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们胜利了!中国胜利了!(三)


来源:彭城晚报

徐州在日寇铁蹄下度过7年的岁月。当年,徐州百姓把日寇称为“暴日”、“兽军”、“鬼子”,日寇给徐州人民造成极大的苦难。日本的投降,使得徐州百姓如同得以新生,亲人团聚,扬眉吐气。这些亲历亲闻日本投降的老人们的身份虽然迥然不同,但是将他们的述说整合在一起,便是当年日军投降后的徐州民生市况鲜活的一幕。

徐州在日寇铁蹄下度过7年的岁月。当年,徐州百姓把日寇称为“暴日”、“兽军”、“鬼子”,日寇给徐州人民造成极大的苦难。日本的投降,使得徐州百姓如同得以新生,亲人团聚,扬眉吐气。这些亲历亲闻日本投降的老人们的身份虽然迥然不同,但是将他们的述说整合在一起,便是当年日军投降后的徐州民生市况鲜活的一幕。

街面上日本人

不可一世的气势没有了

述说者:马玉田,88岁,徐州人,住少华街

日本投降时,我在徐州的淮海省立徐州师范学校上三年级。开学时,国民政府接管,徐州师范恢复,但是,学校说你们是敌伪地区的学生,不能承认你们的学历,必须经过甄审,甄审合格,才能承认你们的学历,不然就得留级,三年级上二年级,二年级上一年级。于是我们参加考试,考试的内容有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等,这些我们都没有学过,各科功课文化知识还行。我通过了考试,通过甄审,相当于三年级水平,就进入三年级学习,毕业时江苏省教育厅发给我们毕业证书。

日本投降时,街面上比较平静,富人还是富人,穷人还是穷人,就是日本人的那种不可一世的气势没有了,老实多了。

一天,我在街上看见一个年轻的日本兵,不知道为什么,被一个日本兵头目追着打,打得很厉害,街上很多人围着看。

日本儿童得到中国人接济

述说者:陈孝元,1922年2月出生在徐州苏家大院,现住莲花小区

鬼子投降时,有的日本移民没有了生活来源,生活困难,孩子饿得很厉害,非常可怜。我们中国人很善良,看见他们的孩子挨饿,就给他们一些白芋、馒头,这些日本孩子的家长知道了,就跪下来,给中国人磕头,表示感谢。那些开洋行的日本移民经济好一些。

日本人被集中起来,大部分关在铜山中学里,就是现在快哉亭公园北门公园巷小学里,有人把守,有的日本人想跑出来,又被抓回去。还有的日本人集中在黄河岸边,用席、篱笆围起来。有的日本妇女中年轻的想找中国人嫁出去,但是没有人愿意娶她们。那些女人,也是被征兵征来的。也有中国人打日本人的,那是拉黄包车的车夫,见到日本人就追赶着打,日本人跪下求饶。

我的孩子就是日本投降那年生的,取名胜利。

“日本人吃土豆——没办法”

述说者:贾世洪,1924年生,徐州三官庙人

日本人投降时,是很狼狈的。那时我挑卖青菜,经常路过七里沟水厂,有个站岗的日本人常拿我的青菜,没有钱给,就拿些东西抵给我。当时,他们没有多少东西吃,有的就到老百姓家里要点东西吃,老百姓也给他们东西吃。

日本兵没有东西吃,就天天吃土豆。所以我们这里常常说:日本人吃土豆——没办法,成了口头禅。

日本兵与徐州村民的一段友谊

述说者:朱立文,1926年生,徐州三官庙人

日本投降后,听说三官庙的日本兵走得十分突然。那阵子,国民党飞机时常来这里轰炸,日本人准备隐藏火车头,那天上午,我们还在村西铁路边挖山洞,日本人想把火车头藏里面,挖了一部分,中午休息,打算下午接着挖,谁知道下午通知不干了,日本人下午就撤走了。

有个日本兵叫内田,年轻人,平时与三官庙村的喻明义有交往,那天下午日本兵撤退紧急,内田不能够与喻明义当面告别。后来,那个日本兵回国后,念念不忘三官庙村的这位朋友,几十年过去了,都没有忘记,中日恢复邦交后,内田多次写信寄往三官庙村寻找探问老朋友,说想来三官庙村。喻明义也给他回了信,说明现在一时还不能接待。1981年春,当年的这位日本兵专程访问中国,旧地重游,到徐州三官庙村访见了喻明义,还给三官庙村一些老人照了相。内田回国后,知道三官庙村有了稻田,特给喻明义寄来日本稻种。这段故事已有多年了,村里人还经常提起。

喻明义,三官庙村人,已去世。《徐州郊区志》对这段往事有记载。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我们 胜利 日本 徐州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