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向东方 向西方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当我感到不擅长更不热衷为自己的绘画说话论理时,仿佛才明白自己几乎在艺术追求上少了许多艺术家们的坚定目标、流派和主义的归类,更没有旗帜鲜明的理论主张。说什么呢?又想证明什么呢? 绘画是完全个体独立完成的

当我感到不擅长更不热衷为自己的绘画说话论理时,仿佛才明白自己几乎在艺术追求上少了许多艺术家们的坚定目标、流派和主义的归类,更没有旗帜鲜明的理论主张。说什么呢?又想证明什么呢?

绘画是完全个体独立完成的艺术创作,内心的感受加专业的训练到完整的绘制,呈现出一幅幅自己满足又能赢得观众共鸣的作品就是极欣慰和愉快的过程。

因此,要坚守住某种固定状态是艰难的,便形成了自己不能够“一顺拐”的审美猎取。随着岁月相伴,愈加强烈地意识到自己跟着感觉走有多大的享受和收获。就这样吧,自己的感觉自己做主:向东方!向西方!

从中国的传统壁画、画像石和历朝历代的绝妙笔迹到日本的浮世绘、印度的朱砂掌、古埃及法老的神秘、西班牙的荒诞诡异、希腊的神圣雕塑及瓷瓶绘画,从巴西的疯狂到英伦的矜持,从法国的奢华到意大利的雄伟……我无法做到筛选和取舍,东方和西方的文化符号紧紧地吸引着我,让我迷失了自己的文化归宿感!啊!我幸运我成为了地球人!!

中国传统绘画中最坚定的线条是我之最爱,曲直粗细,浓淡疏密,风起云卷。仿佛给我一支毛笔,我就能拥有指挥千军万马的从容与淡定。东方的三元色系组合,就可随类赋彩简明扼要地大块平涂。当面对着西方原始精准写真,颜料在太阳下绚烂地变化,又是一场光影的色彩游戏,要做到熟视无睹是极为困难的。

梵高和齐白石,毕加索与浮世绘,乔托和簪花仕女图,拿破仑加冕大典和清明上河图,甚至包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梅兰芳……都是令人无限崇仰和敬畏的。

今年我去了梵蒂冈,回国后再画观音图,敦煌壁画加辉煌中世纪的严谨,过足了瘾!也可称之为埋头制作主义吧!

当我们站在东方和西方艺术的交会之处,心灵深处被重重地击打和震撼着,我只有虔诚地向推动人类绘画文明发展的知名和不知名的艺术家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无尽的赞叹。仿佛东方和西方的艺术交织形成了一个神秘的黑洞,永远牢牢地吸引着我……

我是一位观者,更是一个绘画路上的行者,“向东方,向西方”,跟着感觉,我行走在自己的路途上……

2012-12-24

稿于听风楼阁平安夜灯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邬楠]

标签:向西方 向东方 胡宁娜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