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晏明:郝穴


来源:凤凰江苏

建国后,晏明先后担任北京《新民报》、《大众诗歌》、《北京日报》、北京出版社及《十月》的编辑工作。他主持编辑出版的《老作家文集》(集外集),包括了郭沫若、夏衍、巴金、老舍、曹禺、臧克家、周立波、田间、刘白羽、郭小川、徐迟等一批名家,其作品、评论大多来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各地报刊,可谓不辞辛苦,功在文史。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呵,郝穴,你扬子江北岸的草原的宠儿,

你这般安静而有时又喧嚣地

躺在扬子江的左臂。

你沿岸木船的桅杆,不及往日

交织与竖立的繁多……

今天,我来了,

披着破烂的草绿的衣衫,

披着山城的糜烂的气息,

以奔赴战斗的热狂的爱情

和亲切地渴望地拜访你。

我来了,来了,

我伫立在你旁侧的堤岸之上,

我微笑着,快乐地用巡视的眸子

向你冷落的街市瞭望,

向你青青的周围的田野瞭望……

你秀绿的战争的土地呵!

你的清澈的池塘散发着荷香,

风吹抚着你被枪弹洞穿的胸膛,

你昏黄的溪水,混合着污浊的

敌寇的血流。

阳光逐走了阴晦的雨天,

把橙黄的紫色的野花,

一丛丛撒满你的身旁,

你长长的绿草的繁盛,

你洼边的竹林丰茂。

小巧的子规唱歌了,

辛勤的布谷唱歌了,

天空显得如此蔚蓝而明媚……

你,呵,郝穴,

你周围的一切充满了

浓烈的爱的诱惑,

我是这般贪婪地喜悦地

以火热的眼光,拥抱你,亲吻你。

我是被诽谤与饥饿放逐而来的,

我是被血流的激荡与平原的搏斗

引诱而来的,

我是脱去了羞辱与忧伤的外衣

而来的呵!

郝穴,你身经百战的小镇,

你的街市埋藏着炸药,

你的湖泊安放着鱼雷,

你的心脏深处围绕着无数的

猛烈战斗的人民,

你是如此结实而粗壮呵!

今天,我抚摸着自己胸脯的跳动,

为你战斗的骄傲与荣耀而放歌,

我把我快乐的诗句撒播在你的田野,

呵,郝穴,你小小的市镇,

你血腥混合着牛粪的土地,

你扬子江北岸的草原的宠儿呵!

我爱你,颂你……

一九四二年六月湖北江陵郝穴

(原载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四川三台山谷社《诗帖》丛刊)

抗战诗人:晏明。

晏明、北野夫妇合影。

晏明《故乡的栀子花》书影。

在作者深情的叙说中,郝穴这样一个小地名一定会在抗战诗歌中大放异彩。

晏明诗中的郝穴,位于湖北省江陵县荆江北岸,是一个“百家茶楼百家馆,百家店铺和行栈”的古镇。抗战时期,江陵是日军进攻我大西南抗战后方的军事战略要地,也成为国民政府捍卫鄂西大后方抗战基地和对抗日本侵略军的前沿阵地,更是新四军游击队抗日救亡、打击日军的重要活动地带。据研究者金祖文介绍:因为重要的战略地位,原来只有1万人左右郝穴镇,战时一下子增加到近3万人,人们形容为“日有千人拱手,夜有万盏明灯”,时有“小汉口”之称。1941年至1943年间,日寇在飞机轰炸的同时,从地面6 次进攻郝穴,造成极大破坏,镇内人口由3万余人骤降至3500余人。

1920年12月,晏明出生于湖北省云梦县郭家墩。上世纪40年代初,晏明在重庆加入抗敌文协,主编《诗丛》,不久到鄂中抗日前线编辑《胜利报》,随后到湖北恩施《武汉日报》任文艺副刊主编。这首讴歌家乡的诗作,写于日寇对郝穴疯狂的进攻之际。诗歌开头包含丰富的信息:“草原的宠儿”是指郝穴水草丰美,“沿岸木船的桅杆”时多时少,指的是小镇曾经的繁荣。“你这般安静而有时又喧嚣地/ 躺在扬子江的左臂。”一个“躺”字,抒情中带有爱怜。第二节是写诗人来到郝穴,亲切而又哀怨,“草绿的衣衫”和青青的田野,不相连的两个意象竟是那么和谐,突出了乡野的味道。“披着山城的糜烂的气息”,指的是陪都重庆的腐败。第三节是对日寇的控诉,对来之不易胜利的讴歌。诗的第四节是一笔抒情的浓墨,底色却是“蔚蓝而明媚”,绿草、竹林、子规、布谷等意象都带有泥土的芳香。

诗歌上半段的吟唱至此作了一个修整。接下来的抒情更为浓郁,诗人“以火热的眼光,拥抱你,亲吻你”,表达的是一份崇高的敬意:“你的街市埋藏着炸药,/ 你的湖泊安放着鱼雷,/ 你的心脏深处围绕着无数的/ 猛烈战斗的人民”,作者对家乡的赞美、对“身经百战的小镇”的赞美、对抗战军民的赞美,譬如赤子对母亲真挚的讴歌。“呵,郝穴,你小小的市镇,/ 你血腥混合着牛粪的土地”,“——我爱你,颂你”,结尾余音袅袅,让人情不自禁地怀想那片土地。用“血腥混合着牛粪”来修饰土地,是多么奇特,而又多么切合时代。

才情横溢的诗人,一碰到家乡的土地,那浓郁的感情化也化不开。晏明曾把自己诗集取名《故乡的栀子花》,那份沁人心脾的清香,弥久而悠长。

建国后,晏明先后担任北京《新民报》、《大众诗歌》、《北京日报》、北京出版社及《十月》的编辑工作。他主持编辑出版的《老作家文集》(集外集),包括了郭沫若、夏衍、巴金、老舍、曹禺、臧克家、周立波、田间、刘白羽、郭小川、徐迟等一批名家,其作品、评论大多来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各地报刊,可谓不辞辛苦,功在文史。

文革后,晏明执着于现代山水诗的创作,成就斐然。他创作的组诗《黄山,奇美的山》发表后被香港作曲家谱写成大型合唱诗篇,在北京、港台地区、东南亚诸国、日本、美国等公演,引起轰动,曾获台湾两项金鼎奖。

2006年9月,晏明在北京辞逝,享年86岁。著有十余种诗集。

在一首《故乡的春天》诗歌中,诗人曾说:“严寒中久久酣睡的爱情,/ 在云与梦中,被春风拂醒。”云梦县是诗人的故乡,诗人没有酣睡,他是去云游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郝穴 晏明 诗人 抗战 北野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