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方然:骨


来源:凤凰江苏

方然不仅是诗人,还是一位翻译家和文学批评家。 译有拜伦《哈罗尔德的旅行》、雪莱《沈茜》和《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等。 他认为批评不是“提虚劲,打空拳”,而是从“苟安、萎靡中,抬起头来,看一看人生的高大目的与艺术的高大目的”。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马路边立着一块大碑:

“这里埋着

为抗战而战死的。

同志们,敬礼!”

为何埋在这里?

是为着使我们能看着

无数后来者从坟前走过。

开荒的同志

一锄头掘出一颗头颅骨。

“换一块地吧,

这怕是战士骨呀!”

“行,就让骨头成为肥料,

养育我们底土地!

战士底一切

都是为着抗战的!”

节选自《边城草》,原载一九四三年七月一日

——桂林《文学杂志》创刊号

根据地的“街头诗”。

中华抗战先锋队。

应用向前的八路军战士。

依然找不到诗人一张清晰的照片,47岁的生命就这样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然而,战斗者的誓言依然回响,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提醒着胜利者,抗战胜利靠的是“战士底一切”。

1940年,经组织疏散,到成都考入金陵大学中文系的方然,一定忘不掉1938年赴延安陕北公学学习的那一段的日子。作为“七月诗派”的重要作家,方然这首短诗《骨》,以多少年之后为起始,有点时空倒置的意思,以虚拟的对话,勾勒出“死的伟大”,这“死”是为民族大义,甚至死后也可以化作“肥料”。因为,在作者的心中,“战士底一切/ 都是为着抗战的!”这掏心掏肺的一句,让人们记住了诗人的名字。

1942年诗人与杜谷、芦甸等人成立平原诗社,出版《平原》诗刊。

1947年诗人与阿垅、倪子明共同创办文艺刊物《呼吸》。

1950年,方然加入中国共产党,调任浙江省文联编审部部长,后调入中共浙江省委统战部。

1955年,方然被列为“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而遭逮捕。

方然1919年出生,在文坛出名时才20多岁,被捕时35岁,1966年,方然被迫害自沉于水渠,年仅47岁。“文革”结束后,方然获得平反,杭州市委统战部为他举行了追悼会。

方然不仅是诗人,还是一位翻译家和文学批评家。 译有拜伦《哈罗尔德的旅行》、雪莱《沈茜》和《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等。 他认为批评不是“提虚劲,打空拳”,而是从“苟安、萎靡中,抬起头来,看一看人生的高大目的与艺术的高大目的”(《新文学史料》)。

在写给母亲诗作《安慰》中,他说:“我怎样安慰你呢?你哭瞎了眼睛的母亲呵!我的肩上放着你颤抖的手,我听着你手杖触地的声音。”

在写给妻子诗作《哀歌》,他说:“一个吹箫人,/ 叫我听他在月夜里/ 低低吹着箫,/ 他说:/ 听呀,/ 落水的水鬼们,/ 在那池边柳树下,/ 呜呜地哭了,/ 为着找到的替身,/又是自己的亲人! /…”

在写给战友诗作《报信者》中,他说:“如果敌人的枪弹/ 穿透我底胸膛,/ 我一定还是紧紧地/ 搂住你的颈项,/ 用尽最后一口气,/ 你要掉头飞快地把我背回来。”

三段挠心的文字,让后来者叹息。而诗人以遗骨肥田的形象,久久挥散不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方然 诗人 战士 抗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