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是传奇:老兵赵赠熊口述(文字实录)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国家两个字怎么解释,国是大树,家就是鸟巢,大树被倒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没有国,就没有家,所以那个时候国家两个字非常之深刻。

落叶归根 一家再相逢已是40年后

1977年,赵赠熊安然回到故乡。他说,落叶归根。在小镇,他除了要照顾痴儿,还要尽力隐藏自己的身份。

文化大革命,当时的情况很难说,我以前是国民党兵,但“文革”没有斗我,没有给我挂上牌子,这是我最大的幸运。

我很奇怪,别人说,你赵教员又不贪污,又不做什么坏事,我斗你干嘛。还有人说,我斗你我于心不忍。

1977年,我退休后就回到了家乡。当时我想,人老了,落叶归根,外面再好,也没有家乡好。另外我是要照顾小孩,这个小孩,唉……受这个苦是不好讲,他脑子又不好,到处生是非,今天打人了,明天有家长来告状了……受的苦很难讲。

90年代初,赵增熊和台湾的妻儿终于联系上。再见面,已是40余年后。再见面,相对无言,两行热泪。

那时候跟台湾是信息全无,没信息,等于40多年没有通话。

很想念他们,怎么不想呢,她带了两个小孩子出去,很不容易,一提到这个事情,叫我很难受。

(老人开始哽咽)

因为她到台湾,不是她自己的心愿,在那个形势逼急之下叫她走的,尤其是一个单身的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远离故乡到台湾去。

不好说,我想到这个情况心里就很难受,所以我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情况,不愿意谈……

(老人流泪)

他们到合肥(飞机在合肥降落)之后,我一个侄子陪着我去机场接她。想不起来了,过去的事情真是……她也没有改嫁,几十年的光阴,小孩都弄不清楚。

那个日子不好过啊,有困难的时候就想到她,可能她有困难的时候也想到我。

那次回来之后,我是尽量压制自己一切的悲痛,试图来谈这个问题,希望她能够回来看看,有个快乐的生活。

妻子回到大陆住了一个月,赵赠熊以为全家可以永远团聚。但40年的分别,与日渐增的,除了思念,还有生活方式的隔阂。

说起来是一个笑话,她来到家里之后,一看到我只有底下两间平房,平房里是一个马桶, 没有抽水马桶,也没有自来水,家里是那么一个境况。

当时她说了一句话,我对她还是有些意见,她说怎么还是老样子呢。所以她说这句话把我笑死了,她讲你们家乡真苦啊,光吃不拉,拉屎的地方都没有,我对她就有个看法。

我想你的水平和我们当时的看法结合不起来。我就征求她的意思,先问的女儿,我说你妈妈在台湾受了那么多委屈,看这次能否回来,你问问她,她要回去,我不干涉她,但如果照她的方法,我做不到,不是受委屈,是生活习惯上有很大的差距。

妻子最终还是选择回到台湾,仅仅一年后,1993年妻子因心脏病突发去世。赵赠熊说,已无遗憾。

我这人也是特别人,为了革命我有些时间不能过多考虑到家庭,我这人奇怪的很,当兵的目的是干什么的,到空军是干什么的,我把家看得非常之轻。

我有时间会想,我这一生中,是一个爱国人士。由我年纪轻的时候,由我这一路过来想都是想爱国,但是为什么投降共产党,而不跟国民党走,跟着国民党我现在起码是少将,我何必呢,我一到台湾就是少将,我想想没意思。

国家两个字怎么解释,国是大树,家就是鸟巢,大树被倒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没有国,就没有家,所以那个时候国家两个字非常之深刻。

听我朋友说,部队出发之前,对士兵就讲国家两个字,国是大树,家就是鸟巢,大树被日本鬼子踹倒了,鸟巢也一起倒下去,蛋和小鸟都没有了。所以在我一生中,在每个时刻,对国家好或对国家不好,清清楚楚摆在脑中。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诚]

标签:赵赠熊 飞行员 江苏 档案馆 档案局 档案说话 女飞行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