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国企新一轮改革:官员不再抢着去


来源:华夏时报

从去年初开始,各个地市级国资企业的改革已经开始,影响力最大的就是南京国资退出一般性房地产开发,到今年6月30日,南京市属国资除上市公司以外,已经基本完成“退房”。

“人心难抚,利益摆不平。”对于新一轮国企改革的最大障碍,江苏一位参与国企改革的政府人士如此总结。

5月下旬,江苏省委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全面深化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这也是出台的第10个省一级国企改革方案。近日,《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得了该方案全文,不过与其他省市方案相比,江苏的改革方案同样以原则性规定为主,甚至在有些方面的表述更为谨慎。

“省里主要是想确定一个大方向,我们下边按照这个方向先慢慢推进。最近区里要对从政府调去国资公司的人进行集体约谈。”扬州市一位区政府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据他介绍,以前提到去企业兼职大家都抢着去;但现在如果去兼职要完全脱离行政职务,很多人就打了退堂鼓;有些人宁愿放弃企业的高薪。

方案大同小异

虽然中央级的新一轮国企改革方案是“千呼万唤出不来”,但各地方的国企改革却早已呈燎原之势。记者粗略统计,从去年11月开始,已经有11个省市级政府正式通过了国企改革方案。但是总体看,这些方案都大同小异,主要以原则性规定为主。

5月24日,江苏版国企改革方案获得省委常委会通过,从记者获得方案全文来看,江苏版方案分为5个方面,共20个条文,与其他省市相比亮点并不突出,甚至很多方面的表述更加笼统。

如在混合所有制方面,大部分已公布方案的省市都给出了时间表和具体指标,如江西是5年内混合所有经济要占国资的70%;重庆规定3-5年三分之二国企将发展成混合所有制等等,而江苏方案仅规定,国有控股企业可适当降低国有股权比例,对国资股权和债权权益合并低于50%的企业,可以完全按照市场化方式管理,但无具体时间表。

而在国企功能划分方面,有6个省级方案按照公共服务类、功能类、竞争类三个标准划分;四川方案仅划分为竞争性和功能性两种类型;江西方案独创了“一三三”模型;而山西、湖北未对国企性质做出区分。

在资产证券化率目标上,也有5个省级提出明确比例目标,四川、山西、贵州、上海、江苏没做具体要求。

收益上缴比例方面,在去年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上要求国有资本收益到2020年上缴比例要达到30%,而各省市方案基本遵循了这一要求,有的还要提前实现,如江西要求在2018年前,天津要求每年增加1个百分点。但只有天津和上海规定了上缴收益充实社保的比例。

但一位江苏财政系统人士向记者坦承,上面几项改革并不难,而最难啃的骨头实际上是公司治理和人事安排、考核。从这方面看,相比之下,10个方案中只有天津、上海、湖南做了比较细的规定,其余省市仅做了原则性规定。

国资抛售潮

“各省情况千差万别,省一级方案不好定得太细,否则不好执行,笼统一点也好给各地市灵活操作的空间。”江苏国资委一位人士表示,“包括省一级和地级市都要认真贯彻意见,后面要推出具体落实举措,我们要出台一个省属企业的细则,现在正在起草”。

虽然江苏方案出来得比较慢,但是改革一直都在推进中。

以江苏为例,从去年初开始,各个地市级国资企业的改革已经开始,影响力最大的就是南京国资退出一般性房地产开发,到今年6月30日,南京市属国资除上市公司以外,已经基本完成“退房”。

几乎与南京同时,苏州市国资也在今年4月份确立了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三条路径”,要求到2018年,实现两家以上市属一级国有企业股权多元化改革,70%以上二三级市属国有企业实现股权多元化混合所有制经济。而且苏州在今年已经提前完成了国资收益30%上缴的任务。

记者从扬州市政府人士处获悉,该市在7月1日已开始对市属国资划分为竞争类、功能类、公共服务类等三大类。该市一位区级国资部门人士还告诉记者,“目前该区国资系统人事正在作大调整,上周已经召集了各个板块国企的相关负责人进行约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文娟]

标签:江苏 国企改革 无新意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