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谁在江湖中制造传说


来源:凤凰江苏

一个女孩对另一个女孩说“天空只包容它能容下的事物,所以你会看到白云、小鸟……你绝对想象不出一只鸡或鸭与蓝天辉映,就像水永远也不能与火产生共鸣、两个同性的物体放在一起只会相斥一样,事物之所以循环是不希望人们违背它的意愿,否则就会灭亡……”这个女孩是为了告诉另一个女孩,她们是同性,她们不可以相爱。

《飞》 朱燕 作家出版社

一个女孩对另一个女孩说“天空只包容它能容下的事物,所以你会看到白云、小鸟……你绝对想象不出一只鸡或鸭与蓝天辉映,就像水永远也不能与火产生共鸣、两个同性的物体放在一起只会相斥一样,事物之所以循环是不希望人们违背它的意愿,否则就会灭亡……”这个女孩是为了告诉另一个女孩,她们是同性,她们不可以相爱。

另一个女孩告诉这个女孩说“爱你,永远。爱我吧,爱人……爱我吧,我爱的人……”

一个女孩叫“孙波”,而另一个女孩叫“小浪”。

小浪告诉孙波:“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是她们的江湖,她们在《飞》中制造属于她们的传说。

《飞》是一本书,一本让人看完后会思索在江湖中有多少人在制造这样的传说。

两个人相爱原是一件美好得不能再美好的事情,但相爱也要看这两个是什么样的人了。如果是异性那就是顺大势的传说;如果是同性,那就很难说了。还好,江湖毕竟博大深远,能容下所有的传说。并且,近年来,随着信息的发达,江湖中人也越来越宽容。关于同性恋体载的文艺作品更是层出不穷。《东宫西宫》《春光乍泄》算是国内外影响较大的男同性恋电影,而导演李安的电影《断背山》在国际上屡屡获奖,更证明了人们开始用正常人性角度欣赏此片,并对同性恋群体和行为体现了更大程度的理解和包容。

《自梳》《男孩不哭》《时时刻刻》《四角关系》等关于女同性恋的影片,近年也出现不少,还有在国内外影响颇大的《蝴蝶》《面子》。但同性恋体裁的印刷品可能由于各种原因国内出版的较少。严歌芩的《谁家有女初长成》《白蛇》,陈丹燕的《百合深渊》,黄碧云的《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以及朱燕的《飞》等作品能够出版体现了国内对文学作品逐渐地宽容性。其实,以往的女性文学作品中,无论张洁、王安忆、陈染、林白,还是严歌芩等,这些女作家的作品虽然没有直接去描写“她和她的故事”,但或多或少地暗喻了女性之间的爱和欣赏,同时超性别意识的出现,对于女性对性及性别的认识上作了非同寻常的表现。这些文字的扩散,对于世人了解女性同性 爱恋的现象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朱燕的长篇小说《飞》我想也应该归于此类。只是作者朱燕比起前几位作者更客观了些,她像一位茶艺表演者,烫上开水和好茶,全用第一人称的叙述向你娓娓道来一个让人哀叹婉惜的夜歌。

这部小说并非直接进入她们性的“生活”和畸形的缠绵中,而是很客观地体现对立的双方所依存的一份情感。书中,女主人公孙波和小浪自童年以来延长的感情脉络对小浪来讲似乎都是自然发展的,从发生、存在继而延长都具有不可抗拒的定力,她对孙波的迷恋到痴迷好像都是正常的。她爱孙波,爱她的潇洒、勇敢和坚定,最后就是一个目的:希望同她永远在一起。这对她来讲是正常的人性和情感反应啊,所以她不允许孙波对她的轻慢和背叛,但这近乎绝望的游戏,虚无的追逐中,她累了,或者是再不能忍受对孙波等待的焦灼和无望的牵挂,最终以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在孙波一方,以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除了不停顿地关爱小浪外,表面似乎没什么特别。她既能同小浪情同手足,常接受小浪的温柔依存,又不可避免地跟异性谈恋爱、疯玩甚至怀孕结婚。她在这些角色中难以明确分辨,跟小浪对她产生的不可置疑的爱情是不同的。她只知道她最在意的是小浪,要小浪安全、快乐、幸福,这对她是一种责任,她没有想到更多或回避关于两人的问题。这种周旋,这份不离不弃在小浪去世后情形大变。

小浪因为对孙波的绝望自杀后,孙波就完全变了。她仿佛失魂落魄一般,再难自持。她才发现,原来她的心底真正在意的是小浪,小浪是她的魂魄依存,心骨居所,没有了小浪,生活一下失去意义。她也自杀,后被救……

小说的后三分之一大抵是体现孙波的流浪。小浪离去后的城市,她的心再无法在此处安定了。她通过漫游、运动、酒精的填充以及身体的消耗回避对小浪的记忆,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最终她倒在逝去的情感对她的牵绊中,无以复加。

宛如我对电影《断背山》细腻的人间真情感动一样,小浪和孙波的同性的真纯之爱同样打动了我——爱,是没有界限的,它给了我们活着的快乐、生存的勇气和精神寄托,它本无任何外物限定,游动人间,是人生的美好和真实。但,对于同性之爱,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凄美和荒凉,是绝望甚至死亡,这是值得人认真反省的。

“看,那桥。”小浪说:“七仙女和董永的桥。”

“不对,”孙波说:“白娘子和许仙的桥。”

“不,我们的桥。”小浪说。

传说中,小浪一直企盼得到孙波的爱情,自童年被体育老师猥亵和成年被继父强奸后,小浪活下去的寄托就是孙波和那把旧吉它,她等着孙波从大学里回来看她,她用那把旧吉它给她弹唱“Because I love you.”。

懵懂而不知所以然的孙波却从来不领会这份情谊,或许男孩子般的随意抹去了她许多的温情,她关爱保护小浪,却不愿给她爱情。她交男友,谈恋爱,用各种方式让小浪离开。但小浪一如既往,用她的方式保护着她自己的爱情。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孙波和男友研究生的相爱,她感觉到自己这次真的要失去孙波了。但她仍想尽办法挽回孙波。可是此时的孙波比她更痛苦,她明白在这个江湖中她们是很难生存的。

孙波劝小浪,她说:“你听清楚了,小浪……我是个女人,一个会生孩子的女人。并且……你也是个女人,将来也要结婚生孩子,这是我们都无法回避的,就像花开了要谢,谢了再开一样,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是规律我们就要遵守……”

于是,那一天,小浪彻底绝望了,她恍然大悟。她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爱着一个女人,我只知道我爱着一个叫孙波的人,我从没有理会她是男人还是女人……”

那天夜里,小浪自杀了。她吞下了87颗安眠药。江湖中,她的传说似乎结束了,可是她制造的故事却没有完。她死后,孙波才明白她失去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一份感情,她深陷在对小浪的回忆中不能自拨……

合上《飞》一书时,我心里沉甸甸的。江湖中,我们都在学着爱人与被爱。是爱就会有伤害。但孙波和小浪她们的伤害是谁给的。本来,我不讨厌也不喜欢同性恋,但看完《飞》后,我突然领悟,生活中,我们都是那些被关住的鸟儿,我们寻寻觅觅,我们的生活和爱。

而现在,我开始怀疑这个江湖,我们来的是否恰当,我们爱的是否真实,我们对那么多人说“I love you”是否能让人理解。还有,我们的江湖中,又能容下多少个传说。

但有一点,江湖中的传说千千万,这所有的传说都是“Because I love you.”。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江湖 传说 小浪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