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们胜利了!中国胜利了!(二)


来源:彭城晚报

徐州在日寇铁蹄下度过7年的岁月。当年,徐州百姓把日寇称为“暴日”、“兽军”、“鬼子”,日寇给徐州人民造成极大的苦难。日本的投降,使得徐州百姓如同得以新生,亲人团聚,扬眉吐气。这些亲历亲闻日本投降的老人们的身份虽然迥然不同,但是将他们的述说整合在一起,便是当年日军投降后的徐州民生市况鲜活的一幕。

徐州在日寇铁蹄下度过7年的岁月。当年,徐州百姓把日寇称为“暴日”、“兽军”、“鬼子”,日寇给徐州人民造成极大的苦难。日本的投降,使得徐州百姓如同得以新生,亲人团聚,扬眉吐气。这些亲历亲闻日本投降的老人们的身份虽然迥然不同,但是将他们的述说整合在一起,便是当年日军投降后的徐州民生市况鲜活的一幕。

日本人摆地摊卖东西

述说者:张绍堂,1911年生,在徐州经商

日本投降时,日本商人十分慌乱,都在暗暗准备回国,东西能带走的就带走,带不走的,有的就扔了,有的东西就拿到现在黄河沿上,现在的铁货街一带的地方摆在地上,卖给中国人。卖的东西什么都有,家具、衣服、用具什么的。摆的地界很大,卖了好一阵子。那种卖,绝不是什么平时做生意的那种自得自傲,而是一种败落之后的求人施舍的、走投无路的买卖。有许多中国人去看,有的说也有你们日本人抛家卖产的这一天。我买了一架英文打字机。

我看到审判日本战犯

述说者:杨传亮,1930年生,当时住迎春桥南

徐州审判日本战犯的地点,是在现在的淮海东路徐州海关大楼,就是徐州济众桥西路南的地方。1945年的时候,那个地方是什么机关,不知道,我记得那时候是叫启明路,那里有一片红房子,有个院子。中国士兵在门口站岗,非常威严,人们不能随便进出,只有几辆轿车进去。

审判大厅正好靠路边,有几扇大玻璃窗户,也是关闭着。但是,人们能趴在窗户外,透过玻璃,清楚地看到大厅里。每天都有许多人挨着窗户观看审判。

我那时十五六岁,住的不远,所以也跟着人趴窗户观看。能看见审判席上坐着几位中国法官,或者叫审判官,前面站着一个日本人,那就是日本战犯了,两边还有中国士兵。下面坐着许多听众。

我们隔着玻璃窗,大厅很大,又那么远,所以我们只能看到有什么事情,什么动作,而听不到审判官在说什么,日本战犯在说什么。

就是这样,观看的人天天围得满满的。

看到平时那些凶神恶煞耀武扬威的日本鬼子,今天老老实实站在被审判席上,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有的人说,这些鬼子都该杀该刮,没个好东西。

三堡车站

日本兵不敢开车厢门

述说者:高老太,1928年生,铜山三堡人

铜山三堡有个车站,平时驻扎有日本兵,耀武扬威的,老百姓非常愤恨。日本投降时,车站上有一些车厢都坐满了日本人,也有日本兵。

他们坐的车厢不敢开窗户,更不敢开车门,恐怕中国人上去打他们。即使是这样,还有一些年轻人拿着扁担、木棍到车厢跟前,打车厢、捣窗户、咋呼着。里面的日本人不敢瞪眼,老老实实地呆着。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胜利 徐州 日本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