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你的好伴侣,都是被你催眠出来的


来源:凤凰江苏

说到这里,王茗提到了一个观点,她说公司在澳大利亚开课的时候,曾经找过一个外籍的著名培训师,他有一个核心的理论是:“你的另一半、你的好伴侣都是被你催眠出来的。”我问她如何理解“催眠”这两个字的含义。王茗认为,你要经常去鼓励他、赞美他,而不是批评他、打击他,男人都需要女人的欣赏和崇拜。“我那时候对他看得太紧,管得太严,老是挑他工作中的毛病,很少夸他的优点。换句话说,我对他催眠得不够,他才去劈腿的。”

《来者不惧,去者不留》曾子航 中信出版社

 

姓名:王茗

年龄:29岁

原籍:江苏

现居:上海

职业:教育培训师

在上海采访王茗的时候,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以为采访的是一个台湾女孩,因为她操着一口非常地道的台湾腔。其实,她是江苏扬州人,来上海八年,从未在台湾生活过。我很奇怪,她的台湾腔是怎么来的?

她告诉我,她的老板是台湾人,她单位的同事和客户大多数是台湾人,她之前的男朋友也是台湾人,耳濡目染,她的普通话慢慢就带上了台湾腔。她去台湾出差,台湾的本土人都听不出她是外地人,还有人居然因为她的口音一口咬定她是台中人!

王茗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圆!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脸蛋,圆圆的身材。当然,还有她字正腔圆的台湾话,甚至她的说话方式,也是那么圆润淡定,不紧不慢,不温不火,哪怕说起前男友对她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和伤害,也看不出她情绪上的任何波澜,好像她不是在一吐自己的苦水,倒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我不知道是不是跟她长期从事教育培训的工作有关,使得她逐渐变得理性而坚强。

一个女生太过能干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我是2006年来上海的。

一来上海我就进了这家台湾企业,它是一家专门面向企业的教育培训机构。公司最初在上海成立的时候,只有五六个人,除了我一个大陆员工,其他人都是从台湾过来的,包括我的老板。我自己都没想到,在这家公司一干就是八年,刚来的时候,我还是一个见习生,现在已经是业务总监了,公司也由最初的五六人发展到现在的三百多人。

我是一个很独立、从来不会依赖男生的女生,之前跟我男朋友住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是自己搬家,自己修椅子,自己换灯泡,从来不需要他插手。公司的同事都觉得我霸气外露,娱乐圈不是都管范冰冰叫范爷吗?在公司,他们管我叫“王爷”。,当然,他们管我叫王爷不是代表我有多厉害,而是我内心很强大。

我现在感到有点困惑的是,一个女生太过能干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上一段恋情我付出了很多,也牺牲了很多,可最终却没得到我想要的结果。他说我像一座大山,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只想逃。

王茗一直在侃侃而谈,脸上也始终挂着自信的微笑。此刻,她突然摇了摇头,之前的微笑瞬间变成了苦笑。

我的上一个男朋友叫林子建,也是我到目前为止谈过的唯一一个男朋友。他是台湾人,但我们是在上海认识的,他是我公司的同事,我们是办公室恋情。

王茗笑了,这使得她那张圆圆的脸看起来蛮可爱的。她总是标榜自己多么多么“霸气”,可是,我看到的却分明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稚气未脱的小女生。

那是公司成立的第二年,2007年,我们去台湾开课,他刚刚退役回来,还在找工作的阶段,听了我们的课觉得蛮有启发的,就跑到上海的公司来应聘。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公司,当时公司的规模还不像现在这么大,人也没多少,还是在静安寺一个不知名的酒店楼上临时租的办公室。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午六点,我都要下班了,就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整个人像刚刚剥了壳的煮鸡蛋,白白嫩嫩的。

他先是问我老板在不在,接着又递上来一张名片,上面印着他帅气的照片,下面一行黑体字:亚洲超级演说家林子建。当时,夕阳在他长长的额头上描画出明亮的斑点,他笑嘻嘻地自我介绍,嘴里露出洁白的牙齿。当时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男生好纯哦!特别是那双眼睛,清澈得好像泉水一样,可以一眼望到底,忽然之间,我有种大脑缺氧的迟钝。

当天他就被公司给录用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老板叫到办公室,我进去的时候,他也在那儿,老板说,公司新来了一个员工,名叫林子建,他刚来上海,人生地不熟,让我多带带他。

后来我才知道,他还比我大三岁呢。而且他来上海的时候,带了20万块钱,都是他爸爸给的。他爸爸跟他说:“你可以去上海走一走,看一看,如果实在混不下去,或者这20万块钱都用完了,那你就回台湾吧。”

当时他刚来上海,没经验,没资源,当然也就没业绩,而且他在上海租的又是一家比较高级的公寓,不到三个月,他老爸给他的那20万块钱就快花光了,最后他连房租都交不出了。当他的口袋里只剩500块钱的时候,他找到我,问我他该怎么办。那个时候已经是年底了,我知道,如果我不帮他,他只能卷铺盖走人了。我心里有一丝不舍。我跟他讲:“你不要着急,先回家过年,等你回来,我一定会帮你。”

小时候我看过一个爱情片,好像是国外的,片名、剧情、演员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一个画面,一个帅小伙儿,在凛冽的寒风中蜷成一团,瑟瑟发抖,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为他织一件厚厚的毛衣,然后走过去,默默地为他穿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找我的那一天,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那个画面。

2008年的春节,我印象很深,我回老家扬州过年,除夕那晚正在跟父母吃年夜饭,突然接到了他从台湾打来的电话,我还蛮意外的,问他找我有什么事。他在电话那一头笑嘻嘻地说:“我给你拜年啊!”

第二天我还没睡醒,他电话又来了,我问他干吗,他说想我了,还问我想不想他。我知道他这种人很会开玩笑,我也说想,还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你如果想我的话,我就回来。”我当时没接他这句话,但心里却一直盼着他早点回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催眠 伴侣 女生 情感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