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速泰熙:创作带来的快感一辈子都用不完


来源:凤凰江苏

著名书籍设计师速泰熙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从2014“最美的书”说开去,聊到了艺术思想、人生轨迹和创作概况。虽然已经70多岁高龄,他仍然保持者旺盛的创作精力,他称自己在艺术的道路上还是一个年轻人。

一个化学老师的艺术人生

我技法不如别人,但是讲究构思

凤凰江苏:我们聊了这么多关于设计的话题,我们知道速老师您是学化学出身的,但我们俗话说,隔行如隔山,那您当时怎么就是从一个化学老师,转身变成一个艺术家的呢?这在我们常人看来,觉得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那您是怎么做到的,而且还在艺术方面有这么深的造诣,能跟我们分享几个小故事吗?

速泰熙:这个呢,在我们中国社会,好像是很奇怪,好像是很另类,有点不一样,其实在西方是很普通的,像我刚刚讲的荷兰,荷兰有个叫“艺术能量”的艺术团体,它是由十几个设计工作室组成的,这个里面的设计师大量的是从其他行业转过来的。

每一个人,不管他从事什么行业,他从小都会喜欢艺术的,他总会画小人是不是啊。

我小时候也喜欢写写字啊,后来刻刻图章啊,但是我觉得我离画画太远,我觉得那些画家太了不起了,根本不可能的嘛,我觉得我们也就是出出黑板报啊,出出笔报啊,到此为止了,觉得也可以了。

后来就是到了文革的时候,文革的时候呢,不上课了,我其实当时教化学教得还是比较认真的,我也很喜欢化学教学,而且应该说教得还是比较好的,你从文革的时候,他们给我贴大字报称谓就可以看得出来,他说我是“资产阶级的学术小权威”,因为我很年轻,那个时候还蛮年轻的嘛,小权威,同时好朋友都拿这个当绰号,喊我小权威,但是一不能上课以后呢,教化学的这个路都断掉了,那个时候有大批判,那个大批判本来是批判资产阶级路线,批判刘少奇,但是反而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我当时就开始画批判刘少奇这个所谓这个反革命路线,资产阶级的路线,因为我这个素描基础肯定是不行的,根本不会画素描,但是我画那个歪歪倒倒的这种人啊,漫画味道的,我一直在关注,当时那个比较容易上手,对我来讲比较容易上手,那么我就开始画大批判专栏,那个要求不高啊,那个很容易大家就喜欢了。

比如当时还有画毛主席像,画毛主席像我是受到我一个同学的影响,就他,后来就当金陵中学的那个副校长,当时文革的时候停课了,就到他家一看,他在画毛主席像画了好几幅,很不一样,我说不如我自己来试一下吧,我就在旧的一个相片,解放前那个相片它要衬一个纸板,我就用那个纸板,打起格子来,就学他那个办法画,还有一点像诶。胆子大了,胆子大了,后来我就到学校里面,不是要游行嘛那时候,向区委报喜了什么,后来就我就去,学校同意了,我就买了这个油画布,然后学校里面有木工,就打了油画框,登起来,登起来我就买了油画颜料,我就画嘛,一画就很像,那个太不难了。

凤凰江苏:那你很有天赋啊那这样。

速泰熙:那个太不难了,真是说太不难了,打格子。X轴Y轴,那个轴,弄块颜色一放上去,只要放对,绝对像的,但是你会不会调颜色,那么我当时不知道就会了,我就能看出来,这块颜色是用什么颜色调起来的,能看出来,所以很快就看出来,后来又画大毛主席像,那个兴趣越来越大,乖乖,居然我能画这个东西了,笑死了,就是很开心,这么画画以后,后来,市里面,当时市文联本来叫美协了,不叫这个名字了,叫毛泽东思想宣传站,组织职工这个创作歌颂毛主席革命路线,我当时我记得当时画了第一幅创作,就水粉画的,带装饰性的了,叫作《新苗茁壮》,我以前虽然这个上中学的时候,并不怎么画画,画得很少,但是我很喜欢看画,比如当时苏联的油画,我们看了以后,也看了一些赏析的文章,所以对这个构思啊也比较关注,所以我画《新苗茁壮》就是吸收了那个长处,还有漫画,不就讲究构思嘛。我我,这个地方我稍微注意一点,画画技法不行,但是这个弥补了一些,所以能参加市里面的,省里面的展览,我就画的《新苗茁壮》就是那时候不是学农嘛,一个老师带了一批学生,那个裤脚卷了,赤脚站在水田里面,前面前景是一排茁壮的新苗,这个新苗当然寓意我们的那个学生,也是茁壮的新苗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怎么茁壮成长。这个,因为好多人他,他光有技法,素描画得好,色彩画得好,但是他不太注意这个东西,而当时很注重内容的表现的时候呢,我这个沾光了。参展以后就自己觉得,诶,这个蛮有意思的,很高兴,就不停地创作,所以我们市里面也办了这个好多业余的这种像训练班一样,当时我们冯援军???院长当时也给我们上过课,我当时对板画感兴趣,我的第一张板画作品就参加了中国现代板画展,就出国展出了,到瑞典,瑞士,巴基斯坦展出,后来又到美国、法国,到这么多国家,展出了好多国家,就叫《我爱北京天安门》。

