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些战争中的父亲们


来源:彭城晚报

父亲节前夕,“抗战在徐州”栏目特编发这一组关于父亲的抗战,从不同的角度,诉说了战争的残酷和血性男儿的家国情怀。

父亲勇炸日军碉堡

文+图|陈忠新

作者父亲陈华亭旧照及奖章。

我的父亲陈华亭是位老革命,1915年5月出生于山东省铜北县(现江苏省沛县)魏庙镇房村,2014年10月24日病逝,享年99岁。生前是铜山区民政局离休干部。

他于1938年6月参加抗日战争,193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数十次参加对敌作战,亲手击毙日本鬼子多名,父亲当年英勇抗战的事迹至今仍在乡间广为流传。抗战胜利后,父亲依然戎装在身,驰骋疆场,屡建战功,先后在华北军区、华北独立十四团任连长、参谋、股长等职,授予大尉军衔,并于1955年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颁发的金质解放奖章。父亲给我姐弟三人讲述最多的是他在抗日战争中的那段经历,目的是教导我们子孙后代要牢记历史,莫忘国耻。现将其中的两则抗战故事整理如下:

1938年6月,由老红军苗宗凡同志介绍我父亲参加了抗日联军,并在当地组织抗日自卫队,出任自卫队队长,后编入抗日游击队湖西支队。除了对日军作战外,还要应对盘踞在魏庙镇的耿聋子的土匪武装。那时,由于日军扫荡和封锁,我军的生活和武器弹药都非常匮乏,有不少武器弹药都是从日军那儿缴获的。我父亲就打起了这个主意,想夜袭日军岗楼,搞些枪支弹药来。是时,父亲所属华北军区某部驻扎在微山县夏镇南边不远的小南庄八路军根据地。

在寒冬一个夜晚,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已是连长的父亲亲自带着警卫员王开吉,向位于临城(现薛城)至徐州铁路线旁的日军岗楼摸去。接近岗楼时,凭借岗楼内射出的灯光,我父亲看到站岗放哨的两个日本士兵正持枪东张西望,大概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露出畏缩且惶恐的神态。父亲当机立断举枪将岗楼里的电灯击灭,趁此灯灭的一刹那,父亲和警卫员迅速冲进岗楼。身高1.80米、力大魁梧的父亲,没用一颗子弹,将两个日本鬼子活活掐死。随即,父亲和警卫员一起带着缴获的两支步枪和少量子弹跑步返回部队驻地。

在攻打山东单县城外的重镇吴寨时,由于吴寨四周都是开阔地,易守难攻,父亲认为应采取智取的战略战术。但上级指挥员却主张强攻,加之日军仗势着居高临下坚固的碉堡,用密集的火力阻挡了我军进攻的道路,我方多名爆破手都在爆破途中英勇牺牲,致使我军伤亡惨重。

眼看着离总攻的时间不多了,上级命令20分钟内攻下日军碉堡。当时父亲所在连只剩下包括父亲在内三人。我父亲急了,当即决定自己亲自去爆破。

父亲怀着为战友报仇和不怕牺牲的勇气,一面命令火力支援,一面将几颗手榴弹捆在一起,拿上炸药包和梯子,时而匍匐前进,时而跃起,快速地接近日军的碉堡。在瞬间定神明察地形后,果断地一跃而起,将梯子迅速地靠在碉堡上,飞快地爬上梯子顶端,用尽全身力气,将捆好的手榴弹和炸药包迅速地塞进日军的碉堡内。待我父亲机智地卧倒在安全地带时,只听得一声巨响,日军的碉堡被炸飞了,鬼子的机枪哑了,为我军总攻扫平了道路,最后取得了整个战斗的胜利。为此,我父亲荣立了战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父亲 战争 日本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