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省国画院副院长胡宁娜:在我身上有中西方文化的对冲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包括我的名字吧,叫胡宁娜,这个名字是比较洋气的。冥冥之中,我想可能就说明了,我好像就带了在(这)里面的一种对冲,两种文化的一种存在,在我这个人的个体身上,你刚才讲的不拘一格。实际上,我既没有刻意,也没有专门研究,向一个设定好的方向去发展,是自然形成这样的一个格局。

有人说我“无法无天,墨守陈规”

【胡宁娜】徐乐乐给我的评价,叫做“无法无天,墨守陈规”。就是这两个极端,就是我无法无天什么呢?就是还不是叫做随心所欲,就无法无天。在他们看来,简直是胆太大了,构图我就怎么构图了,因为我的起因,我的源头叫长江有源头,黄河有源头。就我的那个源头是钢笔素描,是《格林童话》,是巡回派的油画,苏俄油画为底,所以你想转到了这个国画里面来以后,我肯定这个东西完全没有痕迹,就像这么的大事情在一个人身上就像没发生一样,这么大一点洗礼,难道就对这个没有任何作用?肯定要有这个痕迹,是吧?

【凤凰江苏】对。

【胡宁娜】但这个痕迹,在你自己身上不知道,旁观者可能感到很明显。所以我不知道他们觉得我什么地方无法无天了。我觉得我很好么,为什么讲到墨守成规呢?我又过了,所以我在学生的时候,我就(是)听到研讨会最多的。包括我们一些老师,很多老师都在那里讲,我要怎么突破,我要怎么创新?这是很多人说的这个话,对吧?我要怎么样子突破我自己?我要怎么样子改变我原来的风格?我要有所突破,这个确实比较多。我经常会坐在那里,潜台词我会想,在心里想突破有这么难么?我现在是想跟大家一样,特别难。我是跟大家反过来的,我想跟大家特别是画国画的时候对我来讲,我觉得特别难,所以我是一点点放弃的。最典型的是惜墨如金,文人画的这个小桥流水、寒江独钓,这个高山流水一老僧,这种题材,画画画,我就觉得不对。因为我们临的时候,必须接触这些题材,但是呢,我画的不对,为什么不对?并不是因为我手笨,是我的情绪和它不对。这个时候我就发现搞艺术你要是诚实的话,作为一个真诚的从事艺术的人,我觉得要尊重自己的情绪和情感。因为我知道就像现在京剧团的规则是这样,但是我去了以后我知道,我跟这个规则不对的、相悖的。对,有点相悖的,一个要做调整,我必须要这么做。就是我画国画,我必须知道国画的规则。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胡宁 凤凰江苏 文化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