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徐州日寇投降后 徐州百姓如同得以新生扬眉吐气


来源:彭城晚报

徐州在日寇铁蹄下度过7年的岁月。当年,徐州百姓把日寇称为“暴日”、“兽军”、“鬼子”,日寇给徐州人民造成极大的苦难。日本的投降,使得徐州百姓如同得以新生,亲人团聚,扬眉吐气。这些亲历亲闻日本投降的老人们的身份虽然迥然不同,但是将他们的述说整合在一起,便是当年日军投降后的徐州民生市况鲜活的一幕。

徐州在日寇铁蹄下度过7年的岁月。当年,徐州百姓把日寇称为“暴日”、“兽军”、“鬼子”,日寇给徐州人民造成极大的苦难。日本的投降,使得徐州百姓如同得以新生,亲人团聚,扬眉吐气。这些亲历亲闻日本投降的老人们的身份虽然迥然不同,但是将他们的述说整合在一起,便是当年日军投降后的徐州民生市况鲜活的一幕。

日本人跪对东方

听天皇广播

述说者:朱广顺,1925年生,徐州人,当时住在大同街小井沿

1945年8月14日,是星期二。中午,同学张广济跑来说,今天上午,徐州的日本人男女老幼都对着东方跪在地上,听天皇广播,据懂日语的人说,那是天皇关于日本无条件投降的讲话。现在又广播了,快去看看。

我家隔壁就是日本宪兵机关,我连忙和他上楼,往下一看,果然看到楼下住的日本机关的职员都穿着和服,跪在榻榻米上听收音机广播,有的还不时用毛巾擦擦眼泪。因为收音机音量低,到底讲的什么内容,我们听得不十分清楚。

第二天,我到学校办公室,大家都在议论日本天皇无条件投降的广播。驻扎徐州的日本侵略军“鹫津部队”向陈大庆、何柱国两个集团军缴械投降,让侨民集中在一起,陆陆续续撤走,火车一列一列地向北运送。

在报纸公布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有波动的是那些在伪政府供职的人,他们唯恐自己的乌纱帽保不住了,就利用手中的权利,能敲诈的就敲诈,能贪的就贪。特别是那些掌握兵权的人,从营长开始,平日吃空名扣军饷,与地方上的商人勾结着大做生意,从中渔利。现在一看局势变了,他们担心做生意的老本保不住,就急急与合伙人结算催款,换成银元存着,所以徐州一时间银元价格猛涨,物价也随着上涨许多倍,一些商品一日几次牌价,成倍地翻,达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

小学生庆祝游行,

飞机散传单

述说者:苗永康,1938年生,现住徐州奎山,退休教师

日本投降时,我刚刚7岁,正在徐州南关袁桥小学上学。那天,老师通知我们,今天放学回家,每人做一面小旗,五颜六色的纸都行,旗子上面让家长写上几个字,什么“我们胜利了”、“打倒日本”、“庆祝抗战胜利”等等,都可以。于是我回家让父亲给我做了一面小旗,写上“打倒日本侵略者”。第二天,同学们来到学校,都举着红红绿绿的小旗,十分兴奋,说着、唱着、笑着,校园里充满了欢庆胜利的歌声。

一会儿,老师让我们集合排队,到街上游行。袁桥小学是在巷子里,走出巷子来到大街上,就是现在的丰储街东口的民主南路,我们沿着丰储街向西走,走到三民街。当时,街上的人非常多,除了行人、做生意的人外,大多数都是观看游行的。我们一边走一边摇着旗子,还喊着口号。

这时,突然天上来了架飞机,两个翅膀的,大家正在张望,只见飞机里撒下一叠一叠的宣传胜利传单,飘得到处都是,人们更兴奋了,抢传单、读传单,欢笑着,奔跑着,老人小孩,大家喜形于色。

日本人摆地摊卖东西

述说者:张绍堂,1911年生,在徐州经商

日本投降时,日本商人十分慌乱,都在暗暗准备回国,东西能带走的就带走,带不走的,有的就扔了,有的东西就拿到现在黄河沿上,现在的铁货街一带的地方摆在地上,卖给中国人。卖的东西什么都有,家具、衣服、用具什么的。摆的地界很大,卖了好一阵子。那种卖,绝不是什么平时做生意的那种自得自傲,而是一种败落之后的求人施舍的、走投无路的买卖。有许多中国人去看,有的说也有你们日本人抛家卖产的这一天。我买了一架英文打字机。

我看到审判日本战犯

述说者:杨传亮,1930年生,当时住迎春桥南

徐州审判日本战犯的地点,是在现在的淮海东路徐州海关大楼,就是徐州济众桥西路南的地方。1945年的时候,那个地方是什么机关,不知道,我记得那时候是叫启明路,那里有一片红房子,有个院子。中国士兵在门口站岗,非常威严,人们不能随便进出,只有几辆轿车进去。

审判大厅正好靠路边,有几扇大玻璃窗户,也是关闭着。但是,人们能趴在窗户外,透过玻璃,清楚地看到大厅里。每天都有许多人挨着窗户观看审判。

我那时十五六岁,住的不远,所以也跟着人趴窗户观看。能看见审判席上坐着几位中国法官,或者叫审判官,前面站着一个日本人,那就是日本战犯了,两边还有中国士兵。下面坐着许多听众。

我们隔着玻璃窗,大厅很大,又那么远,所以我们只能看到有什么事情,什么动作,而听不到审判官在说什么,日本战犯在说什么。

就是这样,观看的人天天围得满满的。

看到平时那些凶神恶煞耀武扬威的日本鬼子,今天老老实实站在被审判席上,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有的人说,这些鬼子都该杀该刮,没个好东西。

三堡车站

日本兵不敢开车厢门

述说者:高老太,1928年生,铜山三堡人

铜山三堡有个车站,平时驻扎有日本兵,耀武扬威的,老百姓非常愤恨。日本投降时,车站上有一些车厢都坐满了日本人,也有日本兵。

他们坐的车厢不敢开窗户,更不敢开车门,恐怕中国人上去打他们。即使是这样,还有一些年轻人拿着扁担、木棍到车厢跟前,打车厢、捣窗户、咋呼着。里面的日本人不敢瞪眼,老老实实地呆着。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日本 徐州 述说者 投降 日军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