凤凰江苏:这就是当时您那幅作品?

速泰熙:就这幅作品,我爱北京天安门,我一直讲究一个构思,就是那画笔的这个小孩啊,他就把他们自己五个人都画在了天安门前面,表现他们对天安门的一个热爱,所以这个呢就参加了中国现代板画展,就是国家一级的了,出国到其他国家展出,后来新街口有个叫环球照相馆,把我这个原作啊,水印可能比这个大,放在橱窗里面展出,后来有不少店,山西路有一个新华书店,两层楼的一个老式建筑,在橱窗里面就把我这个画放在整个一个大橱窗,放得满满的。

凤凰江苏:放大了。

速泰熙:放大了,还有的像刘二刚, 你应该知道吧?是非常著名的国画家,当时他画年画,他把我的画也画在年画里面,叫《农忙托儿所》,所以当时这幅画影响还比较大,我有段时间在看电影,看电影其实有个农村题材的电影,一张年画墙上,那个年画把这个,也是在画里面的墙上,所以蛮好玩的。

厌倦人间争斗,喜欢儿童画的纯真

凤凰江苏:那速老师,您为什么就是对于儿童画有这么大的一个偏爱呢?我感觉您非常热衷画儿童画。

速泰熙:我就对这种天真的,稚气的,可能也是当时啊,对文革那个时候的斗斗斗啊,对文革时期的那个斗啊,文革人与人之间的斗,我厌倦,我希望进入一个比较纯净一点的,天真一点的这个世界,儿童你再怎么弄也不会斗到哪去,他还是很天真的。他是最纯真的。老实说我也不太喜欢那么累的,那种题材的东西,完了只能摆在博物馆里面。我还是喜欢轻松点,有趣一点,天真一点的,我们特别喜欢憨一点的,我们的审美标准,包括我儿子女儿,我们都是啊呀这个画得真呆,是褒奖,不是批评,是褒奖。或者画讲得很呆很傻,我觉得这个很有趣。

大巧若拙,哎大巧若拙,是这样的东西,所以这种观念藏在了我们的画作里,但也不尽然,也有很严肃的,比如南京南站的爱墙,也投入了极大的精力做的,我们征集一万多人爱的箴言,花的力气非常大,刚开始简直弄不动啊。他不写,当时我的表妹,他们就住在中山陵那边,他们说这还不容易吗,每天玩中山陵的人多得不得了,我们利用星期六星期天帮你去征集,还写了一个我们要做爱墙,设计爱墙需要什么,这还不简单吗,弄了几个星期一个人都没有。

凤凰江苏:大家都不愿意写吗?

速泰熙:他不愿意写的原因是怕写不好,他想不出一句很有分量的话,很凝练的话,想出来觉得自己的字不好,字很难看不能写,好多种你想不到的原因,就不好搞。后来在那么多有爱心的人士的支持下总算把这个事情做起来了。而且海内外的影响,特别是像拉贝的孙子、辛德贝格的后裔,他们都是在抗日战争期间对南京人有大恩的,保护了几万南京难民的。他们后来到南京来的时候,好多都是专家、建筑师什么的,我就带着画送给他们,合了影,再画一个毛笔画的送给他们,他们非常开心,他们很喜欢中国民间的东西。我就很喜欢民间的东西,

凤凰江苏: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速泰熙: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其他国家没有的,我年轻的时候也和我最要好的一个学生,我们到全国各地去搜集、采风。我自己到一个地方,我也喜欢从中国民间美术里面吸取力量。

搞艺术需要一种游戏精神

凤凰江苏:速老师,虽然我们知道您是以书籍设计最为著名,但是刚才我们也看到了,您在绘画、壁画、包括家具设计等方面都非常有造诣的,在这么多中国艺术种类之间游刃有余的行走,孔子也说过:一以贯之,那您的艺术思想是什么?是什么样的艺术理念支撑你做这么多门类的艺术呢?

