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丹燕《永不拓宽的街道》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综合

作者:陈丹燕 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50.00元 推荐语: 160余年时光,64条永不拓宽的街道简史,30幅老上海街道的架上油画,20个故事。这是陈丹燕在本书中所描绘的上海和上海人。

作者:陈丹燕

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50.00元

推荐语:

160余年时光,64条永不拓宽的街道简史,30幅老上海街道的架上油画,20个故事。这是陈丹燕在本书中所描绘的上海和上海人。

内容简介:

在上海,有一项地方立法可以被称为“永不拓宽的街道”法,它是指政府将中心城12片和郊区32片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写入上海的地方立法,规定有64条街道为“一类历史文化风貌保护街道”,必须保持原有道路的宽度和相关尺度,严格控制沿线开发地块的建筑高度、体量、风格、间距等。这64条街道因而被称作上海“永不拓宽的街道”。

作家陈丹燕是上海记忆的追寻者、记录者,以非虚构的笔法写了一系列关于上海的作品。她在“永不拓宽的街道”这个词中看到了某种来自时光深处的诗意,以独特的个人化视角,精选了64条永不拓宽街道中的20条,细细讲述这些街道上标志性的人、事、物,用文字保留了这些街道更耐人寻味的一面。在这些街道中,标志性的外滩、红房子西餐馆、和平饭店、万国公墓等成为承载故事的容器。故事中的人与家庭,穿越了上海的多个时代,与大量的史料编织在一起,而它们的共同个性则是租界遗留下来的意识形态,这也正是陈丹燕眼中上海区别于其他城市的最大特质。书中的20个故事,从1880年代的上海道台、传教士的故事,到2010年11月15日胶州路火灾后的市民公祭,都曾真实地发生在上海,记录了历史的印记。其中,有些故事为陈丹燕“上海三部曲”、“外滩三部曲”中的精华,恰与特定的街道相联系,使得这些街道的历史文化特色和性格在文字与故事所营造的氛围中氤氲而出,读来别有味道。

章节试读:

外滩漫游者

“也许,你在到达上海的第一个早晨会去外滩散步,为了认识一下这个大都市。”既像导游,又像上帝,还像知己,豪塞在书里就这样开始,带领读者去认识外滩。他一直认为外滩是上海的心脏,外滩的历史便是上海的历史。认识外滩,就是认识上海。我少年时代,也是在这一章的指引下来侦察外滩。现在,我再次伴随他的书重访外滩,让外滩在岁月自然形成的比较中呈现自己的面貌。这一次,我带着的译本仍旧是越裔的译本,但是新版书,仍旧是那种海派的翻译风格,敢于将字典里查不到的词连句子一起忽略不译。

从1936年,到1976年,再到2005年,它那混血孤儿的面容到底还是令人挂念。我也和“你”在一起,但我的“你”不是豪塞的“你”,“你”不是乘坐亚洲皇后号来上海的白人,“你”是个中国人。“你”对这个在中国其他地方口碑不佳的城市实际上只有似是而非的了解,因为对它的传闻实在太多了,对它的感情也太复杂了。“你”对它很好奇。这种排斥又猎奇的感情,其实与当年豪塞的“你”真有几分相似。而我和豪塞一样,已经不知在外滩走了多少次,看过多少遍了。如今我与“你”一起重走豪塞当年的路线,的确有向他致敬的意思。

从外滩的最南端开始,那里与法租界交界。从南向北走,一排雄伟的大楼便庄严地迎向你。在爱德华七世大街转角上的亚细亚火油公司大楼,是这排大楼的第一幢。这是1936年豪塞笔下的情形。到1976年,亚细亚火油大楼已成了多家上海大单位的联合办公大楼,在它某一个灰白色坚固阴沉的窗台上,晾着一条蓝白条相间的“三友”牌毛巾,那是70年代的上海人手一条的毛巾。想必,它是某间办公室的女职员午间洗脸后挂上去晾干的。想必,她是个勤快但未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家碧玉。它如今仍飘扬在我的记忆里。

现在,你可以看到这栋1906年建造的大楼再次体面起来。在年末加班的晚上,大楼到处灯火通明,有时能看到在恒温的办公室窗前,穿衬衣的职员忙碌的身影。能看到他们袖子上熨斗留下的笔直的皱褶。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上海 陈丹燕 永不拓宽的街道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