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唐宋官员》:唐朝考生的悲剧


来源:凤凰江苏

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四月,本来一次很普通的“贤良方正能言直谏科”考试,却引发了朝堂之上的轩然大波。之后扩展到整个庙堂四十年的权力斗争,都能从此事找到源头。

《唐宋官员》 十二叔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四月,本来一次很普通的“贤良方正能言直谏科”考试,却引发了朝堂之上的轩然大波。之后扩展到整个庙堂四十年的权力斗争,都能从此事找到源头。

引发日后长期斗争的是三个年轻的举子,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牛僧孺、皇甫湜、李宗闵。这一年,牛僧孺二十九岁,担任伊阙县尉;皇甫湜三十一岁,任陆浑县尉;最年轻的李宗闵此时刚刚二十一岁,是陕西华州的参军。另外,牛僧孺和李宗闵是永贞元年(805)的同科进士,皇甫湜稍稍晚一些,也在元和元年(806)考取了进士的功名。无论从文采还是官运上来说,他们都可称得上“年轻有为”。三个人虽然年龄不同、出身不同,但是一场考试却把他们的命运紧紧联系到了一起。

唐朝的考试分两种,一种是常科,另一种是制科。常科偏重考察考生的文学素养,制科偏重考察考生的政治素养。相较而言,制科的含金量比较高一点。因为制科通常都是皇帝亲自出题,主考官判卷之后,还要皇帝亲自过目,应答精彩的人往往能得到吏部官员的关注,甚至有可能被委以重任。

牛僧孺等人参加的是一场名为“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的制考。这一考试最初是汉文帝刘恒发起的,他的目的是希望朝臣们“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者,以匡朕之不逮”。后来的帝王们都觉得这种考核很实用,就一直沿用了下来。顾名思义,这种考试就是鼓励考生切陈时弊,言辞激烈一点也无可厚非。有些考生为了引起主考官的注意,往往故意危言耸听,言前人之所未言。

可能是因为职业的关系,身为县尉的牛僧孺、皇甫湜和身为参军的李宗闵对社会不良现象的认识很深刻,他们写起针砭时弊的文章来得心应手。

晚唐政治缺少亮点,毛病一大堆。什么宦官专权、藩镇割据、民生凋敝等随便拿出一条来展开铺陈,就是一篇不错的“时文”。同时期的大文豪白居易不就善于写“讽喻诗”吗?“心忧炭贱愿天寒”“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等名句都流传千年而不衰。可见,深入思考问题是唐朝士子的普遍行为,只不过大家拘于眼力、才力的限制,水平有高低之分罢了。

三人当中,年长的皇甫湜师从大文学家韩愈,性格孤傲、偏狭。他有没有继承乃师的文学才华先不说,但韩愈年轻时恃才傲物的作风倒是被他学了个淋漓尽致。这样一个有点才气又非常孤标傲世的人,会经常在自己的诗赋当中写一些惊人之语。现在倒好,朝廷不但给了他一个直接向皇上提意见的机会,还公开支持他畅所欲言,“能言直谏”。如果“能言直谏”能使皇帝信服,还有可能被授予官职,岂不是天大的好事?

官场选拔人才的制考,可是关系到举子们仕途的大事,所以每一次制考,所有应试者都铆足了劲,希望自己的试卷能够得到主考官的青睐。有了官运降临的诱惑,像皇甫湜这种脾性的人到了制科考场上,还不运笔如风,把胸中积攒多年的不平之气全都发泄出来?

皇甫湜的策文紧紧抓住宦官乱政这一点,攻击这些“阉人”的骄奢淫逸、无法无天。牛僧孺和李宗闵两个人则重点指责某些当权者不作为,炽于武功、疏于文治等。三个人的文章写得都不错,言切词直、匡正时弊,得到了主考官的认可。

两位主考官分别是杨于陵和韦贯之,他们一个是吏部侍郎,一个是吏部员外郎,这样的身份担任考官显然是胜任的。吏部是负责官员考核、升迁的部门,由他们的部门长官来评判文章的优劣、决定人才的去留,顺理成章。杨于陵和韦贯之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两位大人很敬业,认为既然皇帝想要中兴,想改变社会现状,那就得听真话、听实话。他们筛选出牛僧孺等人的文章为一等文,就是为了上呈御览,帮助皇帝了解自己手里“千疮百孔”的国家。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因为帮助皇帝选拔人才而倒霉。

