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谈七七的电影书


来源:新京报网

我看七七写的东西已经有些年头了。以前是在天涯还是在什么地方偶然看到七七的博客,淡绿色的页面有讲电影的有讲书籍的。文字非常安静澄澈,所以一看就看进去了。经常跑到她页面上看她有没有更新,

《雨中百合般的爱情》
作者:苏七七
版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4年8月

我看七七写的东西已经有些年头了。以前是在天涯还是在什么地方偶然看到七七的博客,淡绿色的页面有讲电影的有讲书籍的。文字非常安静澄澈,所以一看就看进去了。经常跑到她页面上看她有没有更新,我算是早期的“七粉”,只不过没法跟她交流,她也不知道。有点像早年参加地下党,隐藏得太深了,没人能给我证明党龄了。

《浮草》——世事两茫茫

七七本业是电影学博士。我以前在博客上看过她写的许多电影评论,有些电影我是受她的文章影响才找来看的。我是很少进电影院,小的时候看电影丢过一回,心理上留下阴影了。我跟我妈到部队农场去看《卖花姑娘》,看到顺姬眼睛被地主婆弄瞎的时候,全场大放悲声。我那会儿个子小,就感到头上像下雨一样。一抬头,我妈不见了!晚上散场,人黑压压地往外走,我就牵着一个老头衣角跟着他往外走。老头回过头一看,是个俊小子。他就回过身推我说:“去!找你们家人去!”,我偏不!就拽着他的衣服。

我妈等电影散场后才发现我不见了,这才慌了神。她也不哭顺姬的苦命了,跟我爸打着手电筒到电影院找我,据说把电影院的椅子都挨个翻了一遍。他们在找我的时候,老头带着我坐在我家门口等他们。所以我一直不爱上电影院去,师娘以为我心疼钱,其实不是!

我是受了七七的博客影响,才算是比较认真地看了几十部经典的电影。比如说读了一篇七七说好的电影我就去找种子下载。找不到种子就到街上的碟店去找。以前老博物馆有个卖光碟的店,里面有很多好的碟片。那时真是盗版影碟的黄金年代,电影院前脚放后脚盗版就出来了。甚至是电影院没放盗版也出来了。这种盗版碟片委实看了不少,想赖也赖不掉。

比如七七博客当中说到小津的电影,我看了七七的文章就去买一套碟片,碟店的老板说小津超级闷,怕是不好克化。但是我也全部看完了,其中我最喜欢的是《浮草》,现还常常翻出来重看一回。电影中有个场景是戏班子老板跟他的情人隔着大雨吵架,白蒙蒙的水汽像银河一样把他们隔开,两个人飞蛾一样在廊下盘旋着。到了戏班子快不行的时候,班子里几个演员到妓院里商量是不是偷老板钱。其中有个人忽然站在道德制高点斥责其他人说:“怎么可以想这样的主意?太可耻了!”,结果夜里这个道德家偷了老板的钱跑路了。这家伙怕别人一下手自己就弄不到了,所以就先拿话稳住他们。这部电影中的一些小奸小滑处处可见,所以我在看的时候觉得都能原谅。后来班子散了之后,老板与他的情人在车站见到了,互相磨不开面子和解。老板摸出一支烟,但是找不到火。浑身乱摸,这时那个女的擦着火凑过去,他偏不点等着火灭了。这个女的又擦了一根,他歪着头,香烟在火苗前躲闪,火灭了。她又擦了一根,他把烟点着了,两个人开始商量下一步怎么办。这时火车汽笛响了——这使我想到一首诗,是老杜的“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黄昏清兵卫》——谁家烟囱不冒烟?

七七这次出版的《雨中百合般的爱情》,我用了三天时间把它看完了。发现书中提到许多电影我还是没有看过,后来在读到“逝去,与失而复得”时才像遇见熟人一样兴奋起来。山田洋次的武士三部曲我全部看过。《黄昏清兵卫》还看了不止一遍。七七说在电影中看到“井口家的房子在黄昏时光升起的炊烟时,忽然想到皖南看过的荒圮的老屋来,消逝的是什么呢?”,此处设问问得妙?“谁家烟囱不冒烟?”我们老家有一句老话是形容虽然困顿也要坚持将日子过下去的傲气。黑船到来之后,日本的社会起了很大的震动,武士这个职业就面临着要改行的风险。电影中有一个镜头是一群武士在学西方的操枪术,下级武士在一般百姓眼中真是活成一个笑话了。当时许多“落语”就是嘲笑武士的,比如说武士刀钝得切豆腐也切不动了。清兵卫是个下级武士,这个人很自持。虽然内心里喜欢着朋江,但不肯跌了自己的位分。当饭沼来提亲的时候,他拒绝了。每天当值,晚上回来劈柴,煮饭。然后坐在檐廊下面喝一杯清茶。日子过到近乎于琐屑,都是到在被逼到角落里一下子爆发出来。

七七说山田洋次有两次武士片非常“同构”。不同的地方在于《黄昏清兵卫》传达的是“悲凉”,而《隐形鬼爪》更趋向于“孤愤”。我在看这两部片子时,突然想到如果把结局安排成这两个武士都被别人打败了,但他们明明知道会被打败,仍然去迎接对手的挑战。后来我把这个想法跟别人说,人家都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一种很烂的设想。这本书是以一种书信体去写的。收信的人是个叫TT的人,我原以为这个TT是阿波(阿波是七七的老公,我称他波将军)。

后来看小克的前言才晓得不是。TT是一个虚拟的人物,就是现实生活中写信也不必要写给某个人。我觉得这种书信体更能让人放松下来,长话短说也行,短话长说也行。王羲之、苏东坡他们经常写这种好信,难道真是一封一封寄出去?电影评论这种文章我觉得很难做,因为前面有个电影在那里。近了也不行,远了也不行。古时候人作诗,讲究一个“兴”。电影对于电影评论在这个地方相当于这个“兴”字。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电影评论有它独立存在的价值,它跟电影是一前一后的关系,坐起来都是一样高。我跟阿波在南山路浙江美术馆看完画之后,出来抽烟。春天树上爆出无数的新叶子,在风中哗哗响。阿波忽然看着我说:“七七很厉害!什么电影经她一说,哎!我看的时候心里明明白白的”。我当时回头看他一眼,因为在我们乡下没有人这样公然夸老婆的。知道她好,也要藏着掖着。所以对这本书的好处我还没说完呢,不过没说完也只能这样了。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电影 七七 浮草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