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每个年轻人都要有一场属于自己的远方生活


来源:凤凰江苏

我是一个自由写作者,在北疆创作小说。最近,我想用稿费资助一些贫困儿童,但我有一个条件,在这些孩子成年后,每个人都必须种一棵树。

世界上只有男人和女人,爱却有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当然会有人爱错。

他沉默了,我在心里默念最好不要给我举出双性人的例子来辩驳,因为我一定会再给出另一种恋情,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爱永远会比人多一种。

爱情是什么呢?这次是苏纯问。

爱情,性之前戏。我若有所思地啃着手指说。

她沉默了,我的小说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画面,性是生命的内核与起源。

不过我自己还是个处子,这真是我创作生涯截至目前为止最大的绊脚石,我也羞于启齿,因为我害怕朋友们知道这件事后会认为我热衷研究性是因为压抑。

那样的话,就该我沉默了。

不过这也都是迟早的事情。在这里的创作之余,我也会做一些其他的事,比如绘画,我从小学画,于是经常带着稿本选一处漂亮的森林,在繁复枝杈间往岩石或巨大的树根上一坐,伴着鸟鸣风声开始勾勒,动情时写一首诗。也喜欢水彩,喀纳斯迷人之处之一就是绚烂色彩,因此非常适合水彩画的创作,画完后将它们一幅幅挂在住处的各个房间。

还有摄影,托克逊就是专业摄影师,有时跟着他一起上山下山,扛着各种笨重的摄影器材,一路上说个不停。

我也喜爱设计,我喜欢设计公益海报,包括我自己的小说封面装帧。我设计过一幅环保题材的海报,荒芜的旷野上全是砍断的树桩,画面中心摆有一口棺材,寓意世界上的最后一棵树是口棺木。我将它送给了托克逊。

他很喜欢,还说要带到纽约去。

而我很喜欢自己设计的一套西装,分外套与内装,它们要组合穿,外套是浅灰蓝色,上面有晕染的非常浅的白云纹样,寓意为天空。而内装则是纯黑色,上面有象征性的五角星logo,有大有小,金黄色或浅黄,与黑底色分明,寓意为夜空,因此是套装。

这套西装必须要修身,外套与内装的设计也可以反过来,夜空之内是清澈天空。

我将它制作出来,穿在了身上。

总之在这里的生活也都是创作,虽然看上去似乎十分自由快活,但同时也是忙碌充实的。我的房间里堆满了大量书籍与稿纸,报纸也满天飞,笔记本电脑整日开着。有朋友要来旅行,仍忍不住叫他帮带地理杂志,看到那一捆捆的报纸杂志,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它们,所以我非常感激电子书的到来。

从小到大,我的阅读习惯似乎一直没有什么改变,依然钟爱科普读物与探险故事。我对这世界充满好奇,宇宙之大,需要学习与探索的事物无穷无尽,学习,不断地学习,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伟大与最真实的信仰。

而且我还有一帮和我气味相投的朋友。

托克逊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位朋友,他有时会出现在我的小说中。那是在2009年,我第一次进入新疆,来到这里,虽然曾写过关于水怪的小说,但那时我从未去过新疆,那只是一个十九岁小孩的幻想,一个奇异的探险与爱情的故事。

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我一直对这片大地充满好感。爷爷年轻时曾在这里从事地质工作,因属于核工业部,工作性质非常保密,因此他在坐上火车的那一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将被调往哪里。

但在这里的生活一定是新奇的,以至于后来他经常提起那段工作与生活经历,耳濡目染的我,也开始向往大漠胡天的波澜壮阔,那时我想,我一定要去到这里。

后来在北京求学的时候,有一天无意在网络上看到一张喀纳斯的风景图片,那一瞬间,好多神异与冒险的故事在脑海中涌现,我想,这就是我的湖光山色。

水怪,是的,我喜欢水怪,我要找到它。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远方 北疆 生活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