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柯尧放:快哉此夜行


来源:凤凰江苏

诗的第一段指出,在广岛长崎遭受了原子弹轰炸后,日寇仍垂死挣扎,是战、是降,军国主义摇摆不定,但同盟国已对日宣战,世界瞩目。“主人倾耳疑其聪”以下,是说中国作为战胜国还没有得到日本投降的准确消息,但山城、全国已开始庆祝。

《以笔为枪:重读抗战诗篇》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著者:韦晓东

简介:“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是我底祖国/是我底受难的祖国!”70年前,抗战诗人以笔为枪,为祖国而歌。血里生长的抗战诗篇,再现了中华民族共同抗战的伟大历程。那些披着征尘的诗句,其实就是四万万中华同胞“还我山河”的呐喊,沿着诗词中国浩瀚文脉流淌而来的吟唱,都化作了力透纸背的滚烫血液。

70年后,编著者怀抱独特的情感体验以诗心撞击诗心,在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重新检录硝烟弥漫处的抗战诗篇,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关注炮火下民众的苦难。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抗战诗篇,从来就是一道筑在抗战军民心田间的“精神长城”。重读经典,温故知新,以血火熔铸的诗句编织花环,献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祖国,从一个百年,到下一个百年。

长崎广岛鬼烂中,红骑突起如飘风。战与降与意幢幢,万目交眺扶桑东。

五日倭情语未终,山楼已见月一弓。主人倾耳疑其聪,似闻爆竿喧四墉。

(编著者注:幢幢:本意: 晃动,指犹豫不决。四墉:读sì yōng,四周城墙。)

须臾邻曲设汹汹,倭奴投降声戡空。飞捷若聆甘泉宫,喜极有客泪浺瀜。

出门履步笑龙钟,九衢人涛腾千重。啸歌撼地驱丰隆,飞谍翻空若旋蓬。

(编著者注:邻曲:邻里,邻人。汹汹:波涛、风等声音大,指声势盛大或凶猛。堪:就是怎么经得起,空就是没有。甘泉宫:秦宫,后汉武帝扩建。 浺瀜:读chōng róng,水深广貌。丰隆:亦作“丰霳神话中的雷神。旋蓬,随风飞转的蓬草,比喻轻易。)

或标杰语驰朱幢,城北城西炎风冲。

攀椅狂杀三尺童,万旗飘飘射日红。

银镫烛天交长虹,白龙池畔如花丛。

(编著者注:呼嵩:读hū sōng,指对君主祝颂。炎风:读yán fēng,指东北风。一曰融风。)

邂逅李侯惊殊容,手携稚子乐融融。

纵酒还乡与人同,口若峨嵋泻春洪。

草堂吾将拜杜公,北出秦岭开心胸。

归谒二陵掬其衷,八年重见钟山锋。

杰哉千古一蟠龙,凤凰台上草蓬茸。

故居长借吴云封,南埭北湖寻前踪。

六朝烟水秋蒙蒙,君何日来洗诗筩。

李侯妙绪抽亡穷,吾亦感此申欢宗。

(编著者注:北湖南埭指六朝古都的典型景色,“北湖”是玄武湖,“南埭”即鸡鸣埭。埭:读dài,本义是土坝。筩, 同“筒”。)

大德日生天所钟,彼何心哉穷哉攻。

豹声虎吻狂且蠢,欲壑难以九有充。

死而后生孰之功,口碑蟥蟥歌止戎。

危疑群魅惑盲聋,独以神断摧奸锋。

兆民赴义输公忠,得道卒要天下从。

翦除暴乱夸诸凶,取彼元憞投樊笼。

屈膝俯首心怔忪,日已落矣空悲恫。

七十八年逝匆匆,樱花羞对岁寒松。

(编著者注:九有:九州,泛指中国。元憞:读yuán duì,指大恶或者大恶之人。樊笼:关鸟兽的笼子。比喻受束缚。怔忪:读zhēng zhōng,义指惊恐不安。)

昖殥卧鼓收罐烽,王师大献告列宗。

黔黎披心属百工,快哉洪业安熙雍。

白泉余兴高飞殥翀,趱趱不闻丙夜钟。

万钱买醉思新丰,快哉此夜千载逢。

(编著者注:熙雍:含有宗教用法,指上帝圣城。 昖:读yán,指日行。 殥:读yín,本义为边远之地。 翀,读chōnɡ,指鸟直着向上飞。趱趱,读zǎn zǎn,方言,犹趔趄。 丙夜:读bing ye,指三更时分。)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夜

