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胡适:努力人生》我就跟着他们堕落了


来源:凤凰江苏

1909年10月,中国新公学与中国公学合并。胡适作了一首《十月题新校合影时公学将解散》的诗,表达了苦闷的心情: 无奈秋风起,艰难又一年。 颠危俱有责,成败岂由天? 黯黯愁兹别,悠悠祝汝贤。 不堪回首处,沧海已桑田。

《胡适:努力人生》 漓江出版社 朱洪

1909年10月,中国新公学与中国公学合并。胡适作了一首《十月题新校合影时公学将解散》的诗,表达了苦闷的心情:

无奈秋风起,艰难又一年。

颠危俱有责,成败岂由天?

黯黯愁兹别,悠悠祝汝贤。

不堪回首处,沧海已桑田。

胡适身揣教英文的两三百元欠薪单据,与林君墨(林恕)、但懋辛(但怒刚)在四川北路海宁路南林里租了一间房子。

各地起义连续失败,大家意气消沉,常打牌消磨时光。这时期,胡适的生活全靠索、借、质,即索债、借债、质衣物。

和胡适合住的几个人,都是留日学生。他们在日本就行为放荡。渐渐地,胡适跟着他们堕落了。开始是打牌喝酒,然后是叫局吃花酒。胡适后来说:

少年人的理想主义受打击之后,反动往往是很激烈的……我在新公学解散之后,得了两三百元的欠薪,前途茫茫,毫无把握,哪敢回家去?只好寄居在上海,想寻一件可以吃饭养家的事。在那个忧愁烦闷的时候,又遇着一班浪漫的朋友,我就跟着他们堕落了。

1910年1月26日,胡适到存厚小学讲授《纳氏文法》。晚上,他和林君墨、但怒刚、唐桂梁等七人到雅叙园喝酒叫局。这是胡适第二次叫局。他在日记里说:“余素不叫局,同席诸人乃怂恿仲实,令以所叫伎曰赵春阁者转荐于余,此余叫局之第二次也。”

不到两个月,胡适什么都学会了,衣服当光了,只剩下几首《酒醒》《纪梦》之类的诗。

2月10日,春节早上,胡适叫仆人去质库赎出但怒刚的衣服,然后去一家书肆,买了《巾箱小品》《读书乐趣》《说诗乐趣》《芸窗异草》,老板是徽州同乡休宁人,只收了一元二角。

这期间,王云五介绍胡适到华童公学教国文。因是官办,校舍建筑比澄衷好。但礼仪繁琐,教师进课堂时,学生面墙站,教员呼“一”,学生皆背面站,呼“二”学生就位,呼“三”才坐下,下课也如此。胡适在己班教国文,学生系贫民子弟,年龄参差不齐,大的近三十岁,小的才十一二岁。学生无家庭教育,野蛮成性,极难驾驭。

3月2日,胡适到丽仙看《富贵图》戏。两名女演员叫世伶玉、世俐玉,年龄不到十岁,串新婚夫妇,风度绝佳。归时,胡适戏作一诗:

红炉银镯镂金床,玉手相携入洞房。

细腻风流都写尽,可怜一对小鸳鸯。

偶尔,老朋友仍喊胡适打茶围。

3月16日,下晚课后,桂梁邀胡适外出散步,与林君墨一同至花瑞英家打茶围、打牌,局终出门,已过一点钟。林君墨小饮微醉,强邀桂梁、胡适至伎者陈彩玉家。胡适虽上了一天课,仍陪伎人打牌,一直打到天明。

早上六时,胡适乘车独归,疲劳已极,强忍着改学生课卷三十册。然后,去学校上九时的课,勉强上了下来,痛苦不堪。至下午四时下课,胡适才上床睡觉,一直睡到晚上十二时才醒。醒后继续睡,至18日早上七时半起,一共睡了十五个小时。

3月22日夜,唐国华约胡适到迎春坊喝酒,君墨、桂梁叫胡适打牌,胡适大声说:“我明天要教书,不能打牌了。”他们看胡适谈话清楚,而且能在一叠“局票”上写诗词,以为未醉,就让胡适一个人先走了。

归途,胡适已不省人事。

次日晨,胡适醒时,感觉身上未盖被,只有潮湿的裘衣盖在身上,急忙起坐,才发现身卧一室,睡一厚板上。只见室门外,有蓬发垢面人往来。胡适问这是何处。对方说你昨夜宿“外国旅馆”。

见门外有铁栏、巡捕,胡适豁然大悟,一定是巡捕房了。

一会儿,一人叫胡适出来。胡适问何事被拘。对方说,醉后殴伤巡捕。这时,胡适浑身内外,湿气蒸腾,泥泞遍体。对方拿一皮鞋递给他,胡适才发现,自己的一脚没有穿鞋,足上沾满干了的泥。

到了一写字房,胡适用冷水洗面。从室中玻镜照看,头面都是泥,面目全非。洗去泥巴,胡适发现额颊有伤痕数处。这时,被胡适打伤的718号巡捕也来了,两人到会审公堂接受审讯。该巡捕讲述了昨夜情形,胡适才知事情经过。

原来,胡适乘车归时,车不知如何倒了,车夫见胡适大醉,推他下车,将其马褂、帽子拿走。胡适将一鞋脱下,手执一鞋步行。到文监师路文昌阁附近,遇到一位巡捕。他见胡适浑身泥迹,举灯照看。胡适问:“此为华界抑系租界?”答:“租界。”胡适问:“汝乃租界巡警耶?”答:“是。”胡适以手中皮鞋打其面颊。该巡捕大怒,回击胡适。胡适酒醉力大,与巡捕一起倒在地上,相持半个小时。巡捕用力吹哨子,唤来了一部空马车,两个马夫帮巡捕捉住胡适,送到巡捕房。

开堂之后,胡适被罚五元,做那个巡捕的养伤费和赔灯费。胡适给住在一起的郑铁如写信,托他带点钱来作罚款。

回到家中,胡适躺在床上,暗下了决心,不再放任自己了。这样想着,胡适反而轻松些,如从此改了坏毛病,也不白吃亏了。

华童公学是很讲社会名誉的,自己脸上作了记号,想隐瞒也隐瞒不了。不得已,胡适离开了华童公学。

同住的有一位四川徐医生用猛药给胡适除湿气,胡适泄了几天,手指上和手腕上生了四个大肿头,痛了许久。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胡适 努力人生 堕落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