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沈钧儒:从军乐


来源:凤凰江苏

这首有楚辞之风的《从军乐》, 想象奇特而不离奇,直抒胸臆而不华丽,以作者高深学养,能够用浅显语句,表时代大义,可谓拙巧。子弹、军毯、瓶中之水,皆简单军需物品,在诗中可抱腰可共命,可坚强其精力。诗人对抗战将士的敦爱之情,无物不能,无所不在。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我愿化身为子弹兮,与君朝夕以相从。

抱君之腰而与君共命兮,经君之手而

贯入于敌人之胸。

又愿化身为瓶中之水兮,劳解君之渴

而倦润君之容。

终其化我身为军毯兮,使君于朝营露

宿之际,得我之保卫而安眠兮,益坚强其

精力而无懈于冲锋。

—— 一九三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代书信寄慰前方将士

抗战诗人:沈钧儒。

七君子与马相伯、杜重远合影,右起李公朴、王造时、马相伯、沈钧儒、邹韬奋、沙千里、章乃器、杜重远。

1920年,沈钧儒(右二)全家合影。

左起为沈钧儒、张澜、鲜英、李公朴。

沈钧儒一生与诗、石相伴。7岁能诗, 15岁考秀才得中,诗赋列为第一。曾题诗云:“吾生尤爱石,谓是取其坚。掇拾满吾居,安然伴石眠——”。冯玉祥参观沈钧儒“与石居”时,写诗曰:“南方石,北方石,东方石,西方石,各处之石,咸集于此。都是经过风吹日晒,雪侵雨蚀,可是个个顽强,无亏其质。今得先生与石为友,点头相视,如旧相识;且互相祝告,为求国家之独立自由,我们要硬到底,方能赶走日本强盗。”

这首有楚辞之风的《从军乐》, 想象奇特而不离奇,直抒胸臆而不华丽,以作者高深学养,能够用浅显语句,表时代大义,可谓拙巧。子弹、军毯、瓶中之水,皆简单军需物品,在诗中可抱腰可共命,可坚强其精力。诗人对抗战将士的敦爱之情,无物不能,无所不在。

生于1875年的沈钧儒,以新科进士被清政府派赴日本已是1905年的秋天。回国后参加辛亥革命,并于1912年加入中国同盟会。五四运动期间,撰文提倡新道德、新文化。1936年,沈钧儒在救国会发表救国宣言,同年5月参与宋庆龄、马相伯等领导成立的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1936年11月23日,沈钧儒与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史良、王造时、沙千里一道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史称“七君子”。

1948年初,沈钧儒在香港主持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发表紧急声明,坚决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终于促使民盟走上革命道路。1949年2月到北平,任民盟出席新政协代表和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建国后,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主席。

1963年6月,沈钧儒在北京辞世。著有《寥寥集》、《家庭新论》、《制宪必携》、《宪法要览》、《普及政法教育》等。人们称赞拥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作者为“民主人士左派的旗帜”、“爱国知识分子的光辉榜样”。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沈钧儒 马相伯 抗战 诗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