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纸上的旅行 意义的探寻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我家菜虫同学最近写了一篇抨击父母之爱的文章,列举其亲生父母诸多罪状,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在菜虫眼里,与父母相处的这10年,这对可悲的父母唯一可取之处,就是经常带他去旅行。读完菜虫吐槽的文章,我作为虫爹,在报以两声干笑而外,终也还有一丁点欣慰之情呢。

《地图(人文版)》

作者:亚历山德拉·米热林斯卡和丹尼尔·米热林斯基,一对波兰80后小夫妻。他们用一种独特、古老的书写方式,书写每个国家的国名,为每个国家量身定制。以俏皮的线条、笔触,勾勒出各个国家民族的地理特性,兼具知识性和娱乐性。

版本:贵州人民出版社

我家菜虫同学最近写了一篇抨击父母之爱的文章,列举其亲生父母诸多罪状,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在菜虫眼里,与父母相处的这10年,这对可悲的父母唯一可取之处,就是经常带他去旅行。读完菜虫吐槽的文章,我作为虫爹,在报以两声干笑而外,终也还有一丁点欣慰之情呢。

不过,这倒也正说明,旅行对于孩子的意义,无论怎么高估都不为过。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现在倒是觉得,“行万里路”,可能在某些特定的年龄段,比“读万卷书”还要重要。旅行,遇见差异,遇见不同的风土人情,对孩子来说,是一个遭遇美丽新世界的过程。发现的美妙,不断地让孩子们在满足好奇的同时,又生发新的好奇。而在这不断地发现与体验的循环中,其独立思考能力得以激发,其思维理性不断得到加强,一个孩子终于从其襁褓之中,逐渐迈开他探寻世界的步伐,这多么令人赞叹!

而在我的观念里,尤其注重的一点是,旅行所遇见的丰富的差异,对于养成这个孩子兼容并包的心胸,懂得求同存异,群己权界,善莫大焉。去年圣诞前夕菜虫曾去香港,对香港的繁体字、粤语等等,均有疑问,他不断向我与虫妈发问,直到我拙于回答颇有些恼羞成怒之境地。然而我又很欣喜,因为,关键不在于我们这些父母能否及时给他答案,而在于他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了,并独立思考了——他开始明白差异是广泛存在的。

阅读

另一种旅行

然而,问题在于,旅行并不是日常行为。那么,这个时候,阅读就成为另一重时空的旅行。我们知道,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之中,阅读和游戏建构了这个孩子对世界的认知。也就是说,认识这个世界,是孩子的本能,是孩子认知发展的必然指向。菜虫小朋友5岁的时候,就对地理感兴趣了。他曾连续问我一系列问题:车库底下是什么?我说地壳。菜虫又问,地壳下面是什么,一直问到地核下面是什么为止。对于地核下面是什么这一问题,我张口结舌,视之为天问,理屈词穷之际,乃说:地核里面,是费列罗巧克力。菜虫哈哈大笑,断言“地球是颗费列罗”,这才心满意足。

事实上,在这个年龄段,我们曾无数次围着地球仪细细观看,看蓝蓝的海水,高高的山峰,看南极洲为何有企鹅,而北极只有北极熊。而我总是好奇的一点在于,在这些瞬间,这颗小脑袋瓜里,究竟在发生着什么样的剧烈活动。我深知我无从把握那个思维深处的运动,亦同样无从把握,这些运动将会带给他一个怎样的未来。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家长需要做的事,就是尽己所能,保护这些乖孩子乃至熊孩子的天生好奇。

这种好奇,在阅读的时候,也随时可见。现在,轮到我们来阅读地图了。菜虫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他的面前是这本大开本的《地图》一书,他不断发出惊喜的感叹声,就像这个瞬间,他已经拥有了全世界。我想起我在菜虫的这个年纪,也曾梦想着乘坐热气球,环游世界。一张巨大的世界地图,就是我们纸上旅行的起点。而想象力,就是我们飞翔的翅膀。是以,我满怀欣悦,这一本书,就是整个的世界。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意义 旅行 纸上 地图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