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得永得”——《小伤疤》


来源:凤凰江苏

刚接触《小伤疤》时,让我想起了一首伤心的乐府诗——《妇病行》,或者说,《小伤疤》就是《妇病行》的后续故事。

《小伤疤》 作者:[法]夏洛特·蒙德利克 漓江出版社

 

刚接触《小伤疤》时,让我想起了一首伤心的乐府诗——《妇病行》,或者说,《小伤疤》就是《妇病行》的后续故事。

《妇病行》中,妇人连年累月地病着,自知行将就木,无法再相夫教子,于是将丈夫喊到床前,听她最后的遗言。话还没出口,眼泪不知怎么这样多。“属累君两三孤子,莫我儿饥且寒,有过慎莫笪笞,行当折摇,思复念之!”

非常抱歉,留下这两三个孩子牵累你,希望你不要让我的孩儿饥寒,有了过错,也请谨慎地对待,不要轻易打骂,我就快要死了,请你时时记得我这番话啊。

妇人带着遗憾去世了,没有了女人的家庭,窘境随之而来——嗷嗷待哺的孩子没有了吃食不住啼哭,男人想将他抱起,可连见衣服都找不到,只得舍下孤儿,到市集买衣食。他的心里何尝不是肝肠寸断,但却要强忍着悲伤,照顾她留下的他们的孩子。刚走到集市,遇到了熟人,熟人稍一问及家中情况,他所有筑好的防线瞬间坍塌,竟“泣坐不能起”、泪不可止:“我欲不伤悲不能已。”

回到家中,孩子正在“啼索其母抱”,可是,母亲早已走了,生死面前,谁能与老天对抗呢?眼看着嗷嗷待哺和牙牙学语的孩子们,他心中悲痛不已,不知还能坚持到何时,最后只好“弃置勿复道”,什么也不说了。

《小伤疤》与《妇病行》异曲同工,妈妈去世了,爸爸不知所措。《妇病行》将如何结尾,且先来看看《小伤疤》。

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有各种各样的小伤疤,最伤痛的莫过于至亲的离去。《小伤疤》中的小男孩为了留住妈妈的味道,捂住耳朵、闭上嘴巴,关上家里所有的窗户;为了藏住妈妈的声音,跑到精疲力尽,还弄伤自己的膝盖……因为,只有如此,妈妈关爱和疼惜的声音才能再次响起。他固执并赌气地认为,妈妈其实舍不得走,只要他痛了,妈妈总会拼尽全力回到他身边,宽慰他、给他温暖。

面对这些,爸爸没有办法,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而小男孩也恰好不想听到任何人说话,这样会盖住他幻想中的妈妈的声音。于是,这个家庭变得沉寂和悲伤,没有一缕阳光。

直到有一天,外婆来了。她是妈妈的妈妈,虽然,她也十分悲伤,她坐着“一动不动”,又“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或者是在找什么人。但最后,外婆毕竟是妈妈的妈妈,她懂得妈妈的牵挂,并知道如何让一切恢复原样——她推开了窗户,让清新的空气重新流淌进来;她教爸爸怎么做小男孩习以为常的吃食;她张开双臂拥抱了小男孩,握着他的小手贴在胸前,并告诉他:“妈妈就在这里,在你的心窝里,永远不会离开你。”

是啊,生命中充满了聚散离合,只要我们将那个人记在心里,又有什么力量可以夺走呢?茶道里说“一得永得”,得到了一次便是得到了永久,并没有后来的失去。她是妈妈,她一直就在那里。

故事的最后,小男孩膝盖上结痂的伤口长好了,他不再故技重施将伤口撕破,留住妈妈的方式有很多种,这是妈妈最不愿看到的一种。他终于坦然地接受了事故,并开启了新的航程,这一次他没有哭。原来不知不觉中,伤口已经好了。

如法国《电视全览周刊》所评:这原是一个非常非常悲伤的故事,但作者却以恰当、聪慧又诗意的手法来描写这美丽的故事。悲伤的记忆渐渐逝去,拥有与失去的痛,会慢慢减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小伤疤 妈妈 绘本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