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子壮:闻日寇投降狂喜书怀


来源:凤凰江苏

作者王子壮,1900年生于山东省济南。1917年入北京大学,学习法律。1923年6月毕业后回济南,主编《十日》旬刊,撰文宣传新思想。1927年起到国民党中央工作,曾任监察委员会铨叙部次长、兼任中央监察委员会秘书长。抗战后,他随国民政府入川。1948年8月因病在南京辞世。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破碎河山庆忽全,终从薪胆力回天。

神州八载驱倭战,三岛群酋伏马前。

见雪累朝羞辱史,宁忘惨状杀烧年。

南京尸骨长沙火,永记东洋罪恶篇。

一九四五年八月在都匀

抗战诗人:王子壮。

中国军队在都匀。

王子壮(右一)与同僚合影。

《小王子壮日记》书影。

抗战胜利的那年8月,王子壮在都匀。都匀是贵州省南部的一个小县城,那里山川纵横,滔滔剑江穿城而过,解放后,建起了100多座形态各一的桥,所以都匀有“高原桥城”美誉。抗战中,开赴淞沪战场的26师、走向异域的中国远征军新38 师,都长期在这里安营扎寨、招兵买马。在今天的百子桥、关乡桥等地,依然保存着不少抗战标语石刻。

作者王子壮,1900年生于山东省济南。1917年入北京大学,学习法律。1923年6月毕业后回济南,主编《十日》旬刊,撰文宣传新思想。1927年起到国民党中央工作,曾任监察委员会铨叙部次长、兼任中央监察委员会秘书长。抗战后,他随国民政府入川。1948年8月因病在南京辞世。

王子壮常年坚持日记。台湾地区版的《王子壮日记》目前已成为抗战研究、民国研究的一份重要史料。其涵盖时间从民国十年至三十七年,内容丰富,并有生动的细节记载。如作者在日记里感慨:知识阶级公务员及教育界以收入日绌,面有菜色,食米质量粗劣,青菜、肉食昂贵,使国家精英营养不良。当时,他一月收入1100元,支出1600元,全家节衣缩食,还有500元不足。1942年春,国民党《中央日报》社论已指出:靠薪水收入维生者,早已靠典卖度日,生活苦不堪言。1942年底,王子壮回顾一年的生活,感慨全年仅三个月生活因公费增加而未感恐慌。

录《闻日寇投降狂喜书怀》于此,可以一探抗战胜利时不同人士的心境。诗中的“狂喜”,说明了作者对胜利久久的期盼。诗的前两句,以卧薪尝胆为典,说的是抗战的艰难与获胜的不易。三、四两句中的“三岛”,是国人在清末民初对日本的别称,这里特指日寇。“伏马前”象征日寇投降。五、六两句,是从总体上描述中华民族的遭受的屈辱。可贵的是,在诗的结尾,诗人告诫国人不要忘记日寇对我犯下的累累罪行,“南京尸骨”指的是日寇在南京屠杀我同胞30万民众,“长沙火”是指长沙大火惨案。在举国欢庆抗战胜利的时候,作者自然地想起在战火中丧身的百姓,充满勿忘国耻、牢记血恨的情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王子壮 日寇 都匀 抗战 诗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