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把庸俗的现实击的粉碎


来源:凤凰江苏

曾经以为多么荡气回肠的故事,开始原来得这样的庸俗,也许我必须承认在刚开始读这本书时,带着抵触,我不愿看见那些满目苍夷,丑态百生的故事情节,说不上烂俗,也许是我的年龄层还让我读不出三四十岁人生该有的可悲观景,或者换种说法是,生活的另一面。

《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在开头》 蒋方舟 九州出版社

曾经以为多么荡气回肠的故事,开始原来得这样的庸俗,也许我必须承认在刚开始读这本书时,带着抵触,我不愿看见那些满目苍夷,丑态百生的故事情节,说不上烂俗,也许是我的年龄层还让我读不出三四十岁人生该有的可悲观景,或者换种说法是,生活的另一面。

在故事里的别人,在别人故事里的你,你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开始一段故事,就选择了所有经过和结局,九种故事的开头,九种故事的经过,九种故事的结局,作者都在用一种微妙的关系将所有不一样的故事串在了一起,那些共同认识的人,都没有早一点儿提醒我们相遇,但是却又在某个点相遇了。没有偶遇,没有巧合,没有故意,出现的理所当然,而又显得理直气壮起来,这是让我看到最兴奋的地方。

也许我们共同认识的人,也曾经在你的生命中充当过短暂的配角;也许所有的胡编乱造都是为了那不经意显示的自然,而不显得做作;也许人生的微妙之处,就是在生活已经丑至极点时,我们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寻找着最初的人。

一些曾经在生命中非常亲密的人,如今分道扬镳。比如:乔意和姜夕、叶莺和王帅、拯民和科夫,他们都如此鲜明的存活在作者笔下,独一的关系,各为主角,即便是未婚妻、小三还是同性念的身份,读过才恍然,原来所有经过都只是结局的开头。又宛如一些拼命想要逃离的人,如今只是转了个圈罢了。比如:唐鹏和老沈、柯宏志和攀怡,用书里的话概括,‘大多数近乎爱情的关系,大概就是这么开始的’。离经叛道、逃离厌倦,直至结局,却也难述情愫。也许还有人曾经感动过你,那一定不输亲情。比如:朱晓光的爸爸,丁吉花和田福福的互助,触动泪腺的大概只有这两段,作者用离奇的手法写出了那份难言的亲情,或是残肢爱情里的扑朔迷离吧。

看前八篇故事,会很压抑,直到最后一篇收尾的故事出现,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结局早已写在了开头。作者蒋方舟独特的构思,将庸俗的现实击的粉碎,又跳出常人思维,构建不一样的故事,虽平常但也新奇。我喜欢她的文字,总能简短概括,道出精髓。

也许就像她书里说的那样:可生活没有“好”的时候,生活不好,便忙着让它好起来;等生活好了,又得让它维持着好,变得更好,人也更忙。或者在她讲田福福那段:一个赎买“爱情战胜一切”的故事的人,怎么能够以爱情的破灭作为故事的结束。她赋予他们的生命力,就像故事里的人赋予了她对生活的想象。

每个人自以为独特的生活,体验真实都何等乏味和普通,即便很庸俗。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庸俗 故事 结局 蒋方舟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