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何其芳: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来源:凤凰江苏

1912 年 2 月,何其芳生于重庆万州。1931 年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汉园集》出版后,他又把旖旎的青春涂抹在散文集《画梦录》中,1937 年出版后获得《大公报》文艺金奖。大学毕业后,诗人先后在天津、山东、重庆等地任教。1938 年,到延安鲁迅艺术学院任教,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我歌唱早晨,

我歌唱希望,

我歌唱那些属于未来的事物,

我歌唱正在生长的力量。

我的歌呵,

你飞吧,

飞到年轻人的心中,

去找你停留的地方。

所有使我象草一样颤抖过的

快乐或者好的思想,

都变成声音飞到四方八面去吧,

不管它象一阵微风

或者一片阳光。

轻轻地从我琴弦上

失掉了成年的忧伤,

我重新变得年轻了,

我的血流得很快,

对于生活我又充满了梦想,充满了渴望。

一九四二年初

选自《中国新诗选1919-1949》

(中国青年出版社,1956 年第1 版)

抗战诗人:何其芳。

何其芳全家福,1953年摄于燕东园。

镌刻在墓碑上的“何其芳诗抄”。

那种对新生活的渴望喷薄而出,那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西北角那片晴朗的天空下,深受传统诗词熏陶的何其芳,在党的怀抱中,在边区宽松的环境下,在昂扬的抗战精神中,以鲜亮明媚的笔触描绘未来, 为抗战诗歌增添了几许轻盈、灵动的神韵。

上世纪30年代,何其芳、李广田、卞之琳三位大学同学,借郑振择编辑出版“文学研究会创作丛书”的机会,合文为集,受读书之所“汉花园”名字影响,为诗集取名《汉园集》。历史记住了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合作,汉园三诗人的名字从此蜚声文坛。

在这个年轻的行列中,何其芳表现的是一位燕园学子常有的说不清的理想、浅浅的忧伤。

1912年2月,何其芳生于重庆万州。1931年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汉园集》出版后,他又把旖旎的青春涂抹在散文集《画梦录》中,1937年出版后获得《大公报》文艺金奖。大学毕业后,诗人先后在天津、山东、重庆等地任教。1938年,到延安鲁迅艺术学院任教,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诗人用纯净的歌喉喊出第一声“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时,他的心里充满阳光。在诗人眼里,希望是“未来的事物”和“生长的力量”。第二节,歌声所指,“飞到年轻人的心中”,使哲理性的抒情有了具体的指向。紧接着,“快乐或者好的思想,/ 都变成声音飞到四方八面去吧”,拓展了诗歌的空间,使一人的歌唱变成了众人的合鸣,恰似带读者步入一片光芒的大地。诗的末尾回到抒情主体,“失掉了成年的忧伤”是一种情感的升华,是不到30岁的诗人对自我蜕变的一种期盼。在抗战的艰苦时刻,在民族的危急时刻,诗人身居一地,心怀未来,可知特殊时代对一个年轻灵魂的塑造,那份自由、那份康健、那份抒情,透出一个时代、一群追求幸福的人的精神。这让我们想起作者另一首嘹亮的歌《生活是多么广阔》:“去以自己的火点燃旁人的火,/ 去以心发现心,/ 生活是多么广阔,/ 生活又是多么芬芳。”

沙鸥评价诗人说:诗是写给少男少女的,但真正的主体是“我”。通过全诗,读者看到了诗人鲜明的形象,听到了他深情的歌省。他是如此真诚,又是如此激动地在歌唱。诗人把他的一片赤忱之心捧给了我们。

后来,作者奉命到重庆,历任中共四川省委委员、宣传部副部长,《新华日报》社副社长等职。建国后,主要担任文艺界领导工作,从事文学批评,文学理论研究(红学)以及教学等。历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和书记处书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等职。

1977年7月,何其芳在北京辞世。著有《何其芳文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歌唱 少男少女 何其芳 抗战 诗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