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赫鲁晓夫,让毛泽东放弃了苏联的发展道路


来源:凤凰江苏

这时,毛收到了赫鲁晓夫的访苏邀请,赫氏邀请他出席十月革命40周年庆典及接着要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劳动毛的大驾,使他光临这次庆典和大会对赫鲁晓夫来说极为重要,毕竟,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会议的目的就是展现社会主义阵营在“伟大的十月革命”理想鼓舞下的“紧密团结”。

《毛泽东传》 (俄)亚历山大·潘佐夫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这时,毛收到了赫鲁晓夫的访苏邀请,赫氏邀请他出席十月革命40周年庆典及接着要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劳动毛的大驾,使他光临这次庆典和大会对赫鲁晓夫来说极为重要,毕竟,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会议的目的就是展现社会主义阵营在“伟大的十月革命”理想鼓舞下的“紧密团结”。

考虑再三之后,毛决定再次访苏。他身边的一位人士写道:“中国的‘反右运动’已全面展开,而他也精力充沛,心情舒畅,因此他乐于去莫斯科。”赫鲁晓夫对此感到非常满意,派出了两架图104飞机供毛和他的代表团使用。

11月2日早上8点,毛及其随同人员,其中包括宋庆龄女士、邓小平和彭德怀,飞赴莫斯科。

出发前,毛问自己的翻译李越然:“‘纸老虎’用俄语怎么说?”李越然回答说:“就是Бумажный тигр。”

毛用他那带着浓重的湖南口音的俄语重复了这个词,接着大笑起来。他已经为参加共产党领导人会议做好了准备。

精神矍铄、喜气洋洋、满面红光的赫鲁晓夫在弗努科沃机场友好而隆重地接待了中国客人。陪同他的还有伏罗希洛夫、布尔加宁和米高扬,以及一群级别稍低的领导人。他们都显得非常亲热。几个月前,也就是6月,赫鲁晓夫刚刚粉碎了莫洛托夫“反党集团”,因此需要毛再一次支持他。他已得到消息说,这位中国领导人对他的“独断专行”感到不满,但是他尽力不让自己多想这件事。就在中国代表团到来之前,刚刚在1957年9—10月份访问过中国的苏共中央主席团成员阿韦尔基•鲍里索维奇•阿里斯托夫告诉他说,毛在同他进行会谈的时候不断地强调“中国与苏联的团结”,毛的这个表态令赫鲁晓夫觉得自己能够淡化这件事。的确,这位中共领导人在那次会谈中对六月事件表示了疑惑,但也只是一笔带过。毛对阿里斯托夫说:“我们总是支持你们的,但有的时候,在某些问题上,不应匆忙做出决定。比如说,我们非常喜欢莫洛托夫,因此苏共中央六月全会关于莫洛托夫同志的决议在我们中间引起了一些混乱。”在那次会谈中他没有再提到这个话题。但是,像往常一样,他把话题转到了斯大林问题上。他对这位莫斯科来客说道:“今天您在我们的广场上想必已经看到了斯大林的巨幅画像,您是否会想,我们对斯大林没有怨言?不,我们受了他很多气,有不少怨言。中国革命的许多困难都是因为斯大林……但是,在中国,在一些重大的节日里,仍然挂斯大林的像。这样做不是为了领导人,而是为了群众。”毛补充说:“在我家里,斯大林的像一张也没有。”

中共领导人在斯大林问题上的独特立场当然使赫鲁晓夫感到不安。可是,他仍然相信他能够在同毛泽东私下会谈的时候说服毛,因此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高兴。

但是,到苏联后,主席对赫鲁晓夫的态度并不友好。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地位,时间对他是有利的。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建设,工业在不断发展,共产党的专政在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里也是压倒一切的。相形之下,曾经非常强大的莫斯科看来正不断丧失其在共产主义世界的威望:波兰和匈牙利事件就是鲜明的例子。不错,赫鲁晓夫有核武器,1957年10月的时候又有了一颗人造卫星,但毛仍然想向所有的“共产党员同志们”展示一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心正在向何方转移。

赫鲁晓夫千方百计地讨好毛,他安排毛及随行的所有中国人住在克里姆林宫,其他国家的共产党代表团则大都被安排在莫斯科近郊的别墅里。他每天早上都去拜访中国人,给他们赠送了许多礼物,为他们举办各种各样的文艺活动,同他们进行一些“亲密而友好的”会谈。他欣喜若狂,对自己扮演的热情好客的主人角色非常满意。

但毛“显得非常克制,甚至是有些冷淡”。当然,他是很高兴的,这次他受到了沙皇一样的待遇:赫鲁晓夫与斯大林的态度的反差是非常明显的。“前倨而后恭。看,他们对我们的态度有多大的变化呀。”毛冷笑着对他的下属们说。

但赫鲁晓夫感觉做得还不够。他对毛服务得越周到,毛就越高傲。他甚至毫不掩饰地对那些时不时地围着他忙来忙去的苏联领导人表现出鄙视。有一次,他同赫鲁晓夫一起在莫斯科大剧院观看《天鹅湖》,在第二场结束后他突然站起来,离开了包厢:“演的什么呀?”他冲着疑惑不解的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嚷道:“为什么他们总是踮着脚尖蹦蹦跳跳?我实在受不了。难道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跳舞吗?”

在第一次访问莫斯科的时候,即使在斯大林不在场的情况下他也不曾这样放肆。正如他当时的翻译师哲所回忆的,毛泽东在基洛夫歌舞剧院看完了芭蕾舞剧《巴亚捷尔卡》,表演结束后他还向女主角赠送了一束鲜花。

毛有时候的表现简直是粗鲁的。根据李越然的回忆,在一次宴会上,毛粗暴地打断了赫鲁晓夫的讲话。当时赫鲁晓夫班门弄斧,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在战争期间所起的巨大作用。“赫鲁晓夫同志,”毛用餐巾擦了一下嘴巴,随即把餐巾扔在一边,“我已经吃饱了,而您的西南战线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吗?”

但最令赫鲁晓夫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在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的会场上发生的,确切地说,是在同时举行的共产党国家领导人会议上发生的。前面说过,毛问过翻译“纸老虎”用俄语怎么说,这一问并不是无缘无故的。他在会上谈的正是这个话题,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如果只这样说倒也罢了,可是他意犹未尽,又说了下面这席话: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27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点,可能损失一半。不是我们要打,是他们要打,一打就要摔原子弹、氢弹。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27亿,一定还要多。显然,他是在进一步发挥他曾经向尼赫鲁、芬兰大使孙士敦以及尤金阐释过的观点。只不过,以前的几次表述还有点欲言又止,而这一次他给出了更具体的数字。这种漫不经心地谈论数亿人生命的口吻使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震惊。大厅里一片死寂。没有人觉得自在。

后来,在一次宴会上,他再次谈到了核战争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好处。赫鲁晓夫一头雾水。意大利共产党领导人帕尔米罗•陶里亚蒂问道:“毛泽东同志!一场核战争后会剩下多少意大利人?”毛平静地回答道:“剩不了几个。为什么您认为意大利人对全人类来说是重要的呢?”赫鲁晓夫的讲稿撰写人奥列格•亚历山德罗维奇•格里涅夫斯基当时就在大厅里,他记得毛在说这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笑一下(格里涅夫斯基不懂汉语,在汉学家瓦西里•雅科夫列维奇•西季赫缅诺夫把汉语翻译成俄语之后,他再为在座的英语听众把俄语翻译成英语)。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赫鲁晓夫 苏联 毛泽东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