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宜霖《唐人街:在伦敦的中国人》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综合

这是一些主流社会中“不存在”的人:偷渡客、难民夫妇、不学无术的高干子弟、辍学的餐馆服务生、毒品贩子、超市搬运工、蛇头与妓女……唐人街,犹如一片荒漠中的绿洲,在他们举目无亲的海外给予他们海市蜃楼般的慰藉,在这小小的天地里,在他们想象的中国,他们才能为飘泊的灵魂找到最后的皈依。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定价:32.00元

推荐语:

这是一些主流社会中“不存在”的人:偷渡客、难民夫妇、不学无术的高干子弟、辍学的餐馆服务生、毒品贩子、超市搬运工、蛇头与妓女……唐人街,犹如一片荒漠中的绿洲,在他们举目无亲的海外给予他们海市蜃楼般的慰藉,在这小小的天地里,在他们想象的中国,他们才能为飘泊的灵魂找到最后的皈依。

《唐人街》是一部关于那些真正生活在唐人街这块土地上的历代相传、生生不息却被文学和历史所遗忘的海外中国人的生活志与心灵史。非法移民这个沉重而艰巨的主题,他们的真实面目和他们的生存状态,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部当代文学作品中出现过,在当代文学史上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空白。《唐人街》补上了。

作者简介:

钟宜霖

七岁发表处女作,十六岁出版长篇小说《阳光雨季》并接受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专访。二十五岁赴英留学,获得英国华威大学文学硕士学位,毕业后移居英国,现定居伦敦。已出版长篇小说七部、小说集和文集两部。长篇小说《伦敦爱情故事》高居亚马逊畅销小说排行榜前三甲,《唐人街》发表于《收获》长篇专号“海外华人作家专辑”。2013年出版长篇小说《北京北京》,由旅瑞台湾作家陈文芬(汉学家马悦然夫人)等名家推荐。

内容简介:

小说《唐人街》写的是一群在伦敦社会边缘生活的中国人的故事。他们被称作非法移民,只是巨幅历史长卷中的芥豆与微尘。然而,他们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竟然如此顽强生动。作者勾勒出海外孤岛般土地上生活的中国人,他们的内心与日常,以及他们最深处的灵魂。

章节试读:

有一次阿光让我帮他打一个电话。这也是他唯一一次找我帮忙。

“妹妹啊,有事没有?”阿光从我房间的门口探出个头来问我。

我正在看书,见他找我,忙跑到他们房间去:“什么事?”

阿光拿了春生的手机来给我:“妹妹,你帮我打一个电话。”

“好啊,”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我经常帮他们打各种各样的电话,只要是需要说英文的他们都会来找我,“说什么?”

这一问倒把阿光给问住了。他站在那里,想了好半天才迟疑着说:“你就说……就说……”

“先告诉我什么事吧,你要给谁打?”

他说:“几个月以前我做工的那个老板。是一个鬼婆娘(外国女人),她还欠着我的工钱哩。”

“哦?为什么不干了?”我说。一般英国餐馆的待遇会比中国人的餐馆好,至少不会超时工作。

“受不了她的气呀!”阿光摇摇头,显然他没打算告诉我那个“鬼婆娘”给了他什么气受,“我干了一个星期就不做了,现在就是要找她要这一个星期的工钱。”

“那没问题,”我说,说着就要拨号,“可你怎么早没找她要呢?”

“嘿,”阿光瞪我一眼,“那时候我又不认识你,哪里去找会说英文的人啊?”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一直没要这个钱,只是因为找不到人去给他要这个钱。

我信心倍增:“你就告诉我怎么说吧。”

他想了想:“好,你就告诉他,我的名字是阿光,她还欠我一个星期的工钱呢!叫她给我。”

“好。”我说着,按照他写在纸条上的号码拨通了电话。

电话通了。铃声一下、一下地响着。

阿光屏息静气地紧张地看着我。不只是他,屋子里的春生和小弟都是一样。春生低着头不说话,小弟坐在地上,装作在看一张碟片的封面。

又等了一会,电话断了。

“没人接电话。”我不得不拿着断掉的电话对阿光说,虽然我很怕看到他失望的表情。

但是他一点也没有失望。好像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会发生一样。

“那你给她发个短信息。”阿光说。

“好,”我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赶紧输入那个手机号码,准备开始写英文信息来,“你说吧,写什么?”

阿光想了想,说:“你告诉她,我是给她做过工的阿光,她知道我的,你告诉她,马上把钱给我,如果不给我的话,我就去告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唐人街 伦敦 电话 中国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