那种被诱惑却无力满足的撕裂感,是很多人体会不到的。她拿着助学贷款和自己微薄的工资,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物质的贫乏仅仅是痛苦的一个方面,她的脑袋也相当贫乏,人家学“双外语”,她连英语四级考试都惧怕,考了五六次才过关;人家一进校门就知道雅思、托福、外企、“四大”,她遭到的只是现实不断泼来的冷水。心中就算真有铜墙铁壁,总有那么一些脆弱的时刻会让阿毛仇富和自卑。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我该看到的一幕幕:小学最不羁的男生安静地经营着一家小店,初中最文静的女生风尘地吸着烟,高中最野心的男生满头大汗地给孩子换着尿布。

我看到那些曾经最叛逆的人用最保守的方式教育孩子,和父辈并无二样;那些曾经早恋并和父母水火不容的人,绕着操场追打他们孩子的小男(女)朋友;那些曾经咒骂主席台发言领导官僚主义的人,西装革履大腹便便地为某活动进行开幕式致辞。

那些曾经发誓会改变历史的人,慵懒地坐在公务员办公室;那些曾经高呼分数无关紧要成长要紧的人,因孩子考试不及格爆着粗口;那些年纪不大就在一起的情侣,终于在越洋电话中提出了分手;那些闪婚裸婚一度让人艳羡的几对,婚姻也亮起了红灯。

有一天,我们终于都成了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人,我们终于成了年轻时我们讨厌的那种成年人。

06

阿毛的故事继续,我似乎就要变成了爱唠叨的祥林嫂。但在千千万万妥协的人中,阿毛总归得有一个属于她的结局。

在一个同学的婚礼上,我见到了阿毛,她的牙齿做了烤瓷,炫白炫白的,皮肤也精心保养过,她身着一身名牌,举止优雅,却是那样的陌生。她见到我便伸手,想以我们之间的方式拥抱一个,我也伸出了手,突然看着她身边男朋友的木然表情,我才意识到我们的见面已经是2014年了。

阿毛的男朋友操着一口我也听不懂的普通话,据说是个“富二代”,命运把阿毛关进小黑屋,就是为了让她反省,就算终其一生奋斗,也抵不上遇到一个坐拥一切的男人。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相信,阿毛是凭自己的努力得到了一切,她仍然初心不改,笑对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

阿毛和千千万万仍在坚持的你一样,都有过这样的时刻:浑身发抖得想冲上去和别人厮打,你多想辩解想大声地哭出来,说不是这样。铺天盖地而来的委屈冲垮了你所有的理智,你多想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用顾忌,却在心里疯狂而表面冷静的想着所有的情节之后,还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你潇洒、优雅地微笑着面对生活,祈祷着公道自在人心,其实不是脾气有多么的好,只是不愿粗鲁的去计较,只是想着过完这一段糟糕,明天会更好。

生活犹如一出狗血的闹剧,但仍不妨碍你为之向往。唯愿我们都能在这稠密的生之庸常中,淬炼出赤诚与清澈,当苍老渐至,仍对那万分之一的相遇,怀有爱慕之心,仍对那难能可贵的坚持,并无愧疚之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不愿 生活 计较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