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郭小川:我们歌唱黄河


来源:凤凰江苏

郭小川为新时代贡献了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他的《甘蔗林——青纱帐》、《秋歌》,他的《林区三唱》、《团泊洼的秋天》等,都广为传唱。郭小川是诗词“革新能手”,独创“新辞赋体”,从我国古代辞赋中借鉴联辞结采的特点,大量使用铺饰、夸张、重叠、排比、对偶等表现手法,有效地增强了诗的情感浓度与语言力度。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我们在河边上住了几百代,

我们对黄河有着最深的乡土爱,

我们知道河边上

有多少村庄,

多少山崖;

我们知道

什么时候浪头高,

什么时候山水来;

我们歌唱黄河,

也歌唱我们的乡土爱。

来呀,

今天这样好日子,

为什么不唱起来!

来呀,

今天这样好日子,

你还把谁等待!

来呀,

你们这脸上没有胡子的,

额上没有皱纹的,

这正是我们歌唱的时代!

来呀,

你们这和强盗厮杀的战士们,

和浪涛搏斗的水手们,

和土地拼命的农民们,

大胆地跳上舞台!

唱吧,

今儿天上没有阴霾,

我爱呼吸就呼吸个痛快;

今儿天上缀满星星,

给我们生命无限的光采;

今儿这广大的黄河西岸

是你的舞台,

是我的舞台,

是大家的舞台。

唱吧,

你敲家伙,

我道白,

扬起你的歌喉,兄弟,

泛起你的酒窝呀,朋友!

我们唱出黄河的愤怒,

唱出黄河的悲哀,

让我们集体的歌声

和黄河融和起来!

唱吧,

我们的歌声

不叫敌人过黄河!

唱吧,

我们的歌声

不许我们周围有破坏者,

我们不停息地唱,

我们不停息地歌,

直到这北方的巨流——

属于工人的河,

属于农民的河,

属于学生旅行的河,

属于青年人唱情歌的河,

属于将士胜利归来饮马的河……

那时候,我们站在河岸上

静静地听

黄河给我们唱

最动人

最快乐

最幸福的歌。

一九四〇年五月四日陕北绥德

抗战诗人:郭小川。

郭小川的父辈、祖父辈及曾祖母(前排坐者位郭小川之曾祖母郭袁氏,后排站立者左一为郭小川之父郭寿麒)。

1958年6月18日,茅盾(前排左六)与郭小川(前排左四)等来哈尔滨第一工具厂,庆祝“萌芽”小组第二个生日。

诗集《甘蔗林——青纱帐》插画,吴冠中绘。

郭小川、杜惠夫妇与孩子。

建国后,当诗人把“公民”这个词写进诗歌中的时候,我们的心是敞亮的,诗人的歌喉是敞亮的。1955年、1966年,已调到中国作协的郭小川,陆续写下《向困难进军》、《在社会主义高潮中》、《闪耀吧,青春的火光》等以“致青年公民”为总题的组诗,其诗作进入了爆发期。谈及这段时期的诗歌创作,郭小川说:“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号召已经响彻云霄,我情不自禁地以一个宣传鼓动员的姿态,写下一行行政治性的句子,简直就像抗日战争时期在乡村的墙上书写动员标语一样……”

在这首“为绥德二百余人的‘黄河大合唱’演出而作”的诗歌中,诗人热情地召唤:“来呀,/ 你们这和强盗厮杀的战士们,/ 和浪涛搏斗的水手们,/ 和土地拼命的农民们,/ 大胆地跳上舞台!”诗人以排比句铺陈诗意,情感跳跃而又灵动。“今儿天上没有阴霾,/ 我爱呼吸就呼吸个痛快;/ 今儿天上缀满星星,/ 给我们生命无限的光采……”欢乐之意溢于言表。

由光未然作词、冼星海作曲《黄河大合唱》,是抗战时期影响巨大的一首歌曲,向全世界发出了中华民族最后的怒吼!作者深受这首性格分明、节奏铿锵的大合唱的感染,情不自禁地随着大合唱的节拍歌唱,仿佛是融进了大合唱的队伍。“我们不停息地唱,/ 我们不停息地歌, / 直到这北方的巨流——/ 属于工人的河,/ 属于农民的河,/ 属于学生旅行的河,/ 属于青年人唱情歌的河,/ 属于将士胜利归来饮马的河……”作者在诗中的畅想瑰丽而多彩,自有一番憧憬革命胜利的豪情。把黄河当作“将士胜利归来饮马的河”,一如“黄河之水之天上来”的气派,更多了抗战将士、饮马黄河的时代气概。而诗的最后一句“那时候,我们站在河岸上/ 静静地听”,是感情宣泄之后的一个停顿,于雄壮之外多了一份婉转,一下子给全诗增添了浓浓的抒情色彩。一句“黄河给我们唱”,拟人手法之下,诗歌的意境显得更为壮阔。

郭小川1919年出生在河北省丰宁县。1933年,全家逃难北平。 “一二·九”运动后,他加入党领导下的民族解放先锋队文艺青年联合会,积极投身抗日救亡的学生运动。1937年9月,郭小川参加八路军,被分配到一二○ 师三五九旅。1941 年至1945 年,在延安马列学院、中央党校三部等单位学习。1948年到1954年,先后任冀察热辽《群众日报》副总编辑兼《大众日报》负责人。1962年10月,调任《人民日报》特约记者,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1970 年,随中国作家协会到湖北咸宁五七干校劳动锻炼。1976年10月,在河南因故辞世,年仅57周岁。

郭小川为新时代贡献了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他的《甘蔗林——青纱帐》、《秋歌》,他的《林区三唱》、《团泊洼的秋天》等,都广为传唱。郭小川是诗词“革新能手”,独创“新辞赋体”,从我国古代辞赋中借鉴联辞结采的特点,大量使用铺饰、夸张、重叠、排比、对偶等表现手法,有效地增强了诗的情感浓度与语言力度。

“舒心的酒啊浓又美,千杯万盏也不醉”,“手捧美酒歌声飞,豪情胜过长江水”——这首激情洋溢的《祝酒歌》,时时都会让人们感受到作者燃烧的诗情。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抗战 诗人 郭小川 黄河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