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一夜,成都未眠


来源:凤凰江苏

那一刻夕阳正在西下,余光撒落在无边无际的若尔盖草原和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他们面对着海一样的花湖和湖一样的花海,一匹褐色而高大的马从安面前走过,驮着一个扎着黑色围巾只露二只眼睛的藏族姑凉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姑凉束腰、扎腿,飒爽神秘地缓缓西行。

第二日一早安便起了身,因为飞机是下午4点从黄龙到成都的,安的行李还在九寨沟,所以当店主邀请安搭他进货的车子到那木寺并反复说不要钱时,安着实犹豫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不能去,怕误了飞机。当进县城的车子到达时,安满怀遗憾和谢意悄悄地上了车,甚至没敢去和店主告别。

到了成都已是夜晚,安住进了梦之旅青年旅馆。

夏日的旅馆甚是热闹,通宵达旦都有人进进出出,有去西藏从这里中转的,有从西藏刚下来的,还有去四姑娘山、青城山,香格里拉和亚丁稻城的。

旅馆的留言墙上布满了搭伙或者拼车去哪里的notice。

在旅馆的门口边上有一露天酒吧,安稍事安顿后选了个高脚凳,要了小瓶百威。

酒吧里有人弹着吉他,有人在唱歌,还有人围坐在一起边喝酒边聊天。

安的到来似乎引起了坐在拐角处的一个女孩的注视,那个女孩儿已喝了一些,脸在灯光下微微泛着红晕,她手中的酒瓶高高的举向安,安也回敬地举起了酒瓶喝了一口。

早年,安也曾在黄山开过一青年旅馆,知道陌生的驴友在青年旅馆都是很随性的,而安骨子也喜欢这种感觉。

她的朋友们显然注意到了她的举动,其中一个向安招手,示意安跟他们拼桌,安端着酒瓶欣然前往。

坐定后得知,他们并不是住店的旅客,也不是驴友,而是成都本地人,来酒吧纯粹是捧一个叫Joe的酒吧DJ的场子。Joe那会儿正在一帮女孩儿面前兴致勃勃地演示他的击鼓技艺,引来女孩儿们的一阵阵惊呼,我看到了Joe一脸志得意满的神情。

那帮女孩散去后,Joe便坐了过来,一身嘻哈扮相,一个很帅气阳光的西藏男孩儿,早年跟杨丽萍去过香港演出,还在日本呆了有几年,回国后在九寨沟开了一青旅客栈,被人骗了,来到成都,承包了这个青旅的露天酒吧。

喝着喝着就高了,安与Joe聊得兴起,无所不至,以至于Joe的朋友们何时离开的,安都没有察觉。

整个酒吧就剩下安和Joe两个人,酒在继续。

这时音乐响起一个浑厚的男低音: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时,这让我感到绝望……

安溘然泪下,问道:这是谁唱的?Joe说:宋冬野。

然后两人都默不作声地沉浸在宋冬野低沉浑厚的木质嗓音之中。

宋冬野边弹边唱,娓娓吟来,波澜不兴,可是安的内心却如决堤之水。

纵然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其实内心柔软,纯真如初。

安听完整首歌,不能自持,把整瓶啤酒一饮而尽,眼泪顺着面颊流淌到嘴边和着沾落在胡子上的啤酒沫滚滚而下。

那一夜,成都未眠。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成都 野马 爱情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