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推荐】谢青桐《江湖有酒 庙堂有梦》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综合

作者:谢青桐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定价:36元 推荐语: 展现古代士人的性情、理想与命运,回望23个人生轨迹,追索5000年人文精神。从文人士子的角度,勾画文化的脉动;以个体生命的演进,

作者:谢青桐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定价:36元

推荐语:

展现古代士人的性情、理想与命运,回望23个人生轨迹,追索5000年人文精神。从文人士子的角度,勾画文化的脉动;以个体生命的演进,还原历史的真况。

内容简介:

《江湖有酒,庙堂有梦——华夏故国知识人的性情与理想》,集通俗叙事和学术厚度为一体,以独特的文史视角,从哲学、历史和人性的层面,再现23位中国古代文人士子跌宕起伏的生命轨迹和丰富饱满的生命内涵。涤荡种种“光环”或“阴影”,恢复其历史与人性的真相。全书客观、真实、宽容的评述,不同于一般的人物评传,而是全景式地抒写了中国古代士人群体在入世与出世之间取舍、徘徊和挣扎的曲折命运,呈现出在儒道释互补的中国文化精神体系中,这些文艺大师们在心性信仰、人生意境、文艺创作中闪耀出的奇丽火花,同时更呈现出他们在遭遇现实困境挤压和面临历史情境冲突时“化苦难为神奇”的夺目光芒。

作者尝试着从中国历代名士的角度来勾画历史与文化的脉动,以这些与中国历史和文化相关联的个体生命的演进,还原历史与文化发展的真况。所有篇章融文史哲于一炉,同时也注入了作者作为一个生活在当今时代的文化人的见解和价值观,是当代知识分子实现历史“穿越”,和古代文化大师进行“神交”的一本优美精细而大气磅礴的人文读物。

章节试读:

任自然

嵇康:推上断头台

大约是刘备白帝城托孤的前一年,在魏国的谯郡铚县(今安徽宿县),一个嵇姓外来户生了个男孩。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孩子日后居然在历史的心窝狠狠捣了一拳,并且让人久久难忘。他的名字,叫作嵇康。

20多年后,大幕拉开,聚光灯唰地照亮,嵇康亮相了。只听台下一片尖叫,无数女生顿时昏倒——嵇康真是太帅了。据说见到嵇康的人,都称赞他如同松下吹过的清风,高昂而从容。“竹林七贤”中的另一位朋友山涛,评论嵇康时说他如同独立的孤松,连喝醉了要栽倒在地的样子都像即将崩倒的玉山一样,帅得一塌糊涂。很多年以后,有人在王戎面前夸赞嵇康的儿子长得帅,王戎却只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一句:“你还没见到他爹呢。”此后,历代史书或笔记小说描述嵇康的风姿仪表都是不惜笔墨,型男嵇康的“龙章凤姿,天质自然”完全达到了庄子“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的绝对标准。

由于父亲早逝,母亲和兄长对他溺爱娇宠,嵇康从小天资聪颖过人,由着性情读了许多道家书籍,对儒家经学几乎不感兴趣。这般过度自由宽松的教育经历,让嵇康的气质里从小就渗透了一股天成的“自然”,而长大以后,那一派“半入仙风”的神韵,就更加让人望而不及,仿佛一个“画中人”,原本就不属于这世间。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自由自在的成长环境给了嵇康发展的自由,也养成了他骄傲、任性、单纯的人格,单亲家庭的艰难也让他变得激愤而脆弱。

此时,嵇康已经是诗词歌赋无一不通了,他一袭长袍,满腹文章,再背上一把古琴,长风中,往那山头一站,清风明月的神采,竟被惊为天人。

在今天河南焦作市区的东面,有一个县叫修武,又称山阳。20岁离家的嵇康很快就被这里秀美的景色和人文气质所打动,决定长住下来。于是,嵇康隐居在山阳的竹林之中,开了一间打铁的铺子,一边为乡邻打制和修理农具,换取生活必需品,一边埋头做学问,撰写文章,或者出门访友,广结人缘,与众多志同道合者谈书论道。

24岁这年,嵇康带着他的成名作《养生论》来到京城,整个洛阳城竟“惊艳”一般为之倾倒。人们开始兴奋地传说:“真正的名士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去看看那位写下《养生论》的嵇叔夜,你就知道啦。”成名来得如此之快,几个月间,他就成为那个时代的“超男”。甚至皇室也对他青眼有加,曹操的儿子沛穆王曹林,竟不顾嵇康的平民身份,欣然把女儿长乐亭公主嫁给他,他成了曹氏的女婿。这一切如此出乎嵇康的意料。但与此同时,嵇康也就卷入了魏晋的政治旋涡,做了魏政权的中散大夫。这是他人生悲剧的开端。

嵇康的《养生论》传到黄河以北的怀县,向秀看了后禁不住拍案叫绝,但又觉得嵇康的“帖子”有失偏激,特别是受政治影响较大。向秀在家里想了半天,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决定亲自到山阳一趟,去见见这篇文章的作者,同时就文章里的问题讨教一二。向秀于是拿着自己对《养生论》的意见稿《难养生论》去见嵇康。嵇康此时正在家里的铁匠铺子里帮人打制农具,他光着膀子,用钳子夹出炉子里已经烧红的锄头,放在铁砧上,挥动大锤向锄头打去。

小小的铁匠铺里,火星飞溅,烟尘弥漫,迎视着嵇康傲岸、冷峻、挑剔、审视的目光,向秀镇定自若,底气很足。向秀说:“你太屌了,不是常人啊。你是这个黑暗时代最明亮的星辰。”嵇康骂了他一顿:“这些恭维话又酸腐又虚伪,我偏不爱听。告诉你,我就是一个铁匠,打铁的,不是什么文化精英。”哥儿俩就这样不打不相识,他们在河边散步,谈古论今,在铁匠铺中打铁,嵇康抡锤,向秀拉风箱。两人虽然有分歧,但是彼此都很快乐,觉得找到了平生的至交。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江湖有酒 庙堂有梦 谢青桐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