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嘴贱小姐”这二十年


来源:凤凰江苏

我真希望我不认识嘴贱小姐。如果不认识她,生活幸福指数一定会上升。就在我刚刚写下这一行字的当儿,手机发来提示,嘴贱小姐刚刚评论了我发布的聚会照片。她言简意赅地表达着自己的看法:“傻,一个比一个傻”。

《我的朋友是怪咖,不许笑》 怪物不二 中国文联出版社

我真希望我不认识嘴贱小姐。如果不认识她,生活幸福指数一定会上升。就在我刚刚写下这一行字的当儿,手机发来提示,嘴贱小姐刚刚评论了我发布的聚会照片。她言简意赅地表达着自己的看法:“傻,一个比一个傻”。

她不是开玩笑。这些话她当面也能够说得出口,与她脸上那一本正经又充满嘲讽的神情搭配食用,真是难以形容的独特滋味。我跟她认识三年,三年来对这种滋味仍旧毫无抵抗能力。

嘴贱小姐今年二十岁,身材高挑,梦想成为演员或模特。用她的话说是“就我这资质,随便一个镜头就能立刻火起来,秒杀当今所有大小花旦”。只可惜眼下那个镜头就是“随便”不来,她还没能走上演艺道路,目前窝在自家的服装店里打工,倒是在做买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三年前我跟几个同学壮志踌躇地打算拍摄一部微电影,在确定角色时,经人介绍,嘴贱小姐进入了我的视线。老实说我对她的第一印象谈不上“漂亮”或“可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高”。我穿着高跟鞋还要仰视她,后来发现她也穿了高跟鞋。

由于准备不周,我们的微电影计划泡汤,剧组火速解散。作为编剧的我与作为导演的那位同学私交很好,他痛心疾首地告诉我,我们这个只存在了一星期不到的剧组遭到了无情的谩骂,并截图给我看。发布者正是嘴贱小姐,在社交网络的平台上,她贴上一张我们剧组成员的照片,显然应该是在与她会面时偷拍下来的,并配以快意恩仇的文字:这个野鸡剧组,骗我去试镜,个个长得一副屌丝样,看着都叫人恶心。现在突然说不用我了,我还看不上你们的脑残剧本呢,真心呵呵。

需要说明的是,那张照片里,我们的“导演”侧身坐着,嘴里咬着根吸管,面容扭曲,而我则不明原因地咧着嘴傻笑着,旁边站着的另外几位成员都凑在我们附近,屁股撅得老高。乍一看非常符合“脑残”两个字。我笑了。“导演”对我的反应很不满意,他指出,我作为剧组的“灵魂”编剧,必须捍卫剧组的尊严,毕竟以后我们还有拍摄微电影的计划,现在弄得声名狼藉怎么是好?我想他说得有理,再加上嘴贱小姐是我的朋友介绍来的,我有必要跟她沟通一下。就这样,我主动联系了嘴贱小姐。

我解释了停拍的原因—我们太Low,水平不够,我表达了不用她的歉意—你很美丽,再接再厉。最后我委婉地表达了意愿,希望她能消除误会,删除那张把我们几个人拍摄得都很痴呆的照片。嘴贱小姐真是个爽快人,她接受我说的这些,也答应了我的要求。我静静地等待着她礼貌地表达歉意—“不好意思,有些话我说得太重了”,“对不起,不该那样讽刺你们”诸如此类的,但是并没有。嘴贱小姐始终理直气壮,她甚至再次表示,“不过也不怨我说你们,你们真是挺不上档次的”。那时候我想,幸好我跟她不熟,不然成天听她说话还不被气死?

可悲的是,嘴贱小姐并没有断绝跟我的来往。我们的朋友圈子有交集,我也问起过她这个人。大家伙都说,她这个人除了说话难听之外,没什么别的缺点。我承认,她的确是心直口快,个性很强,但是心地善良,也很讲朋友义气。聚会上,有人说过她嘴太贱,她一本正经地说,“我这是毒舌,毒舌好吗?有我这样一针见血的朋友,你们应该偷着乐才对!”她这句话引起了一片笑声,我也跟着笑了,可那笑里有着微微的苦涩。

