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火堆里 抢出的一本书


来源:南京日报

最初听到《匠人》这本书的名字,我以为是一本讲留住老手艺的书——这两年这类书不少,我已经有点审美疲劳。风潮是一个很快就把好奇消磨殆尽的东西,再好的东西也抵御不了这种过度阐释。

《匠人》

最初听到《匠人》这本书的名字,我以为是一本讲留住老手艺的书——这两年这类书不少,我已经有点审美疲劳。风潮是一个很快就把好奇消磨殆尽的东西,再好的东西也抵御不了这种过度阐释。

但是这本书来自一位我很信任的作者:申赋渔,看过他的《一个一个人》,特别喜欢。他下笔的感觉,是有土地气息的,更有人的气息。文学的味道倒是在不知不觉中被隐藏,他不会更多在文学企图上逗留——他掂量过,老老实实写出他生命中的那些事情,足够了。

作为一个作家,他实在是富有,他有那么长的时间真正生活在盘根错节的乡村里。所以《匠人》,重点也是“人”,而不是“匠”。这里的匠人,这些职业,不仅仅是职业,其实用四川话来说更恰当:活路。他们每一个有一个活路,活路决定了活法,所有的活法又都遵循着古老的中国人的礼法。生老病死唇齿相依的社会才会被凝结在一个小世界里。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一个人”,而是一个个独立存在最终成为整体的世界。一个人出场,他还会在后面的故事出现,都是主角都是配角,最终文字都把他们雕刻成了活生生的群像。

申赋渔用力均衡,并不会在任何一处失控,写乡情和传奇须得如此节制。但正是这种节制让命运的奇绝更加浓缩。记得其中一个场景,说是一个男人守着死去的未婚妻,她是坐着死的,他给她打着蒲扇扇苍蝇,脸上并没有太多悲伤。就是这几笔,点到,然后把其他留给读者,也留给冥冥中该尊敬的某些事物。

他笔下的乡下人的老规矩,比如谁帮谁个忙,各人心里有数,用不着现还。这就是慢慢失去了的人和人的亲近和信任啊。申赋渔打算出门去闯闯,在村口碰见乡人,问他去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说:“我出去。”这样的句子、词语,多一个字或者换一个字,都不成。当内容充盈时,所谓文字风格那是不必费劲考虑的事情。还有就是这本书的设计,太棒了。我喜欢后记里那个比喻:像是从火堆里抢出来似的。这就是这本书的真正意义。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火堆 匠人 活路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