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泰州 | 11岁男孩捐一半骨髓救妈妈 上演“沉香救母”


来源:现代快报

今年32岁的泰州兴化市大邹镇复兴村村民陈红英说,她比任何时候都感到幸福——有一个为了照顾她几乎放弃工作的丈夫,还有一个随时随地“管”着她的儿子。

徐宇航帮着做家务

陈红英幸福地看着儿子

今年32岁的泰州兴化市大邹镇复兴村村民陈红英说,她比任何时候都感到幸福——有一个为了照顾她几乎放弃工作的丈夫,还有一个随时随地“管”着她的儿子。

半年前,陈红英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儿子的骨髓成了唯一的希望。父母爱子之心深沉无比,陈红英和丈夫万千个舍不得,被逼到了痛苦抉择的边缘。然而,11岁的儿子没有一丝犹豫的一句“必须救”,让夫妻俩在煎熬无比的黑暗中,突然获得了无限温暖和安慰。

有担当

妈妈病了,他成了家里第二个“顶梁柱”

陈红英做完骨髓移植手术才几个月,为避免感染,在家也戴着口罩。即使遮住了大半张脸,也能看到她眼睛里透出的温暖的笑意。

被白血病折磨得九死一生的陈红英,比任何时候更能体会幸福的意义——丈夫几乎放弃了为别人做家宴的工作,每天给她烧饭;儿子每天为她端茶倒水,上学前,还会轻轻推开她的房门,看她安稳睡觉才放心离开。

“孩子懂事了。”陈红英笑着说。正说着话,11岁的大邹小学学生徐宇航,四处张罗着给大伙搬来塑料板凳,“你别动了。”他叮嘱妈妈。

站在陈红英身边,徐宇航的个头已经明显超过了她。自从妈妈病了,这个身材壮实的小男孩成了家里的第二个“顶梁柱”。

“好像他才是大人似的,老是管着我。”一听这话,徐宇航立即从妈妈怀里直起身子,正色道:“我那是监督,谁叫你老是不听话。”

爸爸徐万书有时不在家,监督妈妈的工作全部由徐宇航承担。“餐具必须放到微波炉里消毒,不要随便吃零食,注意保持卫生……”儿子一条一条记得很清楚,“可是她有时候喜欢吃辣的,我经常拦着她,可说了还不听,还偷偷吃,我就告诉爸爸,我俩一起批评她。”听了儿子这话,陈红英忍不住笑,“好好好,我以后一定注意。”

一提男孩捐髓救母,邻居就忍不住掉眼泪

陈红英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她对儿子,除了爱还有感激。今年7月,徐宇航捐出骨髓,救了陈红英的命。

65岁的邻居张阿俊,从小看着徐宇航长大。“人都是父母养的,救母亲,最伟大,”老人摆摆手,声音发抖,“这个不能提,一说,我眼泪都要掉下来……”

今年6月,陈红英被查出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也就是白血病。“我不想活,”陈红英当时就给自己判了死刑,“因为知道,这是一大笔花销。”可丈夫不同意,他说就算只有1%的希望,也要治。

两人没有把生病的事告诉儿子,找了个借口去苏州治病。每天近一万的花费,让刚住了几天院的陈红英呆不住了。医生建议,尽快想办法进行骨髓配型。

陈红英是被抱养的,与养父母没有血缘关系,尽管她的亲生姐姐得知情况后做了骨髓配型,无奈匹配度过低。她的儿子,成了唯一的希望。

“我也想活,想看着儿子长大,但用他的骨髓,我舍不得。”夫妻俩泪流满面地找到医生,却得知如果从骨髓库寻找合适骨髓,至少还需要两个月。徐万书成了最受煎熬的人,妻子和儿子,无论哪头承担痛苦,都让他心如刀割。在几夜没睡后,他做出艰难的决定,让即将开始暑假的儿子来趟苏州,当面问问儿子的意见。

在医院门口见到徐宇航的那一刻,徐万书说自己“整整哭了半小时”,徐宇航一句话都没说,坐在一旁陪着父亲。最终徐万书艰难地开了口,“只有你能救妈妈,你肯不肯。”徐宇航没有丝毫犹豫,他立即点点头,“必须救!”

徐万书说,事后他将这一幕说给妻子听时,两人抱头痛哭。

很懂事

以前想吃啥买啥,现在买啥都舍不得

来到病房,隔着玻璃,徐宇航第一次见到病中的母亲,瞬间哭得稀里哗啦,说不出话。“他以前顽皮,”陈红英也眼圈发红,“但从那一刻,好像一下子懂事了。”

父亲也察觉出儿子的改变,“以前带他逛超市,爱吃什么他就拿什么,可现在,只要超过20元,他就不拿了。”徐万书说着有点心酸。徐宇航倒觉得“没什么”,“妈妈治病需要钱嘛。”

陈红英和丈夫都认为,儿子太小,大概不知道捐献骨髓到底是什么意思。可面对记者,这个孩子很直白地表示,他“都知道”。“就是把我身体的一部分,取出来,放到妈妈身体里。”

徐宇航说,他知道这么做会疼,因此也怕,但至于为什么一口答应,他像个小大人似的回答,“她是我妈妈。每个人遇到这个事,都会这么做。”

徐宇航和妈妈的配对结果是半相合,抱着希望,陈红英进入了净化舱,准备“清髓”。受药物影响,她不停地呕吐、掉发。唯一的安慰是,儿子每天会通过舱外的电话给她说笑话,逗她开心。

对于徐宇航来说,这段日子也并不轻松。“针头很粗,比别的针粗很多,很疼。”他皱着眉头回忆。手术前一周,徐宇航需要先抽取400毫升血。但之后,一天几次为提高骨髓中造血干细胞含量而注射的动员针,则让孩子骨头酸胀,整夜睡不着。

手术定在7月中旬,一个多小时后,徐宇航被从手术室推出来,一直站在手术室外等待的徐万书和孩子奶奶,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徐万书说,他第一次看到平时活泼爱动的儿子这么虚弱。

医生后来告诉夫妻俩,一名10多岁儿童体内的骨髓量在2000毫升左右,而小宇航一次就捐出了1000毫升。

手术结束后,他说最想吃“全家桶”

捐髓手术后第二天,徐宇航又用了两个半小时抽取外周血,从中提取造血干细胞。结束后,医生逗徐宇航,问他要不要吃鸡腿,男孩没有犹豫,“想吃全家桶!”一句话,把周围一圈大人都逗乐了。此前因为抽骨髓,他已两天没有进食。苏州的医生护士对小宇航赞赏有加,“勇敢”“不娇气”,还有医生竖着大拇指夸他,“小朋友不简单,古时候有沉香救母,如今你也做到了。”

暑假结束,今年9月开学,徐宇航按时回到了学校。老师明显察觉出了他的一些改变。“过去上学放学都是他妈妈接送,现在不论刮风下雨,全是自己骑着自行车来,作业也不拖拉了,在班上也不淘气了……”班主任夏长林感受尤其明显,“这个孩子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后来从孩子家人处得知,捐髓之后,如果长时间坐着,徐宇航会出现腰疼的情况,“但在学校,他没和老师抱怨过一句。”

陈红英的手术很成功,如今已回到家休养,在丈夫、儿子的悉心照顾下,一天天恢复精神。“如果不是儿子,我活不下来,也没有勇气活下来。”采访过程中,陈红英流了好几次眼泪。“她经常趁儿子不在家的时候叮嘱我,‘对儿子好一些。’”徐万书谈到妻子时说,“她除了无限感激,还有太多内疚,全都放在心里。”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徐然]

标签:骨髓 救母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