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只有一个王石》:经历更能影响人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相识近20年,笔者和王石见面超过百次,也见证了不少王石和万科的关键时刻。笔者所见到的王石,和媒体上的形象相当一致,他很能干,很有原则,几乎对每件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很多人有时也会觉得,他性格急躁,

《只有一个王石》 陆新之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相识近20年,笔者和王石见面超过百次,也见证了不少王石和万科的关键时刻。笔者所见到的王石,和媒体上的形象相当一致,他很能干,很有原则,几乎对每件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很多人有时也会觉得,他性格急躁,喜欢出名,经常追求语出惊人的效果。但是说句实话,这样的性格对于他的丰富人生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大问题了。今天的“掌门人王石”大家经常能够从媒体上看到,现在先让我们从他的童年、青春时代等种种经历中,探寻他独特个性与魅力的路径与来源。

第一节 好动的童年

“王石于1951年1月出生于广西柳州,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给排水专业。1983年到深圳经济特区发展公司工作,1984年组建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任总经理。1988年中心改组发行股票,更名为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1991年公司股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交易。王石历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2月辞去总经理职务。王石现兼任中国房地产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房地产协会城市住宅开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深圳市房地产协会副会长以及深圳市总商会副会长等职务。”这是2004年时,万科公司为王石出具的官方简历。

虽然出生在广西,但王石的原籍其实是安徽著名的革命根据地——金寨,王石的父母都是红军时代就参加革命的军人,他自小就养成了勤俭刻苦的品质。王石小的时候对父母的印象是他们天天工作,就像职业革命家,对家庭顾及很少。

“这不是好坏的问题。你生在一个充满欺诈的家庭,你想有诚信就很难,相反也是一样。我的父母给我的印象就是工作,那我就会把工作看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王石很真实地剖析过自己的想法,有时候还带着一丝内疚,“所以我对女儿在尽到父亲责任方面是很惭愧的,她从小在广州长大,我对她的关心很少,但潜移默化的东西肯定是有的。她将来想做什么,我会完全看她的个人喜欢。”

在八个兄弟姐妹之中,王石排行第三,是家里的第一个男孩,也因此得到了父母更多的宠爱,他的名字就是父姓与母姓的结合。

王石天生就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小时候在东北外婆家,他常常尾随村里的大孩子们去河里摸鱼,即便是春天刚至,河水才解冻不久。他在冰凉的河水里肆意玩耍,等全身冻得直打哆嗦才回家,让外婆心疼不已。

王石机灵聪明,所以总是能在孩子群中“立威”。有一次,他和一群孩子去偷瓜,瓜农被惊醒,其他孩子一溜烟跑掉了,只有王石躲在瓜秧下,待瓜农走后,他用衣服兜了一堆瓜凯旋,理所当然地成了孩子王。

上了学,老师和学校也没能“降住”王石,他总是让老师们头疼不已。读小学时,王石常常一玩就忘了去上学,即便是在学校里上课,他也会在教室里“折腾”,拉着前后左右的同学一起玩,他的学习成绩也因此并不出色。

一年级时,学校组织同学们去郊区爬山。孩子们被分成三组,每组有一面小红旗,哪个组先把旗帜插到山头,哪个组就是第一名。王石是其中一个组里负责插小红旗的。好胜心强的王石没偷懒耍滑,铆足了劲儿往上冲,结果将代表他们小组的红旗第一个插到了山头。王石后来说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登山带来的喜悦和满足。

在大多数家庭中,男孩子的性格多是受父亲的影响,但王石爱出风头的性格非但与父亲无关,简直与父亲大相径庭。王石的父亲是一位革命工作者,性格沉默寡言,为人处世低调谨慎,热爱劳动。在王石的记忆中,父亲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工作上,对他性格影响更多的则是母亲。

王石的母亲是一名锡伯族女性,也许是受游牧民族血统的影响,她并不像南方女子柔弱无力,而是骨子里就带有一种坚毅和强势。

在母亲对王石的教育中,有一件事王石始终耿耿于怀。每到暑假,母亲都会让王石兄妹几人从郑州坐火车去东北姥姥家,中途需转车。对于只有十几岁又辨不清方向的孩子来说,这段行程实在是无比艰难,除了要在火车上晃悠20多个小时,他们还要背着行李走十几千米的荒郊野路。每次到达姥姥家,几个孩子都会累得几近虚脱。即便如此,母亲还是执意要求王石几人每个暑假都走上这么一趟。

也许正是母亲的刚强和魄力让王石在调皮捣蛋的童年潜移默化地懂得了什么是坚毅和勇敢。所以,王石常常说自己的性格像母亲。

第二节 不安分的青春

青春意味着激情;青春意味着天马行空地想象;青春意味着不循规蹈矩。对于痴迷《大卫•科波菲尔》的王石而言,青春意味着更加不安分,更加向往自由,更加叛逆和“固执己见”。

初中毕业后,王石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去农村插队,要么去部队当兵。在王石看来,去农村插队没有广阔的空间,而去部队当兵于个人和家庭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加之出生在革命家庭,王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当兵,而且他当时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职业军人。

然而,对军队生活充满向往的王石进入部队后迅速打消了成为职业军人的想法。军队是一个思想统一的团队,而王石骨子里恰恰无法接受这种被“同化”,可以说他不循规蹈矩和爱出风头的个性与军队格格不入。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王石总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常常在服从和坚持自己之间纠结,感到压抑和茫然,也常常因此受到部队领导的批评。有一次,排长在讲话时把“兢兢业业”读为了“克克业业”,王石立刻起身纠正:“排长,你应该读‘克克克克业业’!”引起战士们一片哄笑,排长差点儿被气得吐血。诸如此类的事情隔三差五就会发生,在领导眼中,他就是个异类。

后来,王石在现实中慢慢学“乖”了,不过这只是外在的行为表现,他的内心依旧,而且这种压抑让他下定决心要离开部队。当了5年汽车兵之后,王石毅然决定转业复员,尽管他的“红一代”母亲坚决反对。

青少年时代的王石调皮、不安分,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爱学习、爱读书的孩子。在部队时,他曾自学高中课程,希望能上大学,所以从部队转业后,虽然他可以选择去当司机,况且司机这个职业在社会上很受欢迎,但他却选择了去当锅炉大修工。因为锅炉大修工有可能被推荐上大学,而司机没有这个机会。

王石说,锅炉大修工是一个比在部队还艰苦的职业,“我只要说说锅炉大修工的粮食定量,大家就会知道那是一个多么苦的职业。当时的机关干部是每月27斤粮,司机是45斤,而锅炉大修工是49斤。”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经历 影响 王石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