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停下来的时间》:海上传奇


来源:凤凰江苏

我迷迷糊糊地在枕头底下摸出电话,眯着眼睛看了看,是老总打来的。Shit!以后谁再在我面前说中国移动信号不好,我就跟谁急。天晓得中国移动是如何做到的,在海上航行已经三天了,竟然还能信号这么好,难道中国移动已经将发射塔建到了海底不成?

《停下来的时间》易晓释 东方出版社

清晨,我被一阵急促得让我想将整个世界摧毁的电话铃声吵醒。

我迷迷糊糊地在枕头底下摸出电话,眯着眼睛看了看,是老总打来的。Shit!以后谁再在我面前说中国移动信号不好,我就跟谁急。天晓得中国移动是如何做到的,在海上航行已经三天了,竟然还能信号这么好,难道中国移动已经将发射塔建到了海底不成?

听着老总操着一口别扭的“川普”跟我抱怨公司里没一个员工能让他省心的,我就想立即跳海游回北京去抽他几个嘴巴,然后,告诉他我又不是倪大妈孟爷爷启明欧巴,您这种抱怨在我这里产生不了共鸣。遗憾的是,老总似乎并没觉得他扰我清梦会让我痛不欲生,丝毫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并越加兴奋地絮叨起来。我头昏脑涨地听老总跟我啰唆了整整半个钟头,正经事没谈什么,电话费倒是浪费不少,并且手机也坚守到耗尽它最后一丝电。于是,这次“聊天”也不得不被迫终止。

在电话挂断并瞬间关机的那一刻,我彻底清醒过来。望着已经黑屏的电话,回想着老总每天一大早必定神经兮兮地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扰我清梦,我就有种想将电话石沉大海让老总一辈子也找不到我的冲动。其实,老总每天早上打来电话嘘寒问暖,并非说我在老总心中有多重要,我自认为自己也达不到那种让他关怀备至体贴入微的级别。老总打电话来的真正目的是催我赶快采稿,尽快回去交稿。

在这里我需要略作声明,其实我并不是记者,而是一家旅游杂志社的摄影师,只需负责杂志封面和内文图片的拍摄采集,并不需要承担采访工作。不过,因为我曾修过设计,偶尔也会在人手不足的时候客串一下美编,帮忙编辑排排版处理一下图片什么的。于是,“能者多劳”一词被我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刻的我,之所以要在海上居无定所地四处漂泊并每天被各种噪音吵醒,接着昏昏沉沉地爬起来脚下仿佛踩着一地的棉花那般游走于甲板上,到处拉人进行采稿,是因为这一次在项目最为关键的时刻与我搭档的那几位兄台仿佛商量好一般在一周内集体放了老总的鸽子:一位女士因为怀了Baby无法更多地承担外出采访的工作;另一位女士前段时间刚刚做完割盲肠的手术,需要修养一段时间,事实上,她请假的时间也的确够长的,足足比医生建议的休息时间多了两倍;最后一位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的老兄则请了十七天的假去了马尔代夫与佳人共度蜜月。于是,我们这支四人Team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坚守阵地了。老总自然心存不满,在周会上大发雷霆,同时提出了一个让我觉得十分大胆并极其不合理,但却无一人站出来反驳的提议——要我承担起采稿的工作。

我不得不说老总的这个提议十分冒险,毕竟我不是新闻专业出身的,又从没做过采访的工作,结果的不可预知性太大。但客观地说,对于老总的做法,我还是可以理解的。最近杂志社实在人手不足,休假的休假,离职的离职,生病的生病,常常都是一个人顶着两三个人的活,又赶上旅游旺季,同事们各个忙得焦头烂额满腹牢骚,有时候甚至还要通宵加班赶稿。而我所要做的项目其实早在年初的时候就已经提上了议程,并已有赞助资金注入,也陆续开始了前期各项准备工作,如果中途停止,带来的损失可能比我这个外行在边学边做的过程中完成整个项目更大,说不定杂志社还要因为违约而被告上法庭。况且,在老总为我践行的时候,不知道是为了鼓励我,还是奉承我,又或者真的肯定我信赖我,他态度十分明确地笃定我是那种可塑性极强的人,相信我绝对可以不辱使命,出色地完成任务。于是,我在万般无奈中临时受命,大义凛然地接受了这项“光荣”的任务。