速泰熙:其实不是先有理念,不是小的时候有一个理念了,又喜欢这个,又喜欢那个,做出成绩来,不是这样的。纯粹是兴趣使然,我就喜欢,我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喜欢设计家具了。当时家里面不是有好多破木头嘛,其实我最早自己动手做的就是康乐球,你们这些年轻都不知道了,它是四边有边,然后角上四个洞,然后又三十二个扁圆形的钢球子,每一个人有一个大一点的子,一根杆子打,有点像桌球。他是扁圆形的,也是要往洞里面大,这个很像,是那个的衍化。因为我小时候喜欢玩这个东西,贪玩嘛,而且也喜欢看制作,中学放学的时候,水西门这边,有那种木匠店,就是那种锯木头的,我一看能看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老师傅说:小孩你还不回家啊,然后我才走,我就喜欢,我就有一种快感。看到刀把那个木头,那个刨花子翻卷,真是有一种快感。

凤凰江苏:享受看那个画面

速泰熙:很喜欢,所以后来,我就把家里散掉红木家具腿,我自己搞一搞,然后到消防工厂,我用自己磨的刀,自己车,木刻刀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包括铁的部分,自己蘸火,我教化学,看过书,怎么把淬火工艺,烧到多少度,1000多少度的时候烧出来的铁是什么颜色。烧红了以后放在油里面,或者放在水里面蘸火,这样热胀冷缩,结构就特别紧密,磨出来的刀特别快。什么金属适合做木质刀的材料,也看了一些书,然后自己干。所以我设计的木刻刀,当时著名的一些木刻家都很喜欢。纯粹就是好玩,如果没有这种游戏精神,都是一个苦差事,像现在一些学生做奥数,如果你真是喜欢奥数,做出来有一种快感,像我们中学学校有一个老师,北师大毕业的,教数学,他就喜欢做难题,做难题有一种快感,一做出来以后,这个很有意思,像爬山一样,爬到某个高度了觉得很有意思,但是一般人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像我喜欢家具设计也有,当时我们家做的灯罩子,因为过去都是老一套,没有灯饰,就是一个电灯泡,很老套的东西,后来我想找木匠做一个,后面是斜的,比较现代,我们看到的外国过来的那种灯,我说,买不到我自己做一个吧。后来我就跟我们那个木工讲,解释来解释去,他不懂。后来他突然醒悟到了,他是一个苏北人。他说:哦晓得了,猪食槽,就是猪的食槽,对对,猪食槽反过来就是灯饰。好不容易说通这个道理了。打出来,把当时那种新型材料一贴,里面一贴,很时尚,然后弄几个日光灯往里面一方。任何人家都没有,我们家独有,

凤凰江苏:当时有亲戚来,有没有问啊?这个是怎么弄的啊?

速泰熙:是啊,是啊,好多人模仿,后来结婚时候我设计的家具,我表弟他们结婚都模仿,而且我设计了一种带边框的厨,上海这种最时尚的城市第二年才出现,所以有一种快感,所以比较好玩,我从小内心就有一种对设计美的渴望,我现在回想起来。

这两天我还画我女儿的《大耳朵图图》所有的人物造型都是我设计的,马上要拍一个图图的电影,片头字也是我写的。我没有满足于像以前那样,光把名字一写,其他交给设计。我是连片名都给他提意见,当时片名他们提出来叫美食狂想曲,我觉得太像成人的语言了,后来我想了半天,最好想了一个美食狂想,主题不变,猛猛达。我女儿讲,你先搞了再说吧,我画过以后,我又把猛猛两个字化成了两只老虎,老虎背上还站了一个图图,剪影,发给她以后,她说很好,我喜欢动一点脑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速泰熙 最美的书 书籍设计师 艺术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