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吴奔星:保卫南京


来源:凤凰江苏

抗战期间,吴奔星先后在长沙、桂林、贵阳等地从事教育工作、投身抗日救国运动,先后在《火线下三日刊》、《中国诗艺》等报刊上发表了30余首抗战诗歌,如《湖南人进行曲》、《都市是死海》、《赠给洞庭湖》等。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南京,堂皇的京城,

“四百兆”人民,一条心,

咿唉呀!保卫“南京”!

南京,美丽的盛京,

远则宋、齐、梁、陈,

近则民国之诞生;

一草一木,一沙一石,

都染有我祖先的血腥;

我们要守卫,守卫南京,

莫辜负了缔造之艰辛!

扬子江的浩浩荡荡,

紫金山的阴阴森森,

玄武湖的桨声,

秦淮河的歌音,

还有“二三百万人”的熙来攘往,

看看将染海岛之气氛;

任你铁石为心,也应速起干城!

听!阵阵轰隆声,

看!群群大和兵,

汹汹涌涌,将毁灭我们这“都城”!

紫金山上白杨萧萧,

隐隐约约,地下发出一片呻吟:

“四百兆”子孙,

起!起!起!死守“南京”!

南京,堂堂的京城,

“四百兆”人民,一条心,

咿呀唉!保卫“南京”!

十一月廿五日上午写于南郊

(载1937年12月2日《火线下三日刊》第七号)

抗战诗人:吴奔星。

李章伯(左)、纪弦(中)、吴奔星(右)在北京。

吴奔星与夫人李兴华。

晚年吴奔星。

阳光下,70多岁的吴奔星穿着一件灰色的西装,从匡庐路步行到随园,迈上高高的台阶,给南京师范大学“江南岸”诗社的学子讲诗歌,一句“诗学是情学”,打动了许多学子的心。上世纪80 年代,吴奔星创作热情勃发,接连推出研究中国现代诗歌作家流派的《鲁迅旧诗新探》、《文学风格流派论》、《中国现代诗人论》三本专著。

1913年,吴奔星生于湖南省安化,中学时代就投身湖南农民运动,后到长沙就读修业学校。1936 年5月,在北平师范大学求学的吴奔星与李章伯等共同创办《小雅》诗刊,创刊号一销而空。因为是当时华北五省的唯一诗刊,并因“倡导新诗现代化,提倡国防诗歌,反抗日寇侵略”的诗歌主张,《小雅》很快吸引了一批诗人的眼光,如戴望舒、李长之、李金发、柳无忌、斫冰、锡金、路易士、李白凤、侯汝华、林丁、常白、陈残云、吴兴华等。诗人路易士回忆说:“当年《小雅》诗刊和上海的《新诗》月刊、苏州的《诗志》三足鼎立,是当时最有影响的三个诗刊。”

1937年,吴奔星毕业回到故乡长沙。1937年12月1日,日军下达进攻南京的作战命令,南京保卫战开始。12月2日,在长沙,由黎树主编的《火线下三日刊》发表了诗人这首抗战名篇。《保卫南京》,堪称全面抗战后抗战诗篇的领先之作。

在诗人眼里,南京是中华文明的象征。全诗从古都历史入手,自然衔接到“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染有我祖先的血腥”这两句,诗的悲情便弥漫开来。第三段,诗人给城市一个方位,拓开了一个诗的空间,其实是给读者一个美丽的家园。所以,当“群群大和兵”“汹汹涌涌”而来的时候,诗人从心底发出“四百兆”子孙共同抗战的呼声,那呼声染着诗人无尽的情思。

抗战期间,吴奔星先后在长沙、桂林、贵阳等地从事教育工作、投身抗日救国运动,先后在《火线下三日刊》、《中国诗艺》等报刊上发表了30余首抗战诗歌,如《湖南人进行曲》、《都市是死海》、《赠给洞庭湖》等。

南京解放后,1949年8月诗人前往北平,参加开国大典。此后在北京市文教局、江苏师范学院、徐州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任职。1957年被划为“右派”,后平反。著有《暮霭》、《春焰》、《都市是死海》、《奔星集》、《人生口哨》、《吴奔星新旧诗选》等诗集。并出版了《茅盾小说讲话》、《诗美鉴赏学》、《虚实美学新探》等学术专著。其主编的新诗诞生以来的第一部《中国新诗鉴赏大辞典》,在学术界反响甚大。1995年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诗人获中国作家协会颁发的“以笔为枪、投身抗战”老作家奖牌。

吴心海回忆说:“父亲作为一个知名专家、学者,投身高等教育逾半个世纪,历劫无悔,忍辱负重,不计个人得失,热忱从事教育事业,在大家心中树立了一代名师的典范。”

2004年4月,吴奔星辞世,享年92岁。身后有《别——纪念诗人学者吴奔星》、《暮霭与春焰——吴奔星现代诗钞》、《待漏轩文存》等著作。诗人远奔。那首风格清丽、情意绵长的《别》,经常为怀念的人们朗诵:

你走了,没有留下地址,只留下一串笑容,在夕阳里;

你走了,没有和谁说起,只留下一双眼睛,在露珠里;  

你走了,没有说去哪里,只留下一排影子,在小河里。  

你走了,笑容融化在夕阳里,双眼动荡在露珠里,影子摇晃在河水里。

哪里都有夕阳,哪里都有露珠,哪里都有河水, 

你走了,留下了整个的你!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南京 诗人 吴奔星 长沙 抗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