我所要做的项目是主题为“海上传奇”的特辑,将分为四期出版,我的任务就是寻找这些海上传奇的人物和故事,进行采访报道,当然,项目摄影的工作我依然还是要做的。也就说这样一个重要的大项目竟要我一个人独自去完成。出色完成任务我是不敢说了,只要不给杂志社丢脸,不给老总丢脸,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这项在其他文字采访记者看来并不算太难的任务,着实让我很头痛,足足在家里憋了两天仍然毫无头绪。再这样下去,准时交稿肯定没戏,说不定老总还会为他当初冒失的决定抱憾终生。于是,我开始四处找朋友帮忙,几乎动用了自我出生以来所有人际关系。在我打了无数电话发了无数信息和Email之后,终于在以前单位一同事的帮助下,介绍我认识了一位老船长林家理。据说,林家理当年在业界也算是个人物,目前退休赋闲在家,颐养天年。

第一次见林家理是在他南京的家里。尽管老人家已经年近古稀,但看上去最多也就五十多岁的样子,精神饱满、随和健谈、睿智幽默。当我讲明来意之后,他很热情地为我普及了很多有关船舶与航海的知识,但却执意不肯让我写他的故事。他说,如果要写故事,没人能比他已故的发小、好搭档,也是海员心中永远的大副周仲海更有这个资格。林家理的话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和好奇心。到底这位传奇大副周仲海有着怎样的经历呢?为什么他可以赢得如此多人的信赖和尊重?他又为何会在自己风光无限的时候离开自己心爱的航海事业?那一刻,我终于对这个实属无奈之举临时受命接下的任务第一次从心底产生了兴趣。

为了让我可以更好地接触海员、了解海员,写出最真实鲜明的周仲海,林家理答应帮忙安排我出海,让我可以置身于海员之中进行近距离采访,并切身感受大海的魅力与感动,亲身经历和体验周仲海的传奇故事。五天之后,我带着相机,背上行囊,登上了一艘林家理曾经担任二副的航船。

这是一艘略有年纪的远洋邮轮。这艘船上有许许多多的人,男女老少,形形色色,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度,其中,也有不少亚裔。这些人,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当然,在这艘船上我听得最多的还是一个传说,一个关于叫做周仲海的男人的传说。

这是我登上这艘邮轮的第三天。

三天以来,除了老总每天早上在固定的时间里打来电话催稿吵醒我之外,我还会在他大肆絮叨一番挂了电话之后,准时听到一群孩子高分贝嬉笑吵闹的声音,以及一些年迈老者费力的咳嗽声和喘息声,所以,这个时候就算你吃了安眠药估计也会立即睡意全无,精神抖擞起来。

说句老实话,乘船旅行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很多人都会出现晕船的现象,我自然也不例外。刚刚登上邮轮那一刻还兴奋得不得了,为自己的第一次海上航行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四处拍照,然而,仅仅在船上待了不到一天,我就开始头晕耳鸣天旋地转,接着就是恶心呕吐,当我的胃被掏空,吐到已经没什么可吐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胃部抽痛得厉害,四肢酸痛无力,双腿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最后,在几位海员的搀扶下我才慢慢地爬回自己的床上,一头栽倒,肆无忌惮地倒头大睡,直到第二天一大早被老总的催稿电话吵醒时仍是一副要死不活的状态。所以,奉劝您一句,千万不要被影视剧中那些浪漫的桥段所迷惑。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时间 海上 传奇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