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季思:小令


来源:凤凰江苏

诗作最后一句,给人觉醒:“胜利休要过夸,盛名最难久假。五强四大都虚话,第一自家奋发。”在抗战胜利日能清醒地鼓励民众奋发,祝福祖国自强,确有常人不及之高度。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家家痛饮连宵,处处高歌达晓。头颅照镜依然好,四十男儿未老。

桥头驰骤兵车,桥上横飞战血。二十九军何处也,依旧卢沟晓月。

五千南口雄师,八百四行壮士。终凭血肉开新史,中国男儿不死。

沉沙戈戟未收,枕土髑髅黄锈。倭奴百万终低首,地下英灵省否?

樽前一局兴亡,眼底八年抵抗。与君举酒对斜阳,别有豪情万丈。

征人塞北关西,思妇星前月底。八年多少辛酸泪,今日都应破涕。

全国还须振作,内战切休挑拨。你的我的争什么?民族原来一个。

胜利休要过夸,盛名最难久假。五强四大都虚话,第一自家奋发。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

抗战诗人:王季思。

以元朝散曲小令抒写抗战胜利之际的心情,字里行间充满诗人的喜悦。在作者笔下,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是无数抗战志士流血牺牲而来。 “沉沙戈戟未收,枕土髑髅黄锈。倭奴百万终低首,地下英灵省否?”欢笑中含着对先烈缅怀的眼泪。

面对一触即发的内战形势,作者不无担忧。“你的我的争什么?民族原来一个。”一句大实话,道出了王季思对和平的呼唤。多少年后,词学大家夏承焘曾评价王季思的诗说:“明白如话,农夫妇女一读就能上口,但没为读者留有余地,也是一病。”但王季思对此其实颇为自得,“回顾我前半生写的诗歌,在群众有点影响的并不是我追唐摹宋、刻意经营的诗词,倒是这些有感于民生哀乐,信口成吟的乐府民歌体”。由此可见作者的坦率和真诚。诗作最后一句,给人觉醒:“胜利休要过夸,盛名最难久假。五强四大都虚话,第一自家奋发。”在抗战胜利日能清醒地鼓励民众奋发,祝福祖国自强,确有常人不及之高度。

王季思,1906生,1996年辞世,浙江温州人。潜心于元杂剧和中国文学史研究。曾任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古文献研究所所长、国务院第一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古籍规划出版领导小组成员。著有《王季思诗词录》、《击鬼集》、《新物语及其他》、《玉轮轩前集》、《新红集》、《求索小集》、《玉轮轩后集》等。先后主编《中国文学史》( 与游国恩等合作) 以及《全元戏曲》、《中国十大古典悲剧集》与《中国十大古典喜剧集》等,在国内外学术界中有重大影响。

有感于1945年9月3日这一历史神圣时刻,编著者特录柳亚子、陈寅恪两位大家同日所作诗词于后,谨作纪念。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王季思 小令 抗战 诗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