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速泰熙:创作带来的快感一辈子都用不完


来源:凤凰江苏

著名书籍设计师速泰熙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从2014“最美的书”说开去,聊到了艺术思想、人生轨迹和创作概况。虽然已经70多岁高龄,他仍然保持者旺盛的创作精力,他称自己在艺术的道路上还是一个年轻人。

书籍设计:不仅为他人做嫁衣自己也要当新娘

专门为新书设计了一款字体

凤凰江苏:那我们聊了这么多别人设计的作品,我们知道速老师您自己也有很多设计的很好的书籍作品,您自己比较钟爱您的哪几部作品呢?能跟我们简单谈一谈吗?

速泰熙:我给吴为山先生前面设计过三本书,连续三年都评上了中国最美的书,当时吴为山先生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就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祝贺你在中国出版社史上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人的书,几本面貌都不一样,连续三年都评上。后来我给他设计了《雕塑苏州》。

最用心的一个就是马上要出来的一个,叫《塑魂鉴史》这本书倒是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我们为了这本书专门设计了一款中英文字体,设计了字体。

反正我没见过,哪一本书中文字体,英文自己还好说,只要设计26个字母就行,大写小写加起来三十二个,中文字体设计的,我以前没见过。我们以前一个名词叫字体选择,字库有几百种中文字体,你就选吧,而设计一般都停留在书名字设计,一本书主要的,像这本书主要的,除了书名字,书名字就很长啊,它是《塑魂鉴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同胞纪念二期工程主体雕塑》然后一打开就是献词,谨以此献给在南京大屠杀遇难的三十万同胞,二战以来的……,这种大字需要特别的字体。

我们用了字库里面的字,实在是没有一款能够和它的内涵相匹配,而且看上去都觉得气不够,超速黑太工业太现代,表现我们心境的这种字体没有,当时我很苦恼,但是也没想到设计字体。

后来我就请教了吕继仁??老师,我当时也没有从这个方面去想,他说可能这个字体是个问题,太正常了,没有力度,他推荐了两款,一款日本人写的一种字,手写的,还有一款中国古人写的,他说把这个字体改造一下,后来我看了一下,发现还不是我心理面所希望的那种,但是他这个很重要,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启示,我说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写呢?

因为我昨天到我们母校开会,我从几岁的时候就喜欢写各种字,到初一的时候,实际年龄才九岁。

凤凰江苏:才九岁,就上初一了?

速泰熙:一进校门就看到五中公报,哎呀,几十米,各个年级,各个班,最美的黑板报展示,一个长廊,太漂亮了,真好看,后来我就参加班上的黑板报啊,壁报的设计,我的设计生涯,从我的母校开始。

从小开始的,就开始设计了。那时候就写字,写各种美术字,我临摹过中国少年报、新少年报,一些设计师写的字,其实以前的设计师,包装品设计,比如雪花膏,但是是那个年代了,除了一些牌子用书法家题的字以外,很多小字都是手写的,民国时期的美术字,都是设计师写出来的。我们有这个传统的,但是后来有了字库以后呢,开始是铅字,后来有照相字,后来是电脑字库里面的字,大家又图快,设计师实际上来不及,就直接用字库里面的字,就后来就养成一个习惯了。其实,字体应该是多姿多彩的,西方国家每年新设计的字体上千种,我们设计师往往停留在设计一个书名。

因为摄影是我儿子,速加拍的,拍了以后,拍了一两年花了很大力气,确实是把吴老师雕塑的精神,拍出来了。这个是用了很多角度,在不同的季节,光线下,特别是在下雪天,跑去拍,因为大屠杀正好是在12到1月份。

还有一个,如果直接把拍摄的照片用上来,这个视觉效果是不佳的,表现力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就换天了,改天换地,我们大量地用了南京残破的城墙的照片作底,那些逃难的老百姓,我们把南京的城墙,很残破了,好像被战火损毁了,这样的城墙作为背景,做模糊一些,逃难的人群放在前面,那就提高了雕塑的这个真实感,也提高了震慑力,直接放在这个地方,就像一个艺术品。然后天空几乎全换了,换成那种战争,烽烟密布的那种,这一换,马上就把吴为山这些雕塑里面的角色,带到当时的情境里面去了,而且也很突出,否则你现代建筑做背景,地下水池啊,这些一搞,他就有一种离间效果。

