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四军老兵陈道元:枪一响伪军就跑 我们叫他们豆腐军


来源:重庆晨报

今年90岁的沙区文化馆离休干部陈道元,是一位新四军老兵,老家江苏盐城。1938年,日本鬼子打进来了。他说:“当时我12岁。父亲是城里头织布的工人,就是用那种木头做的土织布机。盐城是中等城市,东、西、南、北四个城门,我们家住在西道街,是最繁华的商业街。日本飞机来轰炸,我们就逃到乡下,城里的人几乎跑光了,炸死不少人。大火烧了几天,父亲兄弟三个,有两家草房都烧了,留下我们一间瓦房没烧。我们在乡下躲了三个月,回城挤在瓦房里住了几个月。日本飞机又来炸,我们又跑,这次跑,就一直在乡下,借住在农民的草棚里,再也没回去。抗战胜利也没回去,我们两兄弟参军,因为是军属,分了两间房和土地,市民就成了农民。”

导读:日本飞机来轰炸,我们就逃到乡下,城里的人几乎跑光了,炸死不少人。大火烧了几天,父亲兄弟三个,有两家草房都烧了,留下我们一间瓦房没烧。

陈道元近照

陈道元(后排右1)1950年任南岸区汪山派出所所长

陈道元(前排右1)1949年在安徽蚌埠任曹荻秋的警卫班班长

今年90岁的沙区文化馆离休干部陈道元,是一位新四军老兵,老家江苏盐城。1938年,日本鬼子打进来了。他说:“当时我12岁。父亲是城里头织布的工人,就是用那种木头做的土织布机。盐城是中等城市,东、西、南、北四个城门,我们家住在西道街,是最繁华的商业街。

日本飞机来轰炸,我们就逃到乡下,城里的人几乎跑光了,炸死不少人。大火烧了几天,父亲兄弟三个,有两家草房都烧了,留下我们一间瓦房没烧。我们在乡下躲了三个月,回城挤在瓦房里住了几个月。日本飞机又来炸,我们又跑,这次跑,就一直在乡下,借住在农民的草棚里,再也没回去。抗战胜利也没回去,我们两兄弟参军,因为是军属,分了两间房和土地,市民就成了农民。”

参军

陈道元1942年1月参加新四军三师8旅盐城总队,后改为盐城独立团,1946年改编为华中野战军10纵,1947年改编为华东野战军12纵,1949年2月,华东野战军改编为三野。“我参军时,舅爷是地下党、农会副主席,他有一个儿子在新四军当班长,就送我们去了新四军。当时离‘皖南事变’不到一年,事变前,新四军军帽上有青天白日帽徽,事变后,帽徽就扯掉了。1945年毛主席到重庆谈判,我们又发了个帽徽。”

参军后,盐城总队化整为零打游击,抗击日伪。“我先干的是区队,灰布军装,夏天两套单衣,冬天一套棉衣。打汉奸、土匪,还有海匪。盐城靠近黄海,水网地区,无船不行,中农以上都有船,有的家里还有几条船。那里海匪也多,抓到海匪,我们没监狱,该杀的杀,该放的放。”

日本人占领盐城后,又逐渐占领周围重要集镇。“鬼子10多里修一个据点,15多里修一个炮楼。小据点一个排,大炮楼一个连,一个团。鬼子有汽车,是机械化,要修路。你前头修,我后头挖。日本人强迫修路,老百姓吃苦;到晚上,我们又带老百姓去挖。鬼子要通车,又来修,修好了,我们又去挖,挖成坑坑。老百姓挖,我们负责警戒,鬼子一出动,我们就放枪,挖路的老百姓听到枪响,就散了。我们一般不跟他们硬拼,拼也拼不赢。”

除了破路,他们还拆桥。“有河就有桥,一般是木桥,我们白天呆在家里隐蔽,晚上就出去破路拆桥。我在区队半年,一套便衣,一套军衣,鬼子扫荡,就穿便衣。后来到县队,就全穿军装了。区队只有三个班,后来升为盐冈游击队,是县队,原来4个班,我们去了之后,共7个班,七八十人。伙食很差,一个班有个灶事员,一天1斤半大米,5钱油、5钱盐,1斤小菜,青菜萝卜这些。一年吃两回肉,八一建军、春节才打回牙祭。”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新四军 陈道元 老兵 受伤 盐城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