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民国才女散文系列:用散文的触角垂钓美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提到林徽因,人们往往想起曾为她写诗的徐志摩、她的丈夫梁思成和为她终身不娶的学者金岳霖;提起石评梅,人们常常会想到陶然亭和她那段传奇般的生死之恋;谈到庐隐,人们经常会为摧毁她理智又带给她失望的婚姻扼腕叹

民国才女散文系列图书

提到林徽因,人们往往想起曾为她写诗的徐志摩、她的丈夫梁思成和为她终身不娶的学者金岳霖;提起石评梅,人们常常会想到陶然亭和她那段传奇般的生死之恋;谈到庐隐,人们经常会为摧毁她理智又带给她失望的婚姻扼腕叹息;说起萧红,人们会想到积极推荐她作品的鲁迅。这些因素常常让我们忽略她们作为作家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近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将这四位民国才女的散文名篇分别集结成册,出版了一套民国才女散文系列丛书,让我们重新审视她们,体味她们的缱绻情思。

在众多的影视作品中,林徽因给人们的印象都是一个清丽脱俗的美貌女子。除了那首著名的诗歌《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之外,对于她的文学作品,很多人都十分陌生。《究竟怎么一回事:林徽因散文》中编者原汁原味地将她的散文作品呈现出来,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林徽因的那篇《蛛丝与梅花》。在这篇文章中,她描写了两根蛛丝经过门框牵到一枝梅花上的小景致。文中她这样描写梅花,“一串串丹红的结蕊缀在秀劲的傲骨上,最可爱,最可赏,等半绽将开地错落在老枝上时,你便会心跳!梅花最怕开,开了便没话说。索性残了,沁香拂散如夜里炉火都能成了一种温存的凄清”。她散文中的文字与诗歌的文字一样清丽婉转,让人从中感受到一种诗意的美。

被誉为“20世纪30年代文学洛神”的萧红,对她的印象,大多数人也停留在她的小说作品里----《生死场》里卑贱的金枝、《呼兰河传》里愚昧与善良的人民。她残酷的笔触,对女性地位深刻的描画,处处显现出北方女性的豪迈。萧红的散文作品与她的小说一样,站在时代的先进位置上,真实地记录下劳苦大众、民族的苦难。萧红的小说和散文的界限十分模糊,散文也呈现出小说化的特点,文字一如小说的那样俊朗率真。《欧罗巴旅馆》、《回忆鲁迅先生》等散文作品无不强烈地折射出她的个性风格,她的笔调是冷静而沉稳的,没有普通作家的夸张和无病呻吟的造作,无喜无悲的文字中流动着隐隐的哀叹、淡淡的忧愁和徐徐的温柔。

庐隐在她的散文《灵魂的伤痕》中说:“我没有看见台湾人的血,但是我却看见和血一般的杜鹃花了;我没有听见台湾人的悲啼,我却听见天边的孤雁嘹栗的哀鸣了!呵!人心是肉做的。谁禁得起铁锤打,热炎焚呢?我听见我心血的奔腾了,我感到我鼻管的酸辣了!我也觉得热泪是缘两颊流下来了!”这其中流露出的爱国之心和忧国之情让人动容。庐隐的散文中,除了对国家和民族的关注,还有对男权社会的反抗和女性弱点的洞察,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不像许多女性主义者有意无意地以男性为敌,而是主张共同营造“美丽”。她明确提出了两性和谐共存的理念,这对于建构平等的两性关系,有着积极的意义。

与庐隐私交甚笃的石评梅,在“五四”精神的感召下,以她极高的创作热情、深厚的文学修养,写下了诸多小说、诗歌、散文作品,这其中尤以散文最为引人瞩目。她的散文总是在忏悔和悲怨中行文,仿佛在诉说着一段凄凉的人生。对于爱情,她也不像好友庐隐那样热烈奔放,而被自己忧郁矛盾的性格左右。矛盾的特质都表现在她的散文作品中,她在《给庐隐》中表明自己要走出困境的决心,但又在《漱玉》一文中多次提及死亡。她矛盾又痛苦的心情给她的文字镀上了一层独有的个性色彩,让她伤感的美被演绎成为一首命运的回响曲。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散文 民国才女 林徽因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