渐渐的,嘴贱小姐与我越来越熟络了,她也就越发频繁地对我的生活及我的朋友品头论足。如果她见到我穿了件新衣服,总是要连连摇头,“啧啧啧,你也就这个眼光了。”如果她见到我发了朋友的照片,总是要立刻评论,“能求求你们化化妆再拍照吗?简直不能看。”有一次她买到了本杂志,发现里面有我写的文章,立刻无奈地摇着头说,“早知道现在的杂志都是你这种人写出来的我可不要看,简直丢我的脸。”她嘲笑我看动漫的行为是“低智商”,认为我分享读书心得的行为是“硬装文化人”,并且很直白地表示我身边的好朋友都跟我“一样丑”。老实说我当时有一瞬间的犹豫,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连她自己一起骂了。可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应该并不把我当成好朋友,好朋友之间可以相互开玩笑,并不会这样一直泼冷水,甚至如此直接的侮辱。

我没有跟嘴贱小姐争吵过,对于她的评论,我一般不做回应。她当面说出难听的话来,我也只是客气地笑笑。我希望我所表现出的“客气”与“疏离”能够抑制她的行为,但可能是我在异想天开。不过说白了,应该是我根本不在乎她的看法,懒得跟她理论而已。但并非人人都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当嘴贱小姐遇上暴脾气,那么属于她的审判时刻就会来临了。

忘了是谁说过,我们做过的每一件事,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在为了日后的清算做准备。负责清算嘴贱小姐的,恰恰是跟她认识了整二十年的发小黑妹。她们两家是老邻居,两人的妈妈是朋友,两人的爸爸也是朋友,两人的生日只差两个月。她们从小一起长大,长到十五岁,黑妹随家人出国,但与嘴贱小姐联系未断。嘴贱小姐跟我们提起过她的发小在国外,言语间似乎很想念她。而就在今年,黑妹回国探亲,跟嘴贱小姐也就重聚了。

嘴贱小姐约了我们几个朋友,说一起吃饭给黑妹接风,我们欣然前往,很想看看被她精神摧残了二十年的姑娘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饭店里,黑妹姗姗来迟,她个头不高,模样很机灵,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热情又周到地跟我们寒暄。嘴贱小姐不负众望,很快打响了嘴贱的第一枪,她一本正经地对黑妹说,“哎我看了你跟外国朋友的合影,你怎么能好意思跟人家合影呢?你说你各方面条件都比人家差那么多,人家个个都比你好看,你就不感到难过吗?我都感觉你给中国人丢脸。”

我们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悄悄地看黑妹的表情。我以为黑妹早已习惯了嘴贱小姐的习性,肯定会不放在心上。可是黑妹也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微笑了一下。场面瞬间尴尬了起来。

我连忙打圆场,说东方美西方美各有千秋。不料嘴贱小姐竟笑出声来,指着我对黑妹说,“这是我认识的脑残作家,她可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美,你看她自己那副样子就知道了。”

周围的朋友见她殃及到我,纷纷出面说话。嘴贱小姐可一点都不怯场,她那张嘴以一当十,很快就把在座的各位数落了个遍。一个饭局,还没吃上东西前大家伙的脸色就黑成这样的实属少见。只有嘴贱小姐自己洋洋得意,再次将目标锁定到黑妹身上。她说黑妹小时候一直留短发,是个假小子,看起来简直雌雄难辨。说黑妹出国前去拍了一套艺术照,照片上戴了假发,她看到的第一眼十分震惊,“我当时感觉我要瞎了,简直就跟人妖没有分别嘛!”说完后她放声大笑起来,笑了笑又一本正经地说啊不对,不是人妖,比人妖还要丑上十几倍。

我们谁都没有笑,大家都尴尬地沉默着。所幸的是,这时候开始上菜了。黑妹喝了口水,在我们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开了口。真是来者不善,她对嘴贱小姐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算我求你,你要点儿脸行吗?”

这一句话显然激怒了嘴贱小姐,她的脸色骤变,瞪起眼睛就说黑妹,你没事吧?你发什么疯?出国几年就看不起老朋友了是吗?

黑妹平静地说我可不敢看不起你,这么多年来一直看不起我的人应该是你吧?从小你就喜欢嘲笑我,四处说我长得又黑又矮,说跟我站在一起都觉得自己丢脸。我倒是觉得挺奇怪,既然丢脸,你为什么还总是拉着我一起玩儿呢?

嘴贱小姐盛气凌人地加重了语气,因为我可怜你啊!要不是我,谁愿意跟你这个丑小鸭呆在一起?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嘴贱小姐 二十 怪咖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