与他们一样倒霉的还有两位翰林学士——裴垍和王涯。裴大人和王大人在这次策试中扮演的是复试官的角色。中国人都知道的大诗人李白也曾做过翰林学士,但他是唐玄宗时代的翰林学士,没有掌握实权,主要做的还是帮皇帝起草诏书等文案性质的工作。到了晚唐,随着宦官的权柄越来越大,想要有所作为的皇帝就开始注意培养自己的势力,翰林学士就是皇帝的智囊团,是下一任宰相的候选人,这群人在皇帝面前的话很有分量。

本次策试,裴垍和王涯的主要工作就是复审主考官推选出来的佳作,做最后的评定。他们两个也是实在人,一来相信杨于陵和韦贯之的人品和能力,二来也认为牛僧孺等考生的文章写得不错,就维持原来的考核成绩,直接让唐宪宗李纯过目了。

李纯是唐晚期几个皇帝中比较有作为的一个,年号元和,历史上把他执政的十六年称为“元和中兴”。李纯在位期间,对收复祖宗失地这件事情很上心,任用了一些有才干的大臣持续削藩,重振了皇权的威严。虽然是昙花一现,但也足够让时人大呼“皇上英明”了!

唐宪宗是唐顺宗李诵的长子,十一岁的时候,就被皇祖父德宗皇帝册封为广陵郡王。李纯在郡王的位子上一坐就是十七年。李纯二十八岁的时候,他那做了二十六年太子的父亲才登基,照这样下去,李纯和身边的人都忧虑起来,这得等多久他才能成为国君,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呢?于是他用了一点不太光彩的手段,和太监们一起“请”父亲去当了太上皇,自己做了皇帝。

关于李纯“窃国”之事,正史之中语焉不详,不过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露出来,供人遐想。永贞元年(805)四月,李纯被立为太子;七月,太子李纯取得监国之权;八月,顺宗传位给李纯,自己做了太上皇。短短四个月的时间,李纯由一个郡王升级到君王,其间发生的故事的确令人生疑。比较可信的说法是顺宗因为不甘心受制于官宦,登基之后准备革除宦官专政的弊端。这个主意被大宦官俱文珍知晓,提前开始谋划除掉顺宗之事。俱文珍察觉太子李纯想要早日登基的心理,就联合李纯一起逼迫顺宗退位。这样,登基才七个月的顺宗被迫起草诏书,将皇位内禅给自己的长子李纯。交出皇位之后的顺宗用处不大,第二年正月就“病”死了。

元和三年的策试案发生的时候,李纯已经登基三年了。在这三年中,他积极巩固自己的地位,以消除他逼父亲让位的影响。从年轻人中提拔人才,组建班底,就是李纯施展自己政治抱负的重要手段。所以他对“贤良方正科”的考试特别重视,还特意把自己很头疼的宦官干政、藩镇割据等问题拿了出来,想看看有没有人能提出独树一帜的见解。当杨于陵和韦贯之把牛僧孺等人的考卷呈上来的时候,李纯眼前一亮。他看到这三篇文章对社会问题认识得如此深刻,十分嘉许,立刻表示要擢升这几人。

皇上一高兴不要紧,下面的人可麻烦了,一连串参与此次策试的人都要面临仕途上的挫折。按照常理来看,皇权为大的社会,皇帝想做什么事情一般不会遇到什么阻碍,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这样想当然的。晚唐是一段很特殊的时期。这段时间,皇帝的废立是由大宦官们决定的,皇帝们连自己的命运都决定不了,遑论别人的命运了。尤其是李纯要擢升的这几个考生当中,那个叫皇甫湜的人公开指责宦官专权,这不是捅了马蜂窝吗?

要知道,晚唐时期官宦的势力已经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就连皇帝的废立都掌握在他们手中。宦官集团想要毁灭一个士子,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牛僧孺和李宗闵对这一点的认识就很清醒,他们也想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但都能克制住自己,不去得罪宦官。但皇甫湜没看清这一点,直接揭了宦官们的伤疤。

果不其然,得罪了权贵的牛僧孺和李宗闵落了个原地踏步的下场,而得罪了宦官的皇甫湜却基本上断绝了在仕途继续往下走的可能。更加严重的是因为皇甫湜的关系,两位主考官和两位复审官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贬谪。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考生 官员 皇帝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