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乡土铸就的中国风格


来源:凤凰江苏

书写人生命运沉浮,探求民族精神底蕴。这是周大新的创作特色。以中原农村为背景的《湖光山色》获得茅盾文学奖后,周大新这位钟情于乡村题材的作家更为大众熟知。他也曾先后获“冯牧文学奖”和“冰心摄影文学奖”。扎根于广阔的中原大地,依托于坚韧的军旅生涯。周大新用他的生花妙笔,演绎着那些生存于广博深厚的中华文化圈子中的人们各自复杂的命运。

《命运样本》

《生之景观》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这次出版了周大新的短篇小说集《命运样本》和中篇小说集《生之景观》,收录了作者最有代表性的一些中短篇作品,比较全面地展示了作者中短篇的创作风貌。作者这次为其作品集命名“命运样本”“生之景观”而非以往以单篇为名,恐怕也是有所考量的。作品中塑造了无数人的命运历程、生存景观,我们作为读者旁观这些千姿百态的命运舞者、唏嘘不已的同时,也会去思考怎样才能描绘自身精彩清亮的人生旅程吧。

周大新出身农村,多年来钟情于农村题材的创作,即便是城市题材的小说也会与农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一直在记忆的深处思考探索,一直对故乡的风土人物反复沉淀,寻觅着可以进入小说的人事。《命运样本》《生之景观》中的作品大都是以豫西南为地域背景,以豫西南农民为主角,主要书写改革开放前后中原大地上农村的变化,也写出了农民心态行为的变异和思想观念的嬗变。这些农村题材小说,既有着农村特有的质朴与醇厚,更蕴含着蜕变中的苦涩与沉重,也寄托着作者美好的期盼。

女性角色是这些小说中最亮眼的存在。她们美丽、朴实、纯真、善良,散发着泥土的清新与芬芳,也经受着或悲凉或残酷的人生。《蝴蝶镇纪事》中的豆苓因家庭出身不好,心灵受到很大创伤,却依然心存美好。不仅不欲抓住魏排长这个救命稻草改变命运,反而为了不连累他而嫁给丑陋粗俗的三豁子,在生下魏排长的孩子后自杀。作者也写到她们在时代变化中的阵痛。《返回家园》的莹莹因为受到城市的濡染而终于不为情郎所容。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是一片有着浓厚传统的文化积淀的土地。

在对生存困境的揭示中,作者批判落后害人观念的同时,更赞颂生存的坚韧精神。《武家祠堂》中老一辈蛮横要求处罚尚智的做法让人痛心疾首,《香魂女》中二嫂被童养媳陋习所害,而后来却一手操纵又害了环环。这些生长在根里的恶习终有一日会消失,然而不能缺少的是逆境中的乐观与坚守。《金色的麦田》的天夫、《哼个小曲你听听》的五爷虽经历无数天灾人祸,依然豁达地生存下来,激励后来人。

在这些作品中作者善于从人性角度对人物性格进行文化意义的展示,从文化意义层面上挖掘人物复杂的人性内容,因而它的意义就超越所属的地域的乡村的背景而达到普遍的升华。而在那些非农村题材的作品中人性的复杂也是一样的体现。《瓦解》中的老万由于老思想容不下女儿未婚生下的外孙女,终日抑郁以致做出杀人行为,虽然醒悟,却已太迟。

无论是平实却厚重的乡村题材,还是军旅都市内容,在周大新的笔下都有着深深的传统文化的烙印,还表现在他的艺术手法、语言表达等方面。在一些故事中,作者穿插运用插叙、倒叙、回忆等多种方式进行讲述。《泉涸》就是这样写了一个家族围绕一片桑叶田发生的数代纠葛,《旧世纪的疯癫》用信件、日记的形式为我们展开故事。在周大新的小说中,我们看不到刻意制造的跌宕起伏,它们大都情节简练,温和的叙述中缓缓流淌着浸润心灵的故事。

周大新用他熟练的秀丽灵动的笔触和深厚稳健的风格打造着东方文字的质朴端庄之韵。没有过于华丽的辞藻,也没有眩人耳目的花哨修辞,有的只是作者用心织就的细腻的语言之网,让人慢慢品味进而感叹文字的功力。作者细致地描绘小磨香油的制作过程、烙画的点滴技法,就仿佛他是一个作坊工人、一个烙画师。作者也不会直说他的是非判断,而在娓娓道来的叙述中,你自然看得到那一个满含同情之心的人。

乡村出身的作家用他的心灵之笔勾画乡村的美善与丑陋,为乡村和民族的未来而忧心,用他身上流淌的文化之水铸就温润的中国风格。著名文学评论家梁鸿鹰先生说:“人们不能不惊异于周大新作品叙事之庄重、语言之素朴以及情节之简练,东方文字的端庄、静谧与美丽往往从不同作品不自觉地自然流溢,而每一位认真的读者在他所描写的不同时代的作品中,总能感受到浓郁的中国风格与气派扑面而来,理由很简单——他的作品一直很好地保存了我们民族文化的精神,是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文字。 ”以是作结。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风格 乡土 周大新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