所以换过以后,吴为山也非常喜欢,觉得这样一来,他的作品的意境就更提高了,这个就是我们自己去拍摄,它可以用很多的角度,这个角度是一般观者达不到的,像我儿子就站到水里面去拍,机位架的又比较高,视角就不一样了,像我一个助手,他是先看到这些照片,他结果到了现场说,我怎么看不到这样一个效果呢,因为他看了我们的照片觉得很震撼,是这个道理。

就是艺术,摄影,对吴老师的雕塑有一个二度创作,我们的设计又有了一个三度创作,这个加在一起,就吴为山先生的这个雕塑的主题、内涵以及审美,把它最美的角度固定下来,变成永恒,那么这样的话,就更加有感染力。

再一个就是,这本我们花了很大力气来设计日寇暴行的历史照片。我们刚开始也是按照常规,就把历史照片放在黑体上面,后来看看不行,又放在烽烟的那个背景下,又不行,又放在破城墙的那个背景下,还不行,然后又把它设计成破破烂烂被火烧过的,每张照片都这么处理过,他们还是做作,还是肤浅,觉得有的太过头,反而不好,就没辙了。

后来正好有一张报纸还是个局部,就给了我这个启示,我想能不能,但是民国在大屠杀期间,那个申报,大公报,他们都揭露日寇暴行的,但是那张报纸上未必有日寇暴行的照片,然后我就跟我儿子跑到南京图书馆,就找当年的报纸,正好我一个学生在南京图书馆,因为他的帮助,我们才能拍到这些照片,然后把所有日寇暴行的文章用很粗的红笔勾起来,这样日寇暴行又有文字出现,然后在其他空档的地方就摆日寇暴行的照片,这样一结合,顿时耳目一新,这样照片就有了这个注脚了,那么形式感也很不一样。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日寇暴行的照片,让这本画册,它就不简单是一个艺术品了,它是有一个非常可靠的史料的支撑,它的内涵就加深了,

一个好的设计师要超出常人地下力气

凤凰江苏:就像您刚才说的,雕塑他本身就是一门艺术,一本好的书籍作品也是一门艺术,设计也是一种艺术,那您是怎么看待这种用一种艺术形式去展现另一种艺术形式这样的一种做法呢?或者你觉得书籍设计对于书到底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速泰熙:这个问题很好,我以前在出版社,我刚进出版社的时候,我们每年有一个书籍设计的年会,我们的美术编辑,当时还不叫书籍设计,还叫装帧设计,大家都觉得我们这个美术编辑,美编,都是出版社的二等公民,我们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新娘都是人家,我们都是给人涂脂抹粉的,这样一个角色。

后来呢,我就提出来一个观点,书籍设计,不应当只为他人做衣裳,他也应该为自己做嫁衣裳。那就是说你必须要提高水准,你自己要有足够的艺术性,要能够通过你的设计,把你的书籍、文本的精神内涵能够烘托出来,能够更好地表现书本的文本内涵和精神,首先你完成了一个最基本的任务,就是书籍设计的基本功能,就是说我刚刚说的“创口贴”里面的贴(贴合文本内容),你必须把这个要做到。

第二个,你在实现这个功能的同时,你创造出了一种美的形态,视觉样式,或者触觉、嗅觉,这个等等,你能创造出一种新的美的价值,能给读者在欣赏书的文本内涵同时,又能得到他想不到的一种美,那读者就肯定会喜欢这个,那你的价值也得到了一种彰显,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师,应该从几个方面来下功夫,你要下死劲地去搞,要超出常人的下力气。

因为我们当时也有不少设计师,功夫下的确实也不够,都很炫耀,你看我一天做五个封面,正文不设计的,我们后来是怎么做呢?要花几年,特别好的书,就是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像昨天吴老师还讲,我们这本《塑魂鉴史》是花了五年的时间最后才形成这样一个面貌,睡在床上也在想,夜里面醒来也在想,你花这么大力气投入,那么如果你没有这么大力气投入,你想有一个高产出,怎么可能呢?所以那么平时还好好学习啊,你还向古今中外优秀的艺术学习,像我们的设计艺术的其他门类,可以学习的东西太多了,这个学习高了,你眼界就高了,你手段也高了。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设计师设计要动用很多的新工艺、新材料,这方面你如果积累多,那么你出来的设计样式就不一样,你的品质就更高了,那么读者肯定喜欢,那么,你这个书就不光是文本的嫁衣了,也是你自己的嫁衣了。你自己当一回新娘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速泰熙 最美的书 书籍设计师 艺术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