抗战诗人:柯尧放。

柯尧放《容庵丛稿》书影。

录此长诗,是为了记住抗战时期重庆的一位杰出诗人和他对祖国的贡献。

他叫柯尧放,1904年11月出生,重庆壁山人。抗日战争时期,柯尧放与沈尹默、潘伯鹰、李春坪被誉为重庆四大诗人。著有《命运之河》、《青春日记》、《歌乐山之魂》,散文诗集《渴望与挣扎》和散文集《流年似水》等。他诗情横溢,长歌《快哉此夜行》,以瑰丽的奇想、山城重庆与六朝金陵的关照、现实与未来的对应,成为抗战胜利诗词中的一枝奇葩。此诗引起“饮河”诗友共鸣,纷纷唱和,辑成《陪都闻捷胜利唱和诗》,铸成纪念抗战的文化丰碑。“饮河诗社”是抗战期间在重庆研究和创作诗词的文学团体,1940年由章士钊、沈尹默、乔大壮、江庸等人发起创办,社名取庄子“鼹鼠饮河,不过满腹”之句。以当时的年轻诗人许伯建为例,社员作品始终表现了高昂的抗敌激情,必胜信念。更为可贵的是,一大批著名学者和社会名流,聚拢在“饮河诗社”周围,他们中有:俞平伯、朱自清、缪钺、叶圣陶、郭绍虞、陈铭枢、肖公权、吴宓、黄杰、谢稚柳、徐韬、黄稚荃、黄苗子、蒋山青、钱问樵、王季思、沙孟海、程千帆、沈祖棻、萧涤非、成惕轩、施蛰存、曹聚仁、萧赞育、叶恭绰、屈义林、陈寅恪、王遽常、游国恩、谢无量、李思纯、夏承焘、浦江清、潘光旦、马一浮等。柯尧放不仅积极参加诗社活动,而且还为诗社提供物质支持。社刊创办了《诗叶》、《饮河集》、《饮河》刊物,还在《中央日报》、《扫荡报》、《益世报》、《时事新报》、《世界日报》上开辟专栏,潘伯鹰任主编,共刊出一百余期。

诗的第一段指出,在广岛长崎遭受了原子弹轰炸后,日寇仍垂死挣扎,是战、是降,军国主义摇摆不定,但同盟国已对日宣战,世界瞩目。“主人倾耳疑其聪”以下,是说中国作为战胜国还没有得到日本投降的准确消息,但山城、全国已开始庆祝。

第二段,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日寇终于投降,消息传来,人们热泪奔流,老老少少都走到大街上,长长的游行队伍,声浪腾起,人们把帽子抛向高空。

第三段,中国军队和盟军共同战斗,一举夺得胜利。不相识的人们在一起跳舞,满城都处在兴奋中。依强欺弱的日寇连小孩都乱杀,而现在胜利者的红旗已经插到日本。天出彩虹,花开池塘,从人间到天堂,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第四段从友人写起,李侯指的是诗人的朋友李春坪,这里指友人带着小孩欢乐地出行,把酒言欢间掩饰不住胜利的喜悦。其后四句是写身居山城的诗人到草堂拜祭杜甫,还将往北走过秦岭舒解胸怀。他返回南京后还将到南唐二陵告慰失去江山的两位“君主词人”,并历经八年重新看到高耸的钟山。

第五段集中写南京,六朝古都,虎踞龙盘,昔日的凤凰台上野草丛生,吴王的故居在哪里呀,诗人要到鸡鸣寺玄武湖去寻找。烟水朦胧的六朝古都呀,何时临池研磨撰写诗篇?李白和诗人都欢欢喜喜走来。

第六、七、八段,以“大德曰生”起句,说明人间崇生的道理,日寇无任怎样如鬼魅般猖狂,都逃不了灭亡的命运。我亿万民众众志成城,一定会把日寇投到牢笼。

大意如上,已见诗人辞赋神采。适逢大捷,诗人浮想联翩,用典极为绚烂。

柯尧放是一位以身喋血的爱国者。在震惊全国的1927年重庆“三·三一惨案”中,他被国民党特务打昏,后不得不流亡贵州。1949年秋,解放大军挺进西南,直逼重庆。柯尧放利用当时担任的重庆市参议会秘书长身份,积极筹备参加“迎接解放筹备小组”,为保卫人民财产作出贡献。

柯尧放本身是一位行书、章草皆上乘的书法家。一生节衣缩食,生前却立下遗嘱,把所收藏的123 件珍贵书画、文物捐献给国家。文物中有价值连城的明代画家崔子忠的《浣洗图》,还包括李可染的《竹林七贤图》、董其昌的字卷、龚晴皋的对联、船山字条、林则徐的字联、徐悲鸿的画鸡、赵熙字屏、晋良指画芭蕉、翁方纲的行书等。1965年6月18日,重庆博物馆取走文物,国家给了其家人400元奖金。

1965年4月辞世。直到1995年,友人为柯尧放出刊遗著《容庵丛稿》。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抗战 诗人 柯尧放 容庵丛稿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