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失序的世界里,边缘人发了疯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读过小说集《秘密金鱼》里的“故事”,你会发现它们其实很难复述。因为作者显然走在一条典型的非传统美式小说的道路上。

《秘密金鱼》大卫·米恩斯 上海人民出版社

短篇小说的一大好处是,你可以带着究竟发生了什么的疑问,往前翻,重读它。所以我想象中的读者是带着诗意去读故事,他将从情绪上感知它,并且和它发生联系。

——大卫·米恩斯

读过小说集《秘密金鱼》里的“故事”,你会发现它们其实很难复述。因为作者显然走在一条典型的非传统美式小说的道路上。出生于1962年的米恩斯,在小说的观念与手法上,跟那些著名前辈(比如弗兰克·奥康纳、雷蒙德·卡佛,甚至舍伍德·安德森、海明威、塞林格等)差异鲜明——他着力构建的,既非故事的好看,也非人物的鲜活,既非极简主义式的,也非冰山式的,更不是揭示世态炎凉、人情变迁的小镇生活史式的……他试图构建的是在意识暗流涌动、人与事件完全碎片化的种种不确定性中黏合、重叠、交错、缠绕的叙事空间,他要传达的是那个在精神上动荡失序的社会里各种临界状态下的人的命运,他要展现的是在非常事件中呈现复杂、暧昧的叙事肌理与光谱。

叙事

变幻莫测的复调效果

他的叙述方式的独特之处,是他喜欢采取多重叙事视角,就像电影拍摄中的多个机位那样,在不同的现场不时转换着角度交错运行。但这个过程又不仅仅是依靠设置多个叙事角色来完成的,参与其中的,还包括一些潜在的叙事者——有的像幽灵或影子似跟随着观察着小说里的人物行为、思想、潜意识,有的又像可能存在的直接目击者,或是间接的转述者,有的也像作者本人(但他采取的似乎又并非全知视角的,并不比其他叙事角色知道得更多)。如果说多重叙事角度造就了小说段落结构的错落有致、榫卯密合,那么潜在的多种叙事者的存在与不时渗入,则使得每个段落都在句子层面获得了丰富的层次感。尽管这种叙事结构的相对复杂对于阅读者的专注度与敏感度都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但从实际效果上来看,又确实是令人叹为观止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世界 失序 小说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