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公木:八路军进行曲


来源:凤凰江苏

抗战胜利后,歌词作了适当调整,由中央军委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1988 年,由中共中央批准,又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颁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们是善战的前卫

我们是民众的武装

从无畏惧

绝不屈服

永远抵抗

直到把日寇逐出国境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听,风在呼啸军号响

听,抗战歌声多嘹亮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战场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去敌人的后方

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向华北的原野

向塞外的山岗

抗战诗人:公木。

1969年,公木在吉林省舒兰县劳动。

1983年5月,公木与艾青(左)冯至(右)谈诗。

1993年,公木给吉林大学中文系研究生上课。

1941年,晋察冀边区第二届艺术节宣传画。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战歌。抗战期间,《八路军进行曲》响彻大地,在敌后,在太行山上,在抗战前线,哪里有八路军,哪里就有雄壮的歌声。

1939年秋,正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从事抗战宣传的公木,为边区火热的生活所感动,创作热情高涨。他与同住一处的音乐人郑律成商量,决定一起为战士们写一些歌。年轻的诗人,早就受过血与火的洗礼,卢沟桥事变爆发,公木经林伯渠介绍奔赴晋绥前线,参加由程子华任司令员的敌后游击队,任宣传股长。1938年8月,他来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成长为一名中共党员。当他拿起笔,往日的战斗情形一幕一幕地在眼前闪现。他一口气写下了八首歌歌词,《八路军进行曲》、《快乐的八路军》、《八路军与新四军》、《炮兵歌》、《骑兵歌》、《军民一家》等,每一首都以高昂的豪情歌颂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拿到歌词后,郑律成随即开始谱曲。很快,这首旋律激越、节奏有力的《八路军进行曲》便广为传唱开来。

全诗以“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为出发点,以三个军令式的“向前!向前!向前!”为起句,抒发了革命军队为祖国、为民族冲锋陷阵的壮志豪情。第二层是一种递进关系,强调了人民武装坚不可摧、无往不胜的力量,强调了誓死赶走日寇、追求自由的决心。最后一节加强了抒情,强化了“风在呼啸军号响”意境的描绘。在歌声中,在军号中,“同志们整齐步伐”向前,并再次唱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主旋律,体现了昂扬的乐观精神。

抗战胜利后,歌词作了适当调整,由中央军委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1988年,由中共中央批准,又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颁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1910年,公木出生于河北省辛集。先后在山东滋阳第四乡村师范和河北正定中学任教。1945年,公木到东北工作,担任本溪市委宣传部部长。1946年1月,公木参加筹办东北公学任党委书记、教育长。1947年4月成立东北大学教育学院,公木任院长。全国解放后,公木曾在鞍钢教育处任处长。1954年10月调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任副所长、所长,在此期间代表作协赴匈牙利、罗马尼亚交流访问。1958年公木被错划为“右派”,并被开除党籍,安排到吉林图书馆任馆员。1962年,公木被分配到吉林大学中文系当教员。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公木得到平反,恢复了党籍。先后任吉林大学副校长、吉林大学文学院名誉院长、中国文联委员暨吉林省文联副主席、名誉主席,以及中国毛泽东文艺思想研究会会长、中国诗经学会名誉会长等。

1998年10月,公木在长春辞世。每当人们从吉林大学诗人的雕像前经过的时候,在那嘹亮的军歌声中,又仿佛听到了诗人与作曲家刘炽共同谱写的那首《英雄赞歌》:“烽烟滚滚唱英雄……”壮歌在耳,英雄在前。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抗战 诗人 公